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懿:关于六四公开信的反馈

关于六四公开信的反馈
作者:古懿

“六四”二十六周年前夕,古懿等十二位海外留学生联署了一封“致国内同学公开信”,向国内同学介绍在国内被掩盖和篡改的那段历史,阐明屠杀人民的 政权在六四枪声中已经失去全部合法性,表达对真相和公义的不懈追求。这封公开信后来以Google doc的形式对全社会开放签名。它通过截图等方式穿越防火墙、通过社交媒体流传。在遭到“环球时报”社论批判后,社会反馈反而急剧增加。

一周多来,签名者已经达到203人,既包括来自哥大、南加大、杜克、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等学校的留学生、也包括来自哈佛、麦 基尔等校的老师,还有工程师、商人、军人、医生、程序员等,其中有多人来自大陆,甚至包括来自大陆的中学生。签名者中也有曹亚雪、温云超、刘沙 沙、杨匡等多位为中国民主化努力的知名人士。六四第二代张睿在签名的时候表示:“在中国政府停止掩盖事实、开始善后之前,六四将一直是一道敞开的 伤口。”王丹先生在签名的时候留下评论:“雖然論年紀,我是你學長;論資歷,我是你前輩。但是,今天,我要向你們致敬。你的勇氣,不亞於當年的學 生。你們讓我看到了中國的希望。謝謝你們。”

还有几百人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执笔人,对这些留学生的努力表达支持和鼓励。湖南大学的一位同学来信说:“从上大学学会翻墙以来,不断了解到中共在剥 夺言论自由方面的种种暴行,以及八九事件的惨烈真相,我对这一切感到十分愤怒。我深深地觉得,如果没有人敢于站出来发出声音,这个国家,这片土地 的天空将会越来越黑暗,独裁者们将会越来越嚣张。”一位在台湾的陆生来信说:”當我逐漸了解到很多真相和現實的時候,也常常憤怒、感嘆和無奈”, 他也感叹国内一些同胞知道六四以后不在乎甚至冷嘲热讽的态度。来信的更有六四亲历者和难属,他们在信中表示只要年轻一代知道真相,历史就不会永久 被掩盖、审判就不会永远被推迟。

卫报、华尔街日报、高等教育纪事、苹果日报、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德国广播联盟、埃菲社、法广、亚洲协会博客等媒体报道了这封公开信的有关情况。

第一批签名的一部分同学在国内的家人已经受到国保威胁,甚至就读学校也在来自中国大陆的压力下他们进行“劝说”。但是他们坚持自由和良知的立场, 不后悔自己的行动。

公开信中文原文及签名地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XmqrVd-rmeahW9j8lrBMwupdfIaS3KE2bbKfW5r2sY/viewform

English version:

http://chinachange.org/2015/05/27/on-the-26th-anniversary-of-tiananmen-massacre-an-open-letter-to-fellow-students-in-mainland-china/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mXmqrVd-rmeahW9j8lrBMwupdfIaS3KE2bbKfW5r2sY/viewform
六四二十六周年致国内同学公开信签名联署

我们是一群在国外深造的八零后、九零后。二十六年前的六月四日,一群在当时和我们现在一样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怀着对国家的一片赤诚,在北京街头倒在人民子弟 兵的枪口下。这段历史一直以来被精心编辑和屏蔽,以至于许多同龄人知之甚少。我们身在墙外,能够不受限制的接触当年的照片、视频和新闻,并倾听幸 存者的故事,更能感受到四分之一世纪以后这场惨案在国内外的余波。所知越多、我们越感到责任重大。为了把真相讲出来,揭开围绕六四屠杀一直延续到 今的罪恶,我们写了这封致国内同学的公开信。

1989年6月3日夜9点半,枪声撕裂了本已紧张的北京街头。在这一天,戒严部队对在北京静坐示威了近两个月的学生和市民动武。这场学生发起的示威,参加 者涵盖社会各阶层,人数最多的时候超过三十万,而静坐的核心区是天安门。当时,民众被八十年代相对宽松的政治气氛鼓舞,对中共和这个以“人民”命 名的政府怀有信任和期待,在经济危机和腐败严重的时候希望和领导人对话、让国家更好。但是这些和平的示威者做梦也想不到,一场屠杀正等待着他们。

根据邓小平、李鹏等人的命令,解放军在这一天强行开赴被学生占领的天安门广场实行清场。他们开着坦克驾着机枪,一边喊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口号一边对 平民开火。在军队途径的木樨地等处,数百名手无寸铁的民众喊着“法西斯”、“杀人犯”倒在血泊中。遇难者中有大腿中弹的23岁北大数学系学生严 文,他当时带着摄像机希望记录历史的一幕;有17岁的中学生蒋捷连,他决心去天安门和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坚守;有19岁的王楠,他被子弹洞穿的头 盔曾在香港展出;有21岁的吴向东,他在遗书中说”为了民主、自由,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4日凌晨,根据学生追述,清场军队虽然同意学生从天 安门撤离,但又用棍棒追打聚集在那里的学生,在六部口开着坦克追逐、碾压刚从那里撤走的学生,在坦克履带下失去双腿的有北京体育大学的方政。更有 抗议者被包围、集体处决的未证实报告。在六四前后,成都等地也发生了对民众的屠杀。

6月中下旬,官方出现三个版本的“平暴报告”,一方面指责平民是暴民,并精确统计了军方伤亡人数和交通工具的损失,另一方面对平民伤亡人数语焉不详而且互 相矛盾。然而,拥有热兵器的军队为什么竟然无法自卫、既然无法自卫又是怎样突破十万平民的阻止?是什么促使一国的民众聚集在首都街头阻止军队的行 进?既然声称平民伤亡不多为什么多次更改数字而且不敢公布准确数字?既然声称是民众首先攻击军人,为什么在军队开枪三个多小时、木樨地几乎被血洗 之后,才传出第一例军人死亡? 警察对在场的学生领袖周锋锁承认,在这场近两个月的“动乱”和“暴乱”中,“北京的治安从来没有现在这样好过”;根据在广场上留守到最后的侯德健回忆,学 生在军队强行清场的最后关头,还坚持非暴力原则,扔掉手里所有可能成为武器的东西。关于军队所实施的暴行,有血流满地尸体成堆的现场照片、有疯狂 扫射平民的视频、有医院的认尸通告和统计数字,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吴晓镛震惊世界的报道,更有天安门母亲们二十六年来持之以恒的追问——如 果真是像官方所说这些统统是谎言,那么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牺牲二十六年来自己的全部正常生活?

在去年的国会山,执笔人和屠杀的幸存者站在了一起。主持人宣读了一部分被收集的遇难者名单,人们向他们献上一束鲜花。北京一地民众的死亡数字,从数百人到 上万人有不同的说法,然而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得到准确数字—-人们见证了许多触目心惊的罪恶,有更多的罪恶或许在角落里静悄悄的发生;当年的证 人有的年迈、有的离世、有的深受刺激尽管身在海外仍然不敢开口。而中共当局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不但不敢公布确切的伤亡数字,反而从一开 始义正词严的“平定反革命暴乱”到轻描淡写的“政治风波”,有计划地把它从人们的记忆中抹去。“六四”成为一个每年一度的敏感期、一个提都不能提 的日子。这更加反证了当年对平民的杀戮之惨恐怕在有内战、反右、文革杀人历史的中共自己看来也难以解说。

执笔人的一位同学认为二十六年前的故事太遥远,今天的中国越来越好他的生活很幸福。两年前我在长安街头不见一丝血迹一处弹痕,但见高楼广厦车水马龙,我们 生活在繁荣中,但这是怎样一种繁荣——大小官吏贪腐数字挑战想象力,当年学生极力反对的官倒成为控制国家经济的权贵资本巨头,习近平政权高举反腐 的旗帜,普通人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却成为寻衅滋事犯,而手上沾满学生鲜血的邓小平、李鹏,他们的家族已经家财万贯。一些在位和倒台的高官,我们 惊奇的发现其家人竟然多半已经移民别国——我们被一群外国人统治着,中国只是他们生鸡蛋的母鸡。当年的学生希望新闻自由,今天中国所有的媒体依然 能被真理部控制,记者和律师纷纷被以子虚乌有的罪名被关押,高瑜的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执政党关于意识形态建设的最新指导方针。有同学可能 认为他们是名人,我们只是不问政治的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就安全吗?想想夏俊峰、徐纯合、唐慧的女儿。在不自由的体制下,没有人是安全的。朝鲜士兵 越境杀人如入无人之地、缅甸战机头越境投弹五次三番,这个政府能做的只有严正抗议——三十年来这支军队唯一的胜仗,竟然是在1989年6月4日血 洗北京街头!这是脆弱和扭曲的繁荣,从堪与军费比肩的维稳费用到越来越高的网络防火墙,都说明真相随时可能大白、繁荣随时可能崩盘。

国内有一种声音说:虽然有六四,但是中共吸取了教训,我们不必再追究。然而镇压依然在继续:六四的真相至今被掩盖、牺牲者至今被侮辱、幸存者经历长期监 禁、天安门母亲们祭奠被害的孩子们几乎年年被国保阻拦和软禁,去年六四纪念日北京的一群学者在家议论了几句就纷纷入狱、北二外女生赵华旭提议用现 代技术发布六四真相因此突然失踪。在另一方面,屠杀的最高决策者作为总设计师被歌颂、指挥开枪的高官和军人没有被审判;这个政权不要说谢罪,甚至 连文革后那样一句平反的话都不肯讲——他们知道一旦公开承认自己当年的罪恶,自己很可能被人民的怒火吞没;他们傲慢的自称掌握了“宇宙真理”,同 时高筑网络围墙,并且躲在暗室里悄悄删除网上新闻和评论——这就是他们的“理论自信”和“道路自信”。这是一个屠夫的政权,六四的枪声已经消解了 他们全部的合法性,他们在六四之后的政绩已经不重要。我们不指望中共平反——刽子手不配为受害人平反,但是屠夫必须受到审判。在正义得到声张之 前,在迫害持续的情况下,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宽恕是逝者的不义。

执笔人和联署人深知这封信对自己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但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希望国内的同学们能知悉这段历史,并由此出发重新了解自从1921年以来的 那些被刻意掩埋和篡改的血腥和残暴,从井冈山到六四丧生的几千万无辜者今人铭记,祖国承受的一波又一波苦难值得今人反思。我们没有权利要求你们一 定想什么、更没有权利要求你们一定做什么,但我们心中的确怀有那么一个梦想——在不久的将来,在还原历史和实现公正的基础上,每个人都能生活在没 有恐惧的世界,这是我们,一群海外学子的中国梦。

执笔人:古懿 (University of Georgia,slmngy)
联署人:
封云 (University of Central Lancashire)
陈闯创 (Columbia University)
徐闻 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
郑丹(Adelphi University )
陈炳旭(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金萌 (Northwest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卢炎 (University at Albany, SUNY)
王宵悦 (University at Albany, SUNY)
王剑鹰 (University of Missouri)
Meng Li (St. John’s University)
吴乐宝 (Melbourne, Australia)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 即可张贴到 udhr1948+chaoxie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 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