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荷兰香港势力的一封信

这里面作者提到了汤志敏呢。;)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11/02/558565.html
驻荷兰香港势力的一封信(图) 2014-11-02 21:43

【看中国2014年11月02日讯】永康、之锋、各位同学,还有广大为争取真普选而站出来的勇者们:

想了很久,不知应不应该写这封信,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动笔,因为我怕我不把一些藏在心里多时的话说出来,我将来会后悔为什么今天会吝啬 于词,连一句“加油”也没说出口!

我是一个旅居荷兰的香港人,自称是香港人可 能有点不要脸,因为说得白目一点,在之锋还未出生时,我便已经随父母移民了!我不想走的,香港有我熟悉的人和事,为什么要走?家父不知要 怎样向年幼的我解 释,只有痛苦的一句:“女儿啊,我们不走不行!”家父是在七十年代,因为政治压迫而偷渡游泳到香港的内地人,我自小便听叔父们讲述他们偷 渡的事、听他们在 文革时被批斗,有亲戚因此而掉了命的事、更亲眼目睹整个六四的发生,所以家父并不相信共产党、不相信‘香港五十年不变’的承诺!我明白亦 试着体贴父母的担 忧和移民的决定,但我想要逃回香港的想法亦一直没变过。1997 年的农历新年我首次回到香港,很多亲友也取笑家父移民的决定:“香港多么的安定繁荣啊!把房子卖掉移民,实在愚蠢!”那是香港最光辉的年代!那次我几乎 ‘跳机’留在香港,但可叹的是:‘年幼时你无能力走;开始成年时,你没条件走;条件成熟时,你却走不动了!’一则因为父母年纪渐长,作为 儿女不能一走了 之;二则,我现在拥有的一切,无论是健康还是工作技能,都是靠荷兰政府提供保障和培育出来的,受了人家的恩惠,亦应该要尽一个公民的责任 回馈社会,否则最 后只会轮为香港人讨厌的‘蝗虫’;取了人家的资源又不尽点义务……但每隔一段时间我也会回港走走,只可惜自1997 年后,我每次回去,亲友们都会感慨地告诉我:“还是你爸聪明,一早带你们离开香港。”多么心酸又无奈的说话!楼价高企、生活水平跳升、工 种和工作机会越来越少、工资一直没涨过,更可悲的是:言论自由越来越窄!越来越多人自我审查,肯说真话的人则越来越少!当2012 年反国教,新闻传来朗彦、莉莉及凯撒为此绝食的照片时,我坐在电脑前哭了!我当下写了一封信给之锋和学民思潮的每一位同学们,郑重地向他 们道歉!因为我们成人的窝囊,结果害年纪轻轻的孩子们要自己上街争取自由思考的权利、背负起一个本不属于他们的重责!实在汗颜!自此,我 更关心香港的政制,即使已成为过客,但毕竟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呀,关心她是很理所当然的!

我不想承认,但家父当年的担心真的应验了!我上星期到妹妹家作客,她见到我便说:“香港的集会已 撑了快一个月,竟然还未散,实在是超出了香港人一惯的耐力。”我黯然地回应:“我也没想到我也撑了那么久。”9月26日,我透过网上直 播,看着学生们翻过 围栏进入公民广场、看着之锋被捕;接着27 和28 日整整两天也盯着电脑的萤光幕在看,即使我们都没中胡椒喷雾和催泪弹,但眼泪还是流过不停;眼睛明明已经又红又肿又疲倦,但心还是想要再多读一些资讯,久 久也不肯休息……因为荷兰跟香港有着六小时时差的关系,我每晚都守在电脑前,确保大家也平安地过了一夜,香港的太阳又出来了,我才安心躺 下来小休,醒来第 一件事就是上网翻看睡了时所发生的事,即使人不在广场上,但也跟大家一样,没有一天睡得长、睡得安稳……10月17日的清晨,旺角一下子 被清场,连关公和 耶稣像也被毁,结果那晚我几乎没办法入眠,一直撑到大家再重夺旺角和警方撒退,方能躺下来小睡片刻……

10月4日我参加了由香港和台湾留荷学生办的《声援香港争取民主普选》集会,场地没有很大,只是在一个常有街头表演的广场上;旁边的候 车站是一个如 玻璃箱般的立方体,向广场的一面玻璃贴了一些写在纸皮上的英文标语和香港雨伞运动的来由解说,地上放着几把雨伞和一个小小的收音机播着 《谁还未发声》,有 一两位同学在派黄丝带,亦有几位同学在派传单;没有大台,没有人在演讲,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减一次口号,唱一次《海阔天空》。集会非常简 陋,更因没人演说的 关系,结果出现人来人去的情况,同行之人在我耳边说:“我觉得这集会办得不好。”我指着那一幅幅来自纸皮箱;连切边也不齐整的标语:“这 些同学跟几年前的 黄之锋拿着一张‘我要思考不要洗脑’的纸牌时一样,当时学民思潮的行动人数一样不多,用具也很简陋,时至今天什么物资都应有尽有,每次行 动有讲座、记者招 待会、行程表、小册子等等,你真的忍心要这些同学们进化到如学民思潮般有规模、如专业般的地步吗?那是如斯的不幸啊!!”

在集会上,我跟几位来自香港的交流生聊了一下,其间遇上一位当年参加六四后逃亡到荷兰的亚姨,她光着头出现,原来是响应早前和平占领争 取民主剃头明 志。看见她的年龄与同学们成了强烈的对比,我甚至傻呼呼地自问:“参加六四的人,不都应该是学生吗?怎会来了一位快将五十岁的妇人?”我 当下方觉悟到:在 这条民主的道路上,我们中国人原来走了那么久,却从没走远过!

同学们告诉我说:他们有几位同学,因为那87 枚催泪弹,毅然放弃留学的机会回港上街去。几天后,我确是读到其中一位回港去的同学在金钟的照片和报道。我问同学们:“你们会回去吗?”他们如实地告诉我 说,他们想回去,但家人们却希望他们留在荷兰。我说:“这次不回去也不要紧,学有所成后,就回去吧,香港需要你们……”我一时感触,泪水 忽然一涌而出,把 同学们吓着了,他们给我找来纸巾,看见这班善良的孩子们,我内心更激动,无法清楚地告诉他们:移民并非如外界般想象得那么好,如果你是因 为政制的问题离 开,那就如吾尔开希当年告诉王丹的一样:“流亡,日子永无中止,是无期徒刑。”当你如我一样,离开香港超过二十年,自认被洋化了、吃的用 的跟香港全无关 系、没给香港交过一元税、没建设过香港,但在第一滴眼泪掉下来时,方知道即使你没资格再爱香港,但有些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或身处的地方 而被冲淡!悔恨当 初什么都没为那个地方做过,那就什么都来不及的了!我们的父母教会我们很多事和人生哲理,包括改变不了环境就要试着改变自己的心境,但他 们并没有告诉我 们:其实我们还可以选择去反抗、去争取的!逃避根本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知道这次荷兰的集会,有些有心的同学把海报拿到中国餐馆去,希望身为同是香港人的老板们可以帮忙宣传集会时间和地点,却换来冷冷的一 句:“这些事很敏感喎。”我知道时很生气,香港政府派 六千元时,你们一一排着队回去取钱,说香港政府给你们赞助来回机票,好让你们可以回去购物!现在又不是要你捐款,只是一张海报,你也拒 绝!?但生气的当 下,我便顿时明白到:争取民主,要受尽多少的不理解、白眼、唾骂,甚至打压,也不一定可以分到当权者的一点点怜悯!但不打紧,人活着就是 要燃烧生命,勿以 事小而不为,坚信自己的信念,精卫填海!总有一天,盘石亦一定可以转移!

各位在广场上的勇者啊!已经足足四年也没机会回港走走看、连‘暗角’在哪里也要翻google 地图才知道的我,不知道身在海外的我们还可以为香港做些什么,但请容我代表所有在海外关心着香港的香港人向你们致以最祟高的敬礼和谢意!!其实在海外每一 个角落,都有着一群默默支持着、挂念着和担忧着你们的香港人!纵然因为种种的原因,我们都无法亲身回到香港去支持和表态,但最少亦要拿出 勇气,心与大家同 在!你们并不孤单!我们会一直遥遥地看守着大家,并祈求真普选早日降来!大家要加油,撑着啊!!香港人是最棒的!!

谢谢大家!!

驻荷兰的香港势力
隆姑娘敬上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 即可张贴到 udhr1948+chaoxie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 布。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驻荷兰香港势力的一封信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汤志敏美华给隆姑娘的反馈 | 童言无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