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从德:八九學運為何未能撤離廣場?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15438
作者: 封从德 八九學運為何未能撤離廣場? 2014-09-12 07:51:26 [点击:2692]

相關段落:

首聯及社經所主張不撤離廣場

知識分子主導的「首聯」由社經所(北京社會經濟研究所)群 體推動而成。該所核心是陳子明、王軍濤,首聯全稱即由陳命名。因稱「首都各界聯席會議」,故由王丹、 包遵信(北京知識界聯合會發起人)等人聯絡其它組織的骨幹參與會議。據最近報導,王軍濤的辯護律師張思之先生 在其新書《行者思之》中提到王丹的口供,稱「一切作為都受王軍濤指揮」、「王軍濤是我的教唆犯」。王軍濤訪談正好印證此 說:「王丹說他聽我的,王丹做的事我必須承擔責任」,並以此說明自己確是「黑手」(1994年6月《開放》六四專題26 頁)。但後來王軍濤否認為王丹發起絕食承擔責任

與外界印象相反,首聯傾向堅守廣場,「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陳小雅 語)。有如下重要事實:

一、逐出北高聯,助推指揮部。五二三成立當晚,首聯王軍濤、王丹等人 就去北大阻止傾向撤的高聯回廣場。

二、次日正式成立大會上,王丹宣讀首聯聲明〈光明與黑暗的最後決 戰〉,其中盡是「我們只能背水一戰了」、「堅持就是勝利!」一類言辭。

三、王軍濤起草的大會誓詞:「頭可斷,血可流,人民廣場不可丟!我們 甘願用我們年輕的生命戰鬥到最後一個人!」

四、五二五王丹憂慮廣場疲態,趕回北大呼籲組隊去廣場輪流值班、「我 們決定在天安門廣場打一場持久戰!

五、五二六首聯決議:堅持到六二○人大開會。包遵信回憶,會上多數人 支持堅持到六二○,「並確定由甘陽起草一分聲明」,即五二七《十點聲明》原稿。

六、該聲明在五二七開會前王軍濤等人都看過,要「至少堅持到六 二○人大會議召開」,但因指揮部的介入,才改為建議五三○撤離。

這些史實後來被一些當事人扭曲,以至南轅北轍:「社經所成員自始至終主張 學生撤離廣場,並以此影響了聯席會議的立場」(社經所及首聯群體回憶《浴火重生:天安門黑手備忘錄》),顯然背離史實。《王 丹回憶錄》也 類似,「撤出廣場的努力失敗了」、「儘管動員廣場學生撤出來的努力沒有成功,但我還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之類標題和句子隨處可見;就 連五二五呼籲打持 久戰堅守廣場,也解讀為「是需要考慮學生是否撤出廣場問題的時候了」;又稱五二七是「在王軍濤的建議下」才議決五三○撤出廣場,然後才由 甘陽起草聲明。這是直接篡亂歷史

全文見:香港《開放》 雜誌2014年7月號:http://www.open.com.hk/content.php?id=1909

全文如下(《開放》雜誌進行了編輯修訂並加註,原文以後貼出):
八九學運為何未能撤離廣場?

作者: 封從德

更新於︰2014-07-12

編者按:25年來,對八九學運的反思中,學生撤離廣場是議論很多的一個焦點。封從德曾是廣場的副總指揮,參與學運全過 程。本文提出有關撤離廣場的若干重要人事見證,反駁某些居主流地位的意見,指出知識分子介入的責任,責任不全在學生。

●1989- 六四凌晨天安門
廣場清場一景。

六四屠城後25年來,「廣場學生為何沒能提前撤離」一直廣受質疑,而眾說紛紜。不少 人抱怨學生不聽知識分子的話,否則六四悲劇可以避免。你若讀完本文,相信會發現許多人在扭曲真相。近期傳出幾則 黨媒訊息,亦觸及這個有爭議的問題。有似是而非的字句,但其中共背景,外界相當詫異。這些訊息包括「多維」和「亞 洲周刊」刊登的戴晴、孔慶東言論及江迅張思之新書的報導。本文先探求歷史 的真相,再評估這些訊息的價值。限於篇幅,資料出處多略去,讀者可網搜「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或參看拙著《六四日記》。

我參與八九學運的簡單經歷

我 參與了八九學運組織的全過程,可能也是最全的一個:第一個學運組織北大自治會的歷屆常委,北京市高聯主席,天安門廣場絕食團廣播站創 建人,絕食團指揮部、 臨時指揮部和廣場指揮部歷屆副總指揮,直到「六四」凌晨主持口頭表決撤離廣場。但我捲入學運卻很偶然:當時我正趕做有關衛星圖像識別 的碩士論文,六月份答 辯後就要去美國留學;然而,4月15日胡耀邦去世成為運動起點的當天,我在北京大學遙感所的電腦硬盤正好壞了,這才有時間去北大三角 地看大字報,我的命運 也由此改變。此番際遇令我感恩,亦賦予我不可推卸的責任。於是整理六四檔案二十餘年,對上述問題逐漸形成自己的看法。蒙《開放雜誌》 不棄,整理出來就教於 大家。(按:開放出版社2004年曾出版《沉重的回首》,收集代表性六四評論。)

戒嚴後撤退廣場是問題的焦點

八 九民運長達兩月。5月13日三千餘人絕食一週;20日北京戒嚴,兩週未能實施;六三至六四夜間二十萬野戰軍血洗北京,造成死亡三千, 傷者上萬(按:張萬舒 報導中國紅十字會的死亡人數是727人)的「六四」大屠殺。如今討論「六四前為何沒能見好就收?」主要是指為何戒嚴後沒撤,尤其對作 為廣場總指揮柴玲的苛 責,都是指戒嚴後。

以前有些人批評學運是倒過來的,他們反倒認為戒嚴後應該見壞就上、甚 至「六四」也要拼命上,如胡平;或刻意掩蓋自己戒嚴後的類似作為,如戴晴。奇妙的是他們倒是最起勁批判 柴玲的人,同時小心翼翼地收起他們過去的說法。關於八九學運的檢討,二十多年已經很多,我也發表過不少意見,但今天看來有些問題還有 澄清的必要。

戒嚴後廣場上的組織狀況

天安門廣場的進退,外界常聚焦個人的責任,但真能決定「撤與否」的卻是「組 織」,我認為當時按影響力而言,應是這幾個組織最大:廣場議會、北高聯、廣場指揮部、首聯及社經所群體。但絕食這 一招對整體學運的影響之大,沒人預見到。一旦發起,效果那樣驚人,已是能放不能收的宏觀形勢,這些組織 對混亂的廣場的撤退與否,已沒有決定性的權力和影響。

發起絕食是否有體制內高層的授意?目前仍不能確定,但很可能幾位發起 人誤信了「中南海改革派希望學生大鬧,鬧得越大越好」,頭天晚上他們甚至還去過趙紫陽心腹田紀雲副總理的辦公室。如果 確有中共高層介入,運動組織自然很難收放自如。更何況絕食的發起,拋開了當時的學運組織(如北高聯及北 大清華的自治會等),廣場上的組織自然分裂成好幾塊,相互抵消,一盤散沙,就更難有所作為。但具體來看,戒嚴後這幾個 團體還是發揮過各自的作用。

廣場議會也 稱「各校代表大會」、「營地聯席會議」,最受外界忽視卻最具權威。它由各校代表組成,絕食後幾乎每天開會。廣場上的高校代表,從北京 四十幾所很快擴展為全 國三百多所,外地代表越來越多且常流動。廣場議會的決議常波動,但總體上傾向不撤。如五二六凌晨,廣場議會經五小時辯論,288票中 僅8票主撤,不到 3%。直到「六四」凌晨,才由我主持口頭表決,全體大會直接民主,最後裁決撤離廣場。

戒嚴前後數日,北高聯主導廣場,較傾向於撤,但終未成功。五二一下午 「北高聯四十多北京高校代表基本上都同意撤」,廣場議會48票中32票主撤,佔67%。但次日晚,高聯即被廣場議會逐出廣場回校整 頓,移交兩天指揮權給臨時指揮部,後因首聯介入,未能再回廣場。

廣場指揮部自然更直接掌握運動方向,它由絕食團及臨時指揮部脫胎而 來,其成立得到首聯助推。五二三首聯即「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宣告成立,然後成立「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從 其全稱也能看出:當時只要改良不想革命,所以「維憲」即維護中共憲法;傾向於堅守,所以要「保衛天安門廣場」。

●1989 年天安門學運四名有影響力的學生
領袖:左起:柴玲、王丹、封從德、李錄。

首聯及社經所主張不撤離廣場

知識分子主導的「首聯」由社經所(北京社會經濟研究 所)群體推動而成。該所核心是陳子明、王軍濤,首聯全稱即由陳命名。因稱「首都各界聯席會議」,故由王丹、包遵信(北 京知識界聯合會發起人)等人聯絡其它組織的骨幹參與會議。據最近報導,王軍濤的辯護律師張思之先生在其新書《行者思 之》中提到王丹的口供,稱「一切作為都受王軍濤指揮」、「王軍濤是我的教唆犯」。王軍濤訪談正好印證此說:「王丹說他 聽我的,王丹做的事我必須承擔責任」,並以此說明自己確是「黑手」(1994年6月《開放》六四專題26頁)。但 後來王軍濤否認為王丹發起絕食承擔責任

與外界印象相反,首聯傾向堅守廣場,「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陳小 雅語)。有如下重要事實:

一、逐出北高聯,助推指揮部。五二三成立當晚, 首聯王軍濤、王丹等人就去北大阻止傾向撤的高聯回廣場。

二、次日正式成立大會上,王丹宣讀首聯聲明〈光 明與黑暗的最後決戰〉,其中盡是「我們只能背水一戰了」、「堅持就是勝利!」一類言辭。

三、王軍濤起草的大會誓詞:「頭可斷,血可流, 人民廣場不可丟!我們甘願用我們年輕的生命戰鬥到最後一個人!」

四、五二五王丹憂慮廣場疲態,趕回北大呼籲組隊 去廣場輪流值班、「我們決定在天安門廣場打一場持久戰!

五、五二六首聯決議:堅持到六二○人大開會。包 遵信回憶,會上多數人支持堅持到六二○,「並確定由甘陽起草一分聲明」,即五二七《十點聲明》原稿。

六、該聲明在五二七開會前王軍濤等人都看過,要 「至少堅持到六二○人大會議召開」,但因指揮部的介入,才改為建議五三○撤離。

這些史實後來被一些當事人扭曲,以至南轅北轍:「社經所成員自始至終 主張學生撤離廣場,並以此影響了聯席會議的立場」(社經所及首聯群體回憶《浴火重生:天安門黑手備忘錄》),顯然背離 史實。《王丹回憶錄》也 類似,「撤出廣場的努力失敗了」、「儘管動員廣場學生撤出來的努力沒有成功,但我還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之類標題和句子隨處可 見;就連五二五呼籲打持 久戰堅守廣場,也解讀為「是需要考慮學生是否撤出廣場問題的時候了」;又稱五二七是「在王軍濤的建議下」才議決五三○撤出廣場,然後 才由甘陽起草聲明。這是直接篡亂歷史

指揮部的撤離計劃未能實施

廣場指揮部總體傾向堅守廣場,但並非沒有撤離計劃。五二六楊濤代表北大和高聯,來指 揮部商討「空校計劃」,得到我和柴玲等人認同。可惜這一計劃未能實施,關鍵就卡在首聯。五二七首聯會上,總指揮柴玲明 確提議空校計劃。但因首聯本意是至少堅持到六二○,劉曉波、邵江回憶說,王丹和吾爾開希當即反對說「空不了」。此前指揮部裡李錄也強 烈反對,因此我並未奢望它在首聯通過。

這時,我就開始反對六二○方案, 理由是財政不支,很難堅持下去。大家這才同意改為五三○撤離廣場。首聯這些人本以為原稿鐵定通過,會前已直接拿去當決議印刷,會後才 很火大地改印了五三○ 撤的新版。因此當時印了兩個版本,以至於李錄、陳小雅和包遵信書中用的都還是甘陽原稿。由此也可見首聯本來根本不想撤。這就是五三○ 撤離計劃的由來。

這個撤離計劃也未能實施,許多人認為關鍵卡在李錄,及柴玲變卦,卻忽略了組織 的作用。香港幾家報紙報導了28日凌晨的衝突:指揮部五常委會議「四人希望撤離廣場」,遭外高聯同學猛烈衝擊, 要接管廣播站。最後五二八晚廣場議會議決回歸六二○方案,此前已有首聯和北高聯的類似新決議。至此,指揮部的兩個撤離 計劃均未能實施。

柴玲、李錄、王丹、何維凌的角色

三年前柴玲出 版回憶,說她五二七首聯會後告訴李錄要撤,被李錄罵得七竅生煙,感覺又笨又羞辱,才改口對大家說五三○撤離建議還得經廣場議會,同時 則想離開廣場出去發動 兵變。於是做了個錄像,用自己的口說別人的話,可能成為她一生的夢魘。柴書中說,那個「別人」就是李錄,堅守廣場就是要期待流血,這 話是李錄說的。但外界 依然不依不饒:自己若不認同,何苦錄像說出?「六四」後柴玲因此成活靶,飽受批評,被各方祭為替罪羊。有 些關鍵問題,其回憶錄 非但未澄清,反倒更糊塗。譬如出去發動兵變的想法從何而來?去找軍頭的中間人是誰?另外,「六 四」凌晨有人告訴她「堅持 到早上六點,趙紫陽的軍隊會嘩變」並影響了她的判斷,這又究竟何人?順便指出,戴晴移花接木將此事 挪到五二八,頗費心 思。

李錄當時相當於廣場議長,用民主程序來質疑五三○撤離計劃,堅持只有 廣場議會的決議才有效。後來眾人指責李錄,卻迴避這個令其尷尬的民主程序,或僅以代表的流動性來質疑廣場議會的合法性,但又提不出更 好的方法。李錄確實從未認同過任何撤離方案, 有人指責他自私,因為他作為外地學生,學生撤回北京校園就沒用武之地了;甚至有人說他是廊坊警官學校培訓的特工,以此解釋為何當時和 之後他都那麼神通廣大 (流亡海外的通緝學生中唯一能公開回國投資做生意的),李錄回憶說是四月底才到北京,很快就注意到柴玲並取得其信任,卻受到王有才和 我的冷遇。後來李錄確 實是通過柴玲才在廣場上立足,他給柴玲出主意成立絕食團指揮部,而加入的條件是面臨鎮壓時自 焚,一下子就令此前幾位絕 食團領導人出局。柴玲做總指揮也確實依靠李錄的能力,因此五二七李錄的咒罵才令她如此難受,以致要辭職。不久李錄決意取代柴玲做總指 揮,六二徵求我的意見,因「六四」而未成。

王丹的作用並沒有外界以為的那麼大,首聯實際掌控在王軍濤等人手中,張 思之所言不虛。本來王軍濤等人推王丹做總指揮,未成;又推他做廣場議長,也未成。張先生為王軍濤鳴冤,稱「是執行 中共中央統戰部黨組織交給的任務」、「幫助黨組織執行任務,反而成了罪人」,又稱王軍濤陳子明都是「保皇黨」。眼看無法 掌控廣場,首聯和社經所群體就自己退場,五月底退到郊區,「六四」時基本上都不在廣場。他們退場時,神秘的何維凌出現 了。

何維凌之所以神秘,一是手眼通天。他大學與鄧樸方同班同 屋,還助其打理康華公司。二是其斡旋又很快被捕。五二九深夜他找到包遵信,也許還有楊冠三,要求轉告首聯王軍濤等,鄧 小平和楊尚昆都首肯其方案:學生撤離,軍隊進城,開聯歡會,皆大歡喜。但次日他就被捕。有人聯想兩天前鮑彤被捕,認為 是李鵬不想見到廣場撤離。但何的上級陳一諮卻認為是李鵬要整趙紫陽「裡通外國」的罪證,抓捕何查他與中情局的關係。何死得蹊蹺,九一 年與小女友車禍死於墨西哥沙漠,據說酷似張宏堡車禍。但2012年何妻郭秋姮公開控訴親友侵吞其巨額資產,披露就在何 車禍當天,正辦理移民美國的兩個子女也遭綁票,那麼,這起車禍會不會只是謀財害命?一切皆在迷霧中。

記憶的戰爭,真相終將勝利

回到本文開頭的話題,「多維」和「亞洲周刊」是否在替中共放風,試探「六四」 話題的反應?江 迅也是位神秘人物,為何要藉張思之的口,稱王軍濤是「保皇黨」在執行中共「黨組織交給的任務」?為何又藉此指責王丹的「供詞一副奴 顏,說法駭人聽聞」?習 近平會不會將孔慶東等人樹為八九學運領袖,再以高額撫恤封口,一箭雙雕分裂民運與天安門母親群體?我認為這種可能性並不大,但值得留 意,尤其要看如何處理 組織「六四公祭」的陳衛、于世文等人。

多維辦公室目前在北京孔慶東通過多維攻擊我,令我感 到榮幸。而戴晴還在一如既往地編故事。僅舉一例:對照戴文《六四事件全程實錄》中「封從德說」的內容,和拙著《六四日 記》465頁和註320,就可清楚看見,戴晴抄了拙著幾段話,掐頭去尾,將其中的「他說」、「XX說」、「據XXX回 憶」等白紙黑字全部剪掉,就變成「封從德說」了。很有意思,戴晴文章每次提到我,都在編故事。以前她移花接木拼湊了五 一四晚我的假故事,恰恰證明是她1992年以後亂抄而且編錯了的。而又恰恰是戴晴這段栩栩如生的假故事,被轟動一時的《天安門 文件》抄進去,連錯處都一模一樣,由此我才識破《天安門文件》是贗品。這還真得感謝戴晴編的故事。

「六四」屠殺硝煙未散,記憶的戰爭已悄然開始。暴力之後,謊言肆行。系統性的謊言, 就是文化暴力。暴力的三種形態——直接暴力、結構性暴力與文化暴力——官方全派上用場。屠城的直接暴力不言而喻。結構 性暴力中,滲透、分裂和排斥對扭曲真相尤其有用:滲透,以偽裝來占據反對派中心位置;分裂, 以分而治之;排斥,以邊緣化真正的異己。由於資源和信息極不對稱,中共在實體社會佔盡優勢,通過滲透、分裂和排斥的手 法,去佔據「六四」真相話語權的中心位置,而邊緣化中共不喜歡的人。看看張思之的見證,比對一些人對真相的扭曲,是否 影影綽綽看到官家的蛛絲馬跡?

不過,專制還是遇到了天敵:互聯網將中共打回冷兵器時代。網絡空間的 灰色地帶,不可能被完全封殺,網上論戰就像冷兵器那樣一對一,五毛與網民相比,人數必處劣勢,因此終將輸掉這場網絡戰爭。「六四」屠 殺已經25年,謊言仍在繼續。而記憶的戰爭,真相終將勝利

(民國一○三年夏至寫於舊金山)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12 08:39:33

全部跟贴

作者: 赛昆 关键的地方是五月底。这里以前曾争论过。 2014-09-13 10:54:42 [点击:353] 5-20成功阻止军队进城之后几天,王丹等人兴奋莫名叫嚷要坚持到六月20日开人大是可以理解的。

关键是五月27日以后的事情,这天“人大”委员长万里在上海宣布支持戒严,等到六月20日开“人大”已经毫无意义。

首都联席会议(首联)随后宣布三天后撤离。关键是在此之后各方的表现。

陈小雅所谓“(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本身就被上文驳斥:首联五二七声明就有五三零撤离这一条。封先生看来抓到任何攻击“首联”的材 料都用,连这条明明白白的谎言也用上了。

作者: 封从德 實際情況是: 2014-09-13 19:02:45 [点击:323] 實際情況是:

一、5/26首聯決議:堅持到六二〇人大開會。

二、5/27《十點聲明》對外印刷、散發了兩個 版本:一是王軍濤等人都看過的原稿,要「至少堅持到六二〇人大會議召開」(陳小雅看見的是這個版本);二是因指揮部的介入,才改 為建議五三〇撤。這個複雜 的情況你可能沒有看見相關的史料(詳見《回顧與反思——1991年巴黎會議記錄》),就輕易說別人「明明白白的谎言」、「攻击」,這不好。

三、5/28首聯決議:改回到原議:至少堅持到六二〇人大開會。

四、5月底首聯決議:支持四知識分子絕食。此舉導致本來人數已經很少的廣場,一下子又有了興奮點,人數劇增。其實,首聯本來是 要推動一個「千人接力絕食」方案,見陳小雅《八九民運史》第369-373頁。

可見,以社經所團隊為核心的首聯,並未主動做出過撤離廣場的動議,無論5/27之前還是之後,相反倒是一直堅挺廣場長期堅持下去。 陳小雅的歸納並不能說不正確。除非你能找到具體的反證。

而與此同時(其實是從戒嚴時就開始)首聯社經所團隊核心便在準備離開北京(因此「六四」那晚他們基本上都不在廣場,有的已經離開了 北京市區),卻完全沒有通報廣場指揮部。

【作者: 赛昆 关键的地方是五月底。这里以前曾争论过。 2014-09-13 10:54:42 [点击:79]
5-20成功阻止军队进城之后几天,王丹等人兴奋莫名叫嚷要坚持到六月20日开人大是可以理解的。

关键是五月27日以后的事情,这天“人大”委员长万里在上海宣布支持戒严,等到六月20日开“人大”已经毫无意义。

首都联席会议(首联)随后宣布三天后撤离。关键是在此之后各方的表现。

陈小雅所谓“(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本身就被上文驳斥:首联五二七声明就有五三零撤离这一条。封先生看来抓到任何攻击 “首联”的材料都用,连这条明明白白的谎言也用上了。】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13 20:58:51

作者: 赛昆 主帖本身就指出“(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是谎 言。 2014-09-14 08:58:46 [点击:286] 俺已经说了,再说一次:纠缠5.27之前的事没啥意义。

主帖也承认,5.28改回,唯一原因是柴玲(因副指挥李禄反对撤)变卦。刘刚的帖写得很清楚,陈子明王军涛只能“影响”学生使之撤离。

作出过撤退决定,又被迫改回,与“始终没有做出撤退決定”二者的区别,相信大家心中有数。

作者: 封从德 這些人自稱「自始至終主張學生撤離廣場」才是彌天大謊 2014-09-14 10:42:38 [点击:434] 我上一跟帖討論的就是5/27之後的情況,你好像根本沒看?

所謂「首聯」,廣義和狹義區別很大。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中指的是狹義,即社經所團隊那 些人,主要是社經所王軍濤陳子明等人再加上王丹。你用的是廣義,把學運組織北高聯和指揮部也包含進來了。實際情況是,狹義的首聯從未 推動撤離,所有決議、 宣言、行動都是在堅挺廣場不撤;唯一一次勉強認同撤還是在廣義的首聯5/27開會時,在指揮部的提議和堅持下(主要是我的堅持,所以 我印象特別深,那是我 唯一一次參與首聯的會議),才從「至少堅持到六二〇」改為「建議五三〇撤離」,而當晚王軍濤就又改回去了(補充這一點,上一跟帖忘了 提到)。這有兩個當事 人的證言:

在91年巴黎會議上,狹義首聯任命的宣傳部長老木回應李祿時,有段生動的回憶:他剛印刷 完「至少堅持到六二〇」的《十點聲明》,「回來之後他們要求我改,我當時就火了,我說,剛剛印好,都作出決議了,怎麼又要改呢? 我聽說,王軍濤也同意你們 這個反對撤退的意見。因為你們學生作什麼決定,我們都支持。」(《回顧與反思》頁236)

李祿的回憶則是:當時柴玲說,本來知識分子也不是 說三十號撤;這時,王軍濤拍拍李祿的肩膀,很誠懇地說:要是同學們願意堅持到六月二十號,我們全力支持;你們指揮部說要什麼吧, 人力財力,我們都可以提 供。說完,大概也是王軍濤,當即將「五月三十日」劃掉,改回為「六月二十日」。(封從德《天安門之爭》頁182-183)

「六 四」後有一盤大棋在佈局,將狹義首聯這些人包裝成「六四」前一直在勸廣場學生撤離的「溫和派」形象,扮演成「不該承擔責任的責任承擔 者」,用以抹黑學運組 織尤其是真正堅持反共或不妥協的人,製造了一個「學生除王丹外不聽知識份子勸告導致六四慘劇」的彌天大謊,並逐步讓這些包裝好的「溫 和派」佔據民主運動的 道義形象與實體資源,最終再充分利用「明星領袖」的腐化與敗壞,徹底擊碎反對派僅有的一點道義資源,使反對派無能為力。

陳小雅《八九民運史》首先戳破了這一彌天大謊。陳小雅解讀為何“這個聯席會議(即狹義首聯)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是因為狹義首 聯核心早有一個“三線計畫”,即:

由 在這次胡耀邦逝世過程中自發產生的學生運動構成第一線,通過與社經所有聯繫的大學青年教師對之產生影響。二線,由知識界知名人士 組成,功能是指導與保護學 生,也可以制約學生,由與知識界朋友較多的王軍濤和閔琦聯絡,二人均為該所元老,也是七十年代末期西單“民主牆”時期的同志。包 遵信的回憶證明,他們聯絡 知識界的渠道之一,就是緊緊抓住包遵信。三線,由陳子明本人主持,功能是利用一線二線造成的壓力,專司與政府談判。(陳小雅《八 九民運史》第 359–360頁及第11、348和357頁)

“一線”、“二線”的存在不是問題,“三線計畫” 問題的核心是究竟有沒有“三線”,即“利用一線二線造成的壓力與政府談判”。狹義首聯2003年編寫的《黑手備忘錄》一書中,已經明 確說了:「聯席會議也 一直希望與當局建立對話和談判的渠道。(第488頁)」還舉出楊冠三、王軍濤等人通過何維淩、鄧朴方與高層對話的渠道。“一直希望與 當局建立對話和談判的 渠道”一句已道出了個中真諦。

1993年陳小雅寫《八九民運史》時,還是將王軍濤等人視為反對派一方的,只是乘機玩火並試圖火中取栗而已; 而2014年出版的張思之律師的《行者思之》中,則明白無誤地寫道:王軍濤「是執行中共中央統戰部黨組織交給的任務」、「幫助黨組織 執行任務,反而成了罪 人」,又稱王軍濤陳子明都是「保皇黨」。

感覺有關方面已經厭倦了這盤棋,尤其厭倦了某些棋子,正在棄子重新佈局。

作者: 赛昆 主帖本身就指出“(首联)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 定”是谎言。 2014-09-14 08:58:46 [点击:15]

俺已经说了,再说一次:纠缠5.27之前的事没啥意义。

主帖也承认,5.28改回,唯一原因是柴玲(因副指挥李禄反对撤)变卦。刘刚的帖写得很清楚,陈子明王军涛只能“影响”学生使 之撤离。

作出过撤退决定,又被迫改回,与“始终没有做出撤退決定”二者的区别,相信大家心中有数。】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14 11:14:33

作者: 赛昆 抄两句矛盾的话。 2014-09-14 16:13:27 [点击:193] 俺看到你上一跟帖还提到5.27之前的事。

下面是两句矛盾的话:

第一:“首聯傾向堅守廣場,「始終沒有做出撤退決定」(陳小雅語)。”

第二:“該聲明在五二七開會前王軍濤等人都看過,要「至少堅持到六二○人大會議召開」,但因指揮部的介入,才改為建議五三○撤離。”—— 这说明开会后,《十点声明》决定撤退。不论其原因是“指挥部介入”,还是“社經所成員影响”。

封先生似乎二者都认同。

撒谎总要穿帮的,低手穿帮穿得早。
最后编辑时间: 2014-09-14 16:18:40

作者: 柳如是 别人已经说了区别 2014-09-14 21:12:10 [点击:216] 广义和狭义的区别,没什么不好理解的,而且还有两个版本同时发布的情况。你只是抓住一棵树,不看一片林。显然那帮人不愿撤是真的,前 前后后那么多证据,足够构成证据链了。「六四」后那帮人明显是在撒谎,华丽转身重新包装。

作者: aops 算了吧,干点正经的去吧 2014-09-14 11:27:49 [点击:272] 我很尊重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

但是一辈子活在里面,是不是很可怜啊?

作者: 柳如是 你也太糊涂,揭穿谎言不是正事,什么才是 正事? 2014-09-14 12:22:05 [点击:228]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