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为中:吃不饱与民主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XI-Weizhong/cm9709b-8.gb.html 西为中 XI Weizhong 华夏文集
【各抒已见】

               吃不饱与民主

                ·西为中·

  我不喜欢读历史,也没上过正经的历史课。读书时正遇上文革,历史课被党史和农民起义史所取代。考试题则不外乎“八·七会议哪年开”之 类,如嚼白蜡。以至每每考试得分,都在“贫困线”附近—60分,无甚建树。近日偶得一本李云汉所著《中国近代史》,随便翻翻,不料却被其吸引。现将一些心 得整理整理,愿借《华夏文摘》一角,与读者商讨。

  近些时日,在中国人圈子里颇为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必需先让中国人民填饱肚皮,然后才可实行民主。这种空泛的、似是而非的论调,尽管有人驳斥,它却象地里的韭菜—割了又长。然而,民主在中国,不但实行过,而且有相当的成就。

  1911年至1912年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同盟会推翻清朝,成立了中国民国,实行宪政。孙中山先生当选为大总统后不久,即发布了 《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李云汉教授在他的书中写道:“临时参议院于建立国家法制,贡献甚大,其尤为重要者,为制定《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一种,由孙大总统于 民国元年三月十一日明令公布,是为中华民国之第一部根本大法。依据临时约法,中央政制采行内阁制,…而确定‘主权在民’之原则(第二条),明定人民之基本 权力与义务(第二章各条),尤足表现临时约法之民主精神与进步特性。”〔注一〕

  然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同盟会并没有以推翻清朝而以“打江山”功臣自居。相反地,同盟会改组为普通政党,进而组成国民党〔注二〕,在临 时参议院中与其它政党如统一党及共和党公平角逐。反观之,中共在夺取政权后,即成为凌驾于人民和宪法之上的政党,以至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只剩下 国名上的七个字,而民主共和之精神却荡然无存。时至今日,连讨论“法大还是党大”还属于雷区。呜呼哀哉。从1912年到1997年,中国的政治是进步了还 是退步了?

  辛亥革命后中国的政治条件错综复杂,外有列强,内有军阀,而共和国初建,人民包括政治家在观念上还跟不上。然而,奇迹竟然发生,第一次国会选举如期举行!李云汉教授这样写道:

  “中华民国临时约法第五十三条规定:‘本约法施行后,限十个月内,由临时大总统召集国会。其国会之组织及选举法,由参议院定之。’临 时参议院根据此规定,即于元年七、八月间议决《国会组织法》、《参议院议员组织法》、《众议院议员组织法》及《筹备国会事务局官制》等法规,并于八月十日 同时公布。

  “依据国会组织法,中华民国国会大体仿效美国国会的组织,分参、众两院。众院议员由各省区以人口比例选出,每人口满八十万人选出一 名,人口不满八百万之省,亦得选出议员十名,任期三年。参议院议员则分别由各省省议会、蒙古、西藏、青海三地方之选举会、中央学会、华侨选举会依分配比例 选出,任期六年,每二年改选三分之一。北京政府于元年九月五日公布众议员选举日期:元年十二月十日初选,二年元月十日复选。尽管选举的实质难如理想,却也 并无重大的纠纷发生。”〔注三〕

  选举结果〔注四〕,众议院596席中,国民党占269席,共和党120席,统一党18席,民主党16席,无党派人士26席,跨党者 147席。〔注五〕参议院274席中,国民党占123席,共和党55席,统一党6席,民主党8席,无党派人士44席,跨党者38席。〔注六〕

  据此可得如下两点:⑴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与人民有没有吃饱肚子,并没有逻辑关系。难道在1912年,在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居然能 吃饱到足以实行民主,而在1997年,在中国政府宣称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后,人民反而饥饿到不足以实行民主了吗?当然,本文所举的例子,并不说明当时 中国人民就已经为实行民主“准备好”了,也不说明当时的中国人民还没“准备好。”它也并不说明当时的民主就是“百分之百”的民主,更不能说其是不民主。这 例子只是说明,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与人民有没有吃饱肚子,并无一定的关系。民主制度的演进,当与人民的演进同步进行。开始的时候,民主制度中可能只有百 分之五是合理的,而人民中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关心民主这事。到后来,民主制度中的合理因素慢慢就会多起来,而越来越多的人民会参与民主。这其中最重要的先决 条件,就是民主制度的建立。没有民主制度,民主及人民的演进就无从谈起。如果我们一定要等到中国人民都“准备好”了那一天去实行民主,中国就永远没有民 主。⑵中国能不能实行民主,取决于政治家们愿不愿意实行民主。这是⑴的自然推论,然而历史也对此作出诠释。〔注七〕

  1913年,我们中国人曾经有过民选的国会。

〔注一〕见李云汉《中国近代史》第五章第三节之三:临时政府成立。
〔注二〕此处的国民党有别于中国国民党。身为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于一九一三年三月二十日购凶刺杀国民党的实际领导人宋教仁后,继而于一九一三年十一月四日 下令解散了国民党,为其复辟帝制铺道。孙中山再度流亡国外,遂于一九一三年八、九月间创立中华革命党。一九一九年十月十日,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 孙中山先生曾这样亲自说明中国国民党的特性:“这个中国国民党不是政党,是一种纯粹的革命党。”此时的中国国民党,已不是一个普通政党,而与中国共产党有 异曲同工之处。此时的孙中山先生,对官僚、军阀、政客由失望而痛恨,认为改造中国的第一步,只有革命。细节见李云汉《中国近代史》。 〔注三〕见李云汉《中国近代史》第六章第一节之三:国会选举与宋教仁被刺。
〔注四〕这是否是个假选举,象中共、北韩、伊拉克,当局可以随手帖来搞个假民主?何况这是在1913年?笔者不敢说该选举完全没有作弊,但假选举则是不可 能。当时的临时大总统是袁世凯,国民党的胜出则使袁不可能连任。宋教仁于选举的过程中,先后在长沙、武汉、南京、上海等地发表演说,对袁政府甚多批评和指 责。 〔注五〕跨党者,指那些同时属于两个或两个以上政党的议员。
〔注六〕当时的选民资格,李云汉的书中并没有直接说明。但考虑到后来的民权主义放弃代议制度,废除以资产为标准的阶级选举,似可推断当时的选民,必须拥有 一定的资产。这种方法,是不公平的,但却是当时可行的。民权主义虽公平,却不是那么容易实行。民主制度的演变过程中,以英国的选举制为例,大多数都从阶级 选举开始。 〔注七〕就在本文列举的国会选举之后,当时的临时大总统袁世凯觉得国民党的胜出对其不利,遂对国民党人实行镇压。见〔注二〕。至此共和国的前程,为袁所断 送。而这大概不能用人民吃不饱去解释。

□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初稿,一九九七年九月二日定稿于多伦多,加拿大。寄自hszhou@interlog.com

刊登在 1997 华夏文摘 cm9709b.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