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王皓:罪孽深重的孙中山 对北伐战争之彻底否定 引进一党制,首 开祸端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lsjd/lccz/article_2013050182440.html
燕王王皓:对北伐战争之彻底否定
发布时间:2013-05-02 10:48

前言:清算历史,就要清算个彻底。否则,就不能称之为清算。

  一.

  从何讲起呢?我们就先从孙中山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引进一党制,首开祸端开始讲起。

  1921年8月,孙中山在致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齐契林的一封信中表示:“我非常注意你们的事业,特别是你们苏维埃的组织、你们的军队和教育的组 织。”(《复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齐契林书》)

  1923年8月,孙中山派遣蒋介石率代表团访俄。代表团主要考察了苏俄的军队建设经验,了解了红军的军政组织情况,以便按照红军的榜样组建和 训练新军。

  1923年10月,大批俄国军政人员便陆续随着俄顾问鲍罗廷到广州助孙展开“党化”运动。这运动包括“党化公务人员”,“党化司法”,“党化 军队”,“党化教育”等等。

  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对国民党员进行演说,广泛宣传了苏俄党和军队的建设,号召全体党员向苏俄学习,效法俄国革命的经验。孙中山强调: “吾党此次改组,乃以苏俄为模范,企图根本的革命成功”;“吾等欲革命成功,要学俄国的方法组织及训练,方有成功的希望”;“所以我请鲍君(鲍罗 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鲍君办党极有经验,望各同志牺牲自己的成见,诚意去学他的方法。”(《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的基础》,《党 义战胜与党员奋斗》)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确定了联俄联共方针,并正式按布尔什维克党组织制度,改组国民党。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 中,孙中山有言:“芟除实行国民党主义之一切障碍,更应以党为掌握政权之中枢。盖惟有组织、有权威之党,乃为革命的民众之本据”。

  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会词》中,孙中山再次强调:“我们这次在广州开会,是重新来研究国家的现状,重新来解释三民主义,重新来 改组国民党的全体。”

  同年,列宁逝世。孙中山在演说中说:“大家应把党基巩固起来,成为一有组织的、有力量的机关,和俄国的革命党(布尔什维克)一样。此次大会之 目的也是在此”,“现在有俄国的方法以为模范,虽不能完全仿效其办法,也应仿效其精神,才能学得其成功”。(《关于列宁逝世的演说》)

  孙中山在复函蒋介石时说:“我党今后之革命,非以俄为师,断无成就。”(《孙中山先生手札墨迹》》

  苏联巡洋舰“波罗夫士见”号于同年十月七日驶抵黄埔港,运来了广州大本营所定购的枪炮弹药一批。孙中山发去贺词:“现在贵司令率舰远来,定使 两国邦交愈加亲睦,彼此互相提挚,力排障碍,共跻大同,岂惟两国之福,亦世界之幸也。敬祝苏维埃联邦共和国万岁!”(《欢迎苏联军舰祝词》)

  有人会问了:孙中山不是主张三民主义吗?三民主义不是民主吗?怎么成了“以俄为师”,从苏联那里引进一党制呢?有这样的疑问,也很正常。因为 很多民主人士在喊民主口号的时候,往往会把三民主义抬出来。久而久之,以讹传讹,仿佛三民主义就成了民主的同义词。三民主义,案通行的解释,是民 族,民权,民生。字眼很美好,但我们应该透过字眼,追问这些字眼的具体含义究竟是什么。我们来看看孙中山自己如何诠释,定义这些字眼的:

  “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救国救民之责任在革命军》)

  “三民主义中的第三项是民生主义,世界上行这项主义最新的国家,只有俄国。”(《打破旧思想要用三民主义》)

  “俄国革命所以成功,我国革命之所以不成功,则各党员至今不明三民主义之过也。质而言之,民生主义与共产主义实无别也。”(《对邓泽如、林直 勉等呈文的批示》)

  “故俄国六年前之奋斗,均为民族主义的奋斗。当时我们尚不知道其为民族主义奋斗,今回顾起来,的确如此!故现在俄国对於赞成民族主义诸国,皆 引为同调。常对波斯、阿富汗、土耳其诸国,劝其不可放弃民族主义。其最初之共产主义,亦由六年间之经验,渐与民生主义相暗合。可见俄之革命,事实 上实是三民主义。”(《组织国民政府案之说明》)

  孙中山自己有言:“吾党与他们(俄国)所主张皆是三民主义,主义既是相同,但吾党尚未有良好方法,所以仍迟迟不能成功。他们气魄厚,学问深, 故能想出良好方法。吾等想革命成功,一定要学他······所以我请鲍君(鲍罗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 的基础》)孙中山的思路其实是这样的:苏联的那一套,就是我的三民主义;为什么我的三民主义在苏联实现了,而在中国没有实现呢?因为我们没有建立 布尔什维克那样的一党制,所以列宁先于我实现了我的三民主义;因此,我如果引进了一党制,中国也会变成苏联那样的三民主义国家,苏联就是我的三民 主义的实例。

  既然“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三民主义中的第三项是民生主义,世界上行这项主 义最新的国家,只有俄国”,那么,大陆在1949年后恰恰是在履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各位民主人士说对不对呢?

  1925年,孙中山死了。但他那个想要将一党制推广到全国的计划,依然运行着。

  1926年4月,辛亥革命元老章太炎与一些士绅在上海组织了“反赤救国大联合会”。章在通电中说:“赤祸日炽,汉奸公行。以改革经济为虚名, 而招致外患为事实。”

  “反赤之声,洋洋溢耳。人心未死,公道渐昌。吾国一线生机,端赖有此。”

  “以反对赤化,保障国权,实行民治为宗旨。”(《章太炎先生年谱》·1926年)

  1926年12月6日,张作霖发表宣言:

  “吾人不爱身家则以,若爱身家则非灭绝赤化不可。”

  “冯玉祥,蒋中正等,勾结外援,侵略祖国,是石敬瑭何异?”(《张作霖宣言》)

  1927年,梁启超在书信中指出:“民国十二三年间,国民党已经到日落西山的境遇,孙文(孙中山)东和这个军阀勾结,西和那个军阀勾结——如 段祺瑞、张作霖等——依然是不能发展。适值俄人在波兰、土耳其连次失败,决定“西守东进”方针,倾全力以谋中国,看着这垂死的国民党,大可利用, 于是拿八十万块钱和一大票军火做钓饵,那不择手段的孙文,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竟甘心引狼入室。”(《梁启超文集·与令娴女士等书》。1927年 5月5日)

  原来,北伐战争,是这么个玩意!

  打着冠冕堂皇旗号的北伐战争进行进行着,先是国共两党打起来,之后国民党与国民党打起来。

  梁启超死于1929年。他在生命最后的几年目击了北伐战争的全过程,也详细记录了各色人等之丑态:

  “据各方面的报告,最近三个礼拜内双方党人杀党人——明杀暗杀合计——差不多一万人送掉了,中间多半是纯洁的青年。可怜这些人胡里胡涂死了, 连自己也报不出帐,一般良民之入枉死城者,更不用说了。尤可骇怪者,他们自左右派火并以来,各各分头去勾结北方军阀,蒋介石勾孙传芳,唐生智勾吴 佩孚(都是千真万真的事实),双方又都勾张作霖。北军阀固然不要腰[脸],南党阀还象个人吗?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可见所谓什么为主义而战,都是 骗人,现在揭开假面孔,其形毕露了。”(《梁启超文集·与令娴女士等书》。1927年5月5日)
是呀,“可见所谓什么为主义而战,都是骗人”。

  是谁将一党制引进中国的?是孙中山;是谁开启北伐战争这场猴戏的?是孙中山。面对孙中山将一党制引进中国,给中国民主进程砍下致命一刀这一 点,很多民主人士还为其辩护说,说什么“历史局限性”。但我感觉很奇怪,早在1927年,梁启超就指出:“一党专制的局面,谁也不能往光明上 看。”(《梁启超给孩子们书》)

  1928年5月,北伐军攻入北京前夕,章太炎仍在强调:“今之拔去五色旗,宣言以党治国者,皆背叛民国之贼。”(《致李根源书》)。面对中华 民国就这样被孙中山从苏俄引进的一党制颠覆了,章太炎至此以“民国遗老”自居。11月,章太炎终于忍不住,说:“党治主义,民不聊生主义。今日中 国民不堪命,蒋介石,冯玉祥尚非最大罪魁,祸首实属孙中山”,“袁世凯个人要做皇帝,他们是一党要做皇帝,这就是叛国。”(《章太炎先生年 谱》·1928年)结果遭到通缉。

  都是同时代的人,怎么所谓的“历史局限性”不出现梁启超和章太炎身上?

  “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一党制。”

  在那个时代,梁启超是洞若观火的,他的目光甚至已经看到了今天的我们;章太炎是中华民国坚决的捍卫者。中华民国不是灭亡于1949年,而是灭 亡于1928年。中华民国的国旗是五色共和旗,而不是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中华民国最后一任总统是张作霖,而不是其他什么人;张作霖总统,才是真正 的爱国者。

  “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一党制。辛亥烈士已成灰,民国覆亡党国立。”

  很多民主人士吹捧孙中山,向我们描绘他身上多么有民主光环。其实,真正适合孙中山的称呼,是“中国一党制之父”。“中国一党制之父”,他的所 作所为,可不就是如此吗?

  二.

  有人从牙缝中为北伐战争挤出“贡献”:“使中国得到了名义的统一”。且不说“名义的统一”是文字游戏,更何况,什么是“名义的统一”?北洋时 代,同样可以称之为“名义的统一”。值得一提的是,1919年,北洋徐树铮将军进军外蒙。11月,外蒙宣布取消独立,废除中俄“蒙”一切条约、协 定,回到中华民国怀抱。尤其是唐努乌梁海,被沙俄侵占达七年之久,终于回到中国怀抱。1922年8月,苏俄代表越飞以副外交人民委员的身份来华担 任全权大使,肩负两个方向的使命:在北方,与吴佩孚控制的北洋政府建立外交关系,实际解决两国间悬而未决的中东路和蒙古问题;如果北方受挫,就在 南方“帮助”孙中山的国民党。结果吴佩孚在中东路问题和外蒙古问题上毫不松口。越飞在北京半年,工作毫无进展。于是他将“重点”转向孙中山。果 然,北伐战争战争之后,中国就失去了外蒙和唐努乌梁海。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北伐战争开启了远甚于北洋时代的战祸:

  1927——1937,国共两党第一次内战,史称十年内战。

  1929,蒋桂战争。9月17日﹐张发奎在湖北宜昌解除南京国民政府派去接防的一个师的武装﹐并发表反蒋通电﹐要求汪精卫回国主政﹐随即率部 向湘西进军。27日﹐广西省政府主席俞作柏在南宁就任护党救国军总司令﹐通电响应张发奎宣布独立﹐并率部进攻广东﹐蒋张桂战争爆发。南京国民政府 先后宣布罢免张发奎﹑俞作柏等人一切职务﹐命刘峙﹑川军刘文辉等部追击﹑堵截张军﹐陈济棠﹑吕焕炎督率所部克期歼灭俞作柏部。9月26日﹐张发奎 在湖南石门被何键湘军击败﹐退走辰州。10月4日﹐吕焕炎引陈济棠粤军进入广西梧州﹐俞作柏逃往香港。11月1日﹐张发奎部由湘西到达广西。这时 ﹐汪精卫决心捐弃前嫌﹐联合桂系共同抗蒋﹐任李宗仁﹑黄绍竑为护党救国军第八路总﹑副司令。11月17日﹐李宗仁与张发奎发表联名讨蒋通电﹐指挥 桂军﹐配合张发奎进攻广东﹐蒋张桂战争再度扩大。25日﹐蒋介石命何应钦赴粤主持讨伐张桂军。12月4日﹐何指挥谭道源等五路大军向张桂军反攻。 经半月激战﹐张桂军大败﹐退回广西。

  1929,蒋唐石战争。12月2日﹐石友三在江苏浦口通电反蒋﹐隔江炮击南京城。次日﹐唐生智等五十三人在河南郑州发表联名通电﹐表示拥汪 (精卫)联张(发奎)﹐与石友三一致反蒋。蒋介石采取拉拢阎锡山﹑张学良﹐政治诱降石友三﹐重点打击唐生智的方针。12月中下旬﹐蒋军和阎锡山晋 军分别从南北两面夹击唐军﹐先后攻占遂平﹑郾城﹑郑州等地﹐并在驻马店地区摧毁唐军供应站。1930年1月初﹐唐生智化装潜逃﹐所遗各部接受蒋军 改编﹐唐石反蒋战争以失败而告终。

  1930,蒋阎中原大战。中原大战历时7个月,双方动员兵力110万人以上,支出军费5亿元,死伤30万人,战火波及20多省。

  1946——1949,国共两党第二次内战,史称三年内战。

  值得一提的是,北伐战争是造成日本侵华的一大原因之一:

  单以军事而言之,北伐战争是一种洗牌,一些旧的势力被消灭,一些新的势力冒了出来,徒增祸乱。北伐战争开启的战祸造成的一系列混乱和内耗,引 起外人觊觎。

  1928年,利用北伐战争所造成的混乱,日军攻占济南。5月3日起,对济南居民进行屠杀,史称“五三惨案”。将历史连贯起来看,“五三惨案” 乃是九一八事变的前奏。

  1929年,中东路事变爆发,中苏开战。10月12日同江战役开始,到11月27日海拉尔失陷,连同战役的间歇时间,中苏这次边境战争历时 40余天。

  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本为吊民伐罪的革命军,转瞬竟变成军阀争权夺利的工具。民国十九年蒋、冯、阎中原大战相持不下时,张学良受蒋的 利诱率其奉军入关参战,终以东北防务空虚而引起”九·一八“事变。东北四省沦陷于旦夕之间。虽满族的颟顸,与北洋军阀的无知,其所招致的外侮也不 若蒋氏主政中枢时之甚。”(《李宗仁回忆录·结论》)

来源: 共识网 | 来源日期:2013-05-02 | 责任编辑:王梦瑶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rwcq/article_2011062638049.html
燕王王皓:罪孽深重的孙中山
发布时间:2011-06-27 10:10

孙中山对中国民主进程最大的伤害,就是于20年代从苏联那里引进一党制,首开祸端。

  1921年8月,孙中山在致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齐契林的一封信中表示:“我非常注意你们的事业,特别是你们苏维埃的组织、你们的军队和教育的组 织。”(《复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齐契林书》)

  1923年8月,孙中山派遣蒋介石率代表团访俄。代表团主要考察了苏俄的军队建设经验,了解了红军的军政组织情况,以便按照红军的榜样组建和 训练新军。

  1923年10月,大批俄国军政人员便陆续随着俄顾问鲍罗廷到广州助孙展开“党化”运动。这运动包括“党化公务人员”,“党化司法”,“党化 军队”,“党化教育”等等。

  1923年,孙中山在广州对国民党员进行演说,广泛宣传了苏俄党和军队的建设,号召全体党员向苏俄学习,效法俄国革命的经验。孙中山强调:” 吾党此次改组,乃以苏俄为模范,企图根本的革命成功”;”吾等欲革命成功,要学俄国的方法组织及训练,方有成功的希望”;“所以我请鲍君(鲍罗 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鲍君办党极有经验,望各同志牺牲自己的成见,诚意去学他的方法。”(《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的基础》,《党 义战胜与党员奋斗》)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确定了联俄联共方针,并正式按布尔什维克党组织制度,改组国民党。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 中,孙中山有言:“芟除实行国民党主义之一切障碍,更应以党为掌握政权之中枢。盖惟有组织、有权威之党,乃为革命的民众之本据”。

  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会词》中,孙中山再次强调:“我们这次在广州开会,是重新来研究国家的现状,重新来解释三民主义,重新来 改组国民党的全体。”

  同年,列宁逝世。孙中山在演说中说:“大家应把党基巩固起来,成为一有组织的、有力量的机关,和俄国的革命党(布尔什维克)一样。此次大会之 目的也是在此”,“现在有俄国的方法以为模范,虽不能完全仿效其办法,也应仿效其精神,才能学得其成功”。(《关于列宁逝世的演说》)

  孙中山在复函蒋介石时说:“我党今后之革命,非以俄为师,断无成就。”(《孙中山先生手札墨迹》》

  苏联巡洋舰“波罗夫士见”号于同年十月七日驶抵黄埔港,运来了广州大本营所定购的枪炮弹药一批。孙中山发去贺词:“现在贵司令率舰远来,定使 两国邦交愈加亲睦,彼此互相提挚,力排障碍,共跻大同,岂惟两国之福,亦世界之幸也。敬祝苏维埃联邦共和国万岁!”(《欢迎苏联军舰祝词》)

  有人会问了:孙中山不是主张三民主义吗?三民主义不是民主吗?怎么成了“以俄为师”,从苏联那里引进一党制呢?有这样的疑问,也很正常。因为 很多民主人士在喊民主口号的时候,往往会把三民主义抬出来。久而久之,以讹传讹,仿佛三民主义就成了民主的同义词。三民主义,案通行的解释,是民 族,民权,民生。字眼很美好,但我们应该透过字眼,追问这些字眼的具体含义究竟是什么。我们来看看孙中山自己如何诠释,定义这些字眼的:

  “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救国救民之责任在革命军》)

  “三民主义中的第三项是民生主义,世界上行这项主义最新的国家,只有俄国。”(《打破旧思想要用三民主义》)

  “俄国革命所以成功,我国革命之所以不成功,则各党员至今不明三民主义之过也。质而言之,民生主义与共产主义实无别也。”(《对邓泽如、林直 勉等呈文的批示》)

  “故俄国六年前之奋斗,均为民族主义的奋斗。当时我们尚不知道其为民族主义奋斗,今回顾起来,的确如此!故现在俄国对於赞成民族主义诸国,皆 引为同调。常对波斯、阿富汗、土耳其诸国,劝其不可放弃民族主义。其最初之共产主义,亦由六年间之经验,渐与民生主义相暗合。可见俄之革命,事实 上实是三民主义。”(《组织国民政府案之说明》)

  孙中山自己有言:“吾党与他们(俄国)所主张皆是三民主义,主义既是相同,但吾党尚未有良好方法,所以仍迟迟不能成功。他们气魄厚,学问深, 故能想出良好方法。吾等想革命成功,一定要学他······所以我请鲍君(鲍罗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 的基础》)孙中山的思路其实是这样的:苏联的那一套,就是我的三民主义;为什么我的三民主义在苏联实现了,而在中国没有实现呢?因为我们没有建立 布尔什维克那样的一党制,所以列宁先于我实现了我的三民主义;因此,我如果引进了一党制,中国也会变成苏联那样的三民主义国家,苏联就是我的三民 主义的实例。

  既然“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乃以苏俄为模范”,那么,大陆在1949年后恰 恰是在履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各位民主人士说对不对呢?

  1924─1925年间,孙中山接纳了苏俄金钱上与军事上的全力援助(以出卖外蒙为代价),进而赤化了国民党,实行一党专政。当时,陈炯明的 粤军,也称为联治军,在作战能力上是没法与受苏俄训练,苏俄装备与苏俄督率的国民党国民革命军相比的。1925年,粤军在东江两战役中被击败了。

  陈炯明后流亡到香港,一面组建致公党,一面写作《中国统一刍议》一书,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系统批判一党制的先驱:

  批判一党专政:“夫一党专政,实与民主政治,根本不能相容,前已言之。稍有民治思想,决不涉此妄念。若震惊苏俄专政之成功,则历代帝王之专 政,何尝非绝大成功,今必欲尤而效之。”

  批判党外无党:“党外无党,则党之名不立,何有于外?此种蛮横思想,并政党之为何物,亦不知之。盖政党者所以集合同方向之民意,而为有组织之 表现,活动于宪政之下者也。无论何国皆有三种方向的民意:一为保守的;一为革新的;一为最新的。散在各方面,不能为有效之活动,故必赖政党以结合 之。集中一方向,分疆殊帜,各以其政策为有组织之表现,使一国宪政之运用,一张一弛,皆得多数民意,而为统治之基础是也。”

  铲除任何专政:“而根本救国之图,非合五族四万万人之力量,缔造新国,铲除任何专政,实行民主政治·····须取销党治,恢复民国,遵奉临时 约法,回复五色国徽,以表示再造五族共和的大决心。”

  批判一党独尊:“如谓国民党为革命党,自与普通政党不同,是亦不然。即以革命党论,亦无一党独尊之必要。盖革命目的,原非排斥异己,独霸一 时。如有异党之为革命,或非革命,而其行动不为本党之破坏者,何妨并行而不悖。”

  批判党化教育:“至于党化,已属不通。党化教育,更属荒谬绝伦。盖党者不过团体之谓,绝无神妙之说。即凡主义政纲,亦以适应一时之要求,而非 为化民成俗之妙用·····国民党何故违背真理,以一党之信仰,作宗教式之宣传,尚为未足,并此教育独立之机关,亦必入寇而摧残之,是亦何为 者!”

  古人有言:“始作俑者”,“罪魁祸首”,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如果追根溯源,反而可以追溯到孙中山头上去。

  孙中山,一个罪孽深重的人。

  孙中山临死前的最大愿望,就是他的北伐计划。具体内容是:

  一.利用北伐,将从苏俄引进的一党制扩散到全国。

  ”吾党此次改组,乃以苏俄为模范,企图根本的革命成功”;”吾等欲革命成功,要学俄国的方法组织及训练,方有成功的希望”;“所以我请鲍君 (鲍罗廷)做吾党的训练员,使之训练吾党同志。鲍君办党极有经验,望各同志牺牲自己的成见,诚意去学他的方法。”(《人民心力为革命成功的基 础》,《党义战胜与党员奋斗》)

  “芟除实行国民党主义之一切障碍,更应以党为掌握政权之中枢。盖惟有组织、有权威之党,乃为革命的民众之本据”。(《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 表大会宣言》)

  “到了四万万人都受过了本党的宣传,四万万人的心理便要归化本党;到了四万万人的心理都归化本党,本党便可实行以党治国。”(《在广州中国国 民党恳亲大会的演说》)

  1923年10月,大批俄国军政人员便陆续随着俄顾问鲍罗廷到广州助孙展开“党化”运动。这运动包括“党化公务人员”,“党化司法”,“党化 军队”,“党化教育”等等。以党化司法来说,强迫司法人员入党,当时大理院长赵士北因主张“司法不党”,即被撤职。(香港《华字日报》。 1924。6。3)

  党化教育开始是强迫所有教育行政人员,教师等全部入党,同时鼓励学生入党,在学校里设立国民党党部支部,进而规定“三民主义”为必修课,控制 与改订教科书。孙中山去世(1925 年3月)后,规定每周举行纪念周。到了1926 年底,广东所有的公,私立学校,全都成了党化政治工具(《党化教育:近代中国教育的转扭点,1924-1929》密士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出版社)

  二.将俄国十月革命复制到中国,使中国成为红色苏联。

  “俄国革命发生於六年之前,现在已经完全成功。就是三民主义在俄国已经完全达到目的。”(《救国救民之责任在革命军》)

  “故俄国六年前之奋斗,均为民族主义的奋斗。当时我们尚不知道其为民族主义奋斗,今回顾起来,的确如此!故现在俄国对於赞成民族主义诸国,皆 引为同调。常对波斯、阿富汗、土耳其诸国,劝其不可放弃民族主义。其最初之共产主义,亦由六年间之经验,渐与民生主义相暗合。可见俄之革命,事实 上实是三民主义。”(《组织国民政府案之说明》)

  三.出卖外蒙来获取苏俄援助,使自己和自己的党成为中国的统治者。

  1922年8月,苏俄代表越飞以副外交人民委员的身份来华担任全权大使,肩负两个方向的使命:在北方,与吴佩孚控制的北洋政府建立外交关系, 实际解决两国间悬而未决的中东路和蒙古问题;如果北方受挫,就在南方“帮助”孙中山的国民党。

  结果吴佩孚在中东路问题和外蒙古问题上毫不松口。越飞在北京半年,工作毫无进展。于是他重点转向孙中山。

  1927年,梁启超在书信中指出:“民国十二三年间,国民党已经到日落西山的境遇,孙文(孙中山)东和这个军阀勾结,西和那个军阀勾结——如 段祺瑞、张作霖等——依然是不能发展。适值俄人在波兰、土耳其连次失败,决定“西守东进”方针,倾全力以谋中国,看着这垂死的国民党,大可利用, 于是拿八十万块钱和一大票军火做钓饵,那不择手段的孙文,日暮途穷,倒行逆施,竟甘心引狼入室。”(《梁启超文集·与令娴女士等书》。1927年 5月5日)

  苏俄方面认定,欲永远霸占中国的唐努乌梁海以及外蒙古,跟吴佩孚等北洋政府打交道是没有指望的,只能搞垮这个坚决不肯让步的政府。

  “你肯卖国吗?你如果肯卖国,我们俄国人就援助你,使你成为中国的统治者。”

  1925年,孙中山死了。但那个以统一国家为幌子,实则出卖外蒙换援助,将从苏俄引进的一党制扩散到全国的北伐计划继续运行着。

  1925年9月23、28日,俄共(布)中央确定送给冯玉祥部国民一军价值3,486,596卢布的军火,飞机10架;国民二军价值 701,789卢布军火,飞机10架;国民三军3,082,795卢布的军火;另调拨价值741,000卢布的毒气弹(!)供冯调拨使用。(《吴 廷康与中国大革命关系研究》)

  面对孙中山的将从苏俄引进的一党制扩散到全国的北伐计划,反赤阵营也积极行动起来了。

  1926年4月,辛亥革命元老章太炎与一些士绅在上海组织了“反赤救国大联合会”。章在通电中说:“赤祸日炽,汉奸公行。以改革经济为虚名, 而招致外患为事实。”

  “反赤之声,洋洋溢耳。人心未死,公道渐昌。吾国一线生机,端赖有此。”

  “以反对赤化,保障国权,实行民治为宗旨。”(《章太炎先生年谱》)

  1926年12月6日,张作霖发表宣言:

  “吾人不爱身家则以,若爱身家则非灭绝赤化不可。”

  “冯玉祥,蒋中正等,勾结外援,侵略祖国,是石敬瑭何异?”(《张作霖宣言》)

  1927年4月,赤化阵营却发生了分裂。“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民党方面叫清党分共。其实,赤化阵营发生分裂也很正常。一党制毕竟是一党 制,二个党合作推行一党制,本身就是矛盾,结果自然是赤化阵营先分裂,后内战,必须一个吃掉另一个。只不过是谁先下手,最后谁吃掉谁的问题。

  当时的梁启超不仅目睹了赤化阵营发生分裂的一幕,还在书信中为赤化阵营发生分裂后的最终结果做了一个预言:

  “最后的胜利,只怕还是共党。”(《梁启超文集·与令娴女士等书》。1927年5月5日)

  后人来看这个预言,确实感到神奇。

  赤化阵营发生分裂后,蒋介石一面继承孙中山从苏联引进的一党制,一面为了使四一二清党分共行为合法化,颇有些矛盾的也扛起反赤的大旗。

  北伐战争的胜利,标志着反赤阵营的失败,中华民国的覆灭,中华民国的国旗是五色旗;之后,出现一个伪民国,国民党党国,它的国旗是青天白日满 地红;再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出现了。

  1927年,梁启超就指出:“一党专制的局面,谁也不能往光明上看。”(《梁启超给孩子们书》)

  1928年5月,北伐军攻入北京前夕,章太炎仍在强调:“今之拔去五色旗,宣言以党治国者,皆背叛民国之贼。”(《致李根源书》)。面对中华 民国就这样被孙中山从苏联引进的一党制颠覆了,章太炎至此以“民国遗老”自居。

  6月2日,张作霖(他是北洋政府最后一任元首)声言退出北京。由于他不肯满足日本的要求(包括开矿、设厂、移民和在葫芦岛筑港等),6月4日 晨5时许,当张作霖所乘由北京返回奉天专列驶到皇姑屯附近的京奉、南满两铁路交汇处桥洞时,被日本关东军预先埋好的炸弹炸毁,当日身亡。日后的日 本侵华也开启了。

  这就是不肯卖国者的下场!

  11月,章太炎终于忍不住,说:“党治主义,民不聊生主义。今日中国民不堪命,蒋介石,冯玉祥尚非最大罪魁,祸首实属孙中山”,“袁世凯个人 要做皇帝,他们是一党要做皇帝,这就是叛国。”(《章太炎先生年谱》)结果遭到通缉。

  台湾史学家张朋园回顾这段历史时感慨道:“国民党北伐打到哪里,就取消那里自清末以来产生的咨议局、省议会成员。比如国民党北伐打到杭州,就 解散省议会,把议会场所当作省党部。退化得太厉害了。”(《中国民主政治的困境,1909-1949》)

  这就越来越使人怀疑北伐战争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很有讽刺意味的是,北伐打的幌子是国家统一,但它却开启了远甚于北洋时期的战祸。

  就像前面我说的:一党制毕竟是一党制,二个党合作推行一党制,本身就是矛盾,结果自然是赤化阵营先分裂,后内战,必须一个吃掉另一个。面对蒋 介石的清党,共党方面用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百色起义等一系列起义进行反击。赤化阵营的内战以1927年至1937年为第一阶段,史称十年内战。

  1930年 3月14日,原第二、三、四集团军将领57人,通电拥阎为陆海空军总司令,冯玉祥、李宗仁、张学良为副总司令,出兵讨蒋。4 月 1日,阎、冯、李在驻地分别宣誓就职。阎在就职通电中,揭露蒋将国民党变为“一人之化身,专制独裁,为所欲为”,致使“党不党,政不政,国不国, 民不聊生”,“犹复迫我以武力,助其铲除异己”,说自己不得已“应军民之请求”。国民政府则于4月5日下令免去阎锡山本兼各职并通令缉捕,国民党 中常会亦决定永远开除阎锡山的党籍。剑拔弩张,在津浦、陇海、平汉线上双方陈兵百万的中原大战随之全面展开。结果阎锡山方面失败。

  1946年至1949年是赤化阵营内战的第二阶段,史称三年内战。

  中国近现代史的转折点不是在三年内战时,而是在北伐战争时。北伐战争时,是赤化阵营与反赤化阵营的交锋。不幸的是,反赤化阵营失败了,中华民 国覆灭了,中华民族的历史走向也转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之后就是赤化阵营的内战了。

  有人会问了:孙中山不是国父吗?怎么对中国的伤害这么大?我们来看看国父的说法是怎么来的:

  1940年3月21日,中国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第143次会议决议:尊称本党总理为国父,以表尊崇。

  4月1日明令全国自是日起,尊称总理孙中山为中华民国国父。

  5月29日,国民政府又发布明令,规定在政府机关、民众团体应一律改称国父,在国民党党内称国父或总理均可。

  在进行党化教育时,师生则要经常背诵“国父遗教”。

  国父的说法是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建立后,通过党化媒体,党化教育,官方炒作而得来的产物。1949年后,则将其带到台湾。

  1949年后,大陆方面考虑孙中山联俄联共,“以俄为师”等“贡献”,对国父的说法不置可否,而给孙中山封个“革命先行者”,“中共的老 师”。

  毛泽东说:“纪念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

  “纪念他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把旧三民主义发展为新三民主义的丰功伟绩。”

  “现代中国人,除了一小撮反动分子以外,都是孙先生革命事业的继承者。”

  刘少奇说:“孙中山先生是伟大的革命家,是我们的老师。我们现在实行的新民主主义就是继承了孙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义。”

  理清历史的发展脉络,我们不能发现,毛泽东称孙中山是“革命先行者”,这句话很值得玩味。

来源: 共识网 | 责任编辑:程仕才

旁听生 2011-06-28 发表
支持[5] 反对[0] [引用]
“举国尽苏联,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章太炎挽孙中山之一联。
路过路边 2011-06-27 发表
支持[10] 反对[0] [引用]
中国近代史中始终有一个怪象,很难为之定义。大体就是,某段煌史必有一煌人;某段丑史也必有一丑人。尓后就是惯行的人以史传,史以人传。但是且 慢,事情并没完,过不了多久就有新发现,那个煌人其实是个丑人,而那个丑人其实真是煌人。民国史上的孙中山与陈烱明,就属此例。此非偶例,一部近 代乃至当代史里,黑白善恶美丑的颠倒,几同儿戏!晩淸的严复说: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恥”。孙中山和孙中山的事情,大抵就是如 此。
王者至尊 2011-06-27 发表
支持[20] 反对[0] [引用]
孙在日本就要求党员宣誓服从他个人,对宋遇刺报以幸灾乐祸,与日人勾结出卖蒙古(未逞),专制思想,其来有自啊!
湖大才子 2011-06-27 发表
支持[3] 反对[24] [引用]
为了你的立场,在这里对历史进行歪曲,对政治进行错误思辨,你看这整篇下来,写的恶心不!
湖大才子 2011-06-27 发表
支持[3] 反对[25] [引用]
放屁!!!!!!
西雨欲来 2011-06-27 发表
支持[24] 反对[1] [引用]
认真想想,所言极是。
垣生 2011-06-27 发表
支持[26] 反对[2] [引用]
刺杀民主先驱宋教仁先生的主谋,应该就是孙文吧!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燕王王皓:罪孽深重的孙中山 对北伐战争之彻底否定 引进一党制,首 开祸端

  1. Pingback引用通告: 關於孫中山 | Asserted Nothi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