分裂分子的二二八历史掩盖重要真相,充满仇恨煽动的谎言宣传。

分裂分子的二二八历史掩盖重要真相,充满仇恨煽动的谎言宣传。

侯漢廷:騙你十年的二二八謊言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79.html
陳肇家:我所經歷的二二八事變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63.html
看看二二八的真實一面,滯台日本皇軍暴民和共匪如何殘殺外省人 http://lihlii.blogspot.nl/2015/06/blog-post_86.html
日本帝国统治台湾时期组织台湾人集体换日本祖宗、烧掉中国祖宗牌位 http://lihlii.blogspot.nl/2015/07/blog-post.html
台灣藍營要警惕被共匪統戰欺詐、綠營分裂分子謊言逼迫雙重壓力的概念陷阱 http://lihlii.blogspot.nl/2015/06/blog-post_29.html
二二八事件 越看历史越觉得中国不幸之惨烈 http://lihlii.blogspot.nl/2015/02/blog-post_28.html
分裂主义的危害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7.html
分裂主义最大的敌人是分裂主义本身 http://lihlii.blogspot.nl/2015/06/blog-post_28.html

https://plus.google.com/+DylenNewman/posts/BbJXV4qn4zZ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715/c15taipei/
从“二二八纪念馆”看台湾民主
傅才德 2015年7月15日

台湾台北——费丝·洪(Faith Hong)用了半个小时来讲解一个世纪的历史,驳斥贯穿人们一生的政治宣传。

这是她作为台北二二八纪念馆志工的任务。她在这里带领大陆游客参观令人神伤的展览,其中描述了1947年发生的事件如何演变成最多可能有2.8万 人遇害的大屠杀。

而加害者是什么人呢?他们正是国民党领导人蒋介石派驻到岛上的军队。台湾目前流通的硬币上铸有蒋介石的头像,他所属的国民党也仍在执政。他发布的 手谕放在馆内的明显之处,唯恐有任何访客漏失这个事实。

“他们十分邪恶,”洪女士这样表达对国民党军队的看法。

在面对历史的层面上,东亚各国总有问题。以中国来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在1989年春遭到血腥镇压,但该事件仍是讨论的大忌,仿佛政府主导的 集体失忆。只要在中国的网络上提及此事,就会很快遭到删除。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终战七十年后的今天,邻国还在纷纷抨击日本首相淡化本国的战时暴行,包括慰安妇问题。

台湾则不同。在这里,有两间博物馆展出这起岛屿现代历史中最痛苦的事件,还有一座台北的公园用作纪念场所。如同中文圈里许多历史事件一般,此事也 以发生的时日命名,称作“二二八事件”。

国民党在内战中于1949年输给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自此以后统治台湾。在接下来的40年里,他们试图压制对二二八事件的讨论。唤起这些难堪回忆 的过程,是台湾民主革新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1997年以政府资金设立的这家纪念馆,就为这一过程做出了贡献。这座场馆靠近台湾首府的心脏地带,设立在用以纪念二二八事件的公园内,建筑本 体则是日据时期的广播放送局。

正如台北二二八纪念馆展示的一张街道地图上指出的那样,这起事件开始的时间实际上是在头一天,也就是1947年2月27日。当时,为执行政府针对 台北的香烟专卖令,几名官员与贩卖私烟的一名妇女扭打起来,其中一名官员用手枪枪柄打伤妇女的头部。在背景播放的抗议音声中,洪女士解释道,此事 激怒了本已对国民党的腐败与恶劣行径不满的台湾人。几天的工夫,台湾民众占领了岛上许多政府机关。

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集结大陆的国民党军队前来镇压起义。军队屠杀上万人后,开始了40年的“白色恐怖”。这是个用来对付国民党反对者的运动,主要 针对共产党,直到1987年解除戒严才得以终结。

二二八纪念馆似乎没有隐瞒任何事情。馆内播放着让人想起《辛德勒的名单》(Schindler’s List)的忧郁的大提琴乐曲,陈列了纪念那些逝去生命的展品,其中包括台湾的很多菁英:画家、律师、教授和医生。一个官方委员会于1992年估计,遇难 人数在1.8万到2.8万之间。

“他们都是爱国人士;很多热爱国民党的人遇难,”洪女士说。“年轻人面临最大的危险。”

参观这座纪念馆的大陆游客通过退休教师洪女士看到了一个比较微妙的画面。这些游客成长的地方充斥着宣扬战争期间日本占领中国的种种恶劣行径的电视 节目和教科书。

洪女士表示,在1895年至1945年控制台湾的几十年间,日本人无疑进行了剥削,但他们也给台湾带来了教育、卫生、疫苗和文明。她还指出,台湾 的社会菁英当时争相进入日本的高等院校学习。

“到1935年,台湾已经非常繁荣,生活水平在亚洲排第二,”她说。“台湾民众非常爱国,期待国民党维持这种繁荣。”

洪女士本身就体现了从90年代开始在台湾生根的生机勃勃的政治自由。在与大陆游客交谈期间,她毫不掩饰自己对国民党的厌恶。她还吸引游客进行有关 中国能否面对不光彩的近期历史的讨论:50年代的工业化冒进引发饥荒,导致数千万人死亡;文化大革命带来骚乱;还有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抗议活 动遭到镇压。

“在大陆,我们不能做这些,“一名游客说。“不过我们有一天或许会做到。无论如何,一切都在进步。”为了避免遭到大陆警方的报复,这名游客只愿提 供自己的英文名字杰西卡(Jessica)。

她的朋友埃里克(Eric)来自中国的北方城市。他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到海外学习,中国最终会开放。对于埃里克和杰西卡来说,这座纪念馆 让他们想到了中国政府对待天安门事件的态度与台湾对待二二八事件的态度差异有多大。

“那时候,中国人民可以站起来,可以抗议,可以表达自己的观点,”埃里克说。“但后来,他们就不能谈了,大家都一心扑在赚钱上。”

国立台北教育大学的台湾文化教授李筱峰(Jim Lee)表示,台湾起初为了社会稳定而隐瞒历史,但后来坚决地接受了历史,而这段经历可以成为“大陆的灯塔”。他的意思是,如果中国政府和共产党有朝一日 愿意面对自己的过去的话,特别是镇压1989年学生运动的行径,可以加以借鉴。

“台湾将这些事情抛开了,在面对自己的历史,”李筱峰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台湾国立中央大学的历史学教授赖泽涵(Lai Jeh-hang)表示,接受二二八事件的过程推动了岛内公民社会的蓬勃发展。“人们不再害怕发声了,”他说。

这个过程仍在继续。国立台湾大学的历史学者陈翠莲(Chen Tsui-lien)表示,和解工作只“进行到一半”。尽管这座纪念馆陈列的证据表明国民党应该为1947年的这起屠杀事件负责,但到目前为止,重点在于 为遇难者家属提供赔偿,而不是追究责任。

“由于有很多人遇难,应该有人为此负责,这一部分还没有解决,”陈翠莲说。

不过,对于香港小学中文教师阿斯特丽德·赵(Astrid Chiu)来说,洪女士的解说带来了启发。她觉得台湾人很幸运,拥有的体制能如此坦诚地对待历史,没有什么限制。她说,“台湾能够出资建造这座纪念馆,向 民众展示真相,让游客前来了解真相,这让我很意外。”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童言无忌 网志 lihlii.blogspot.com lihlii.wordpress.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