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24 林三土:政府秘密机构与民主政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cd22cb0101c5wt.html
林三土 哲学与政治
http://blog.sina.com.cn/linsantu

政府秘密机构与民主政治
(2013-06-24 03:04:58)

删节版以“美情报机构如何成为‘民主盲区’?”为题发表于6月23日《新京报》。
本文受到Rahul Sagar (2007), “On Combating the Abuse of State Secrecy,” The Journal of Political Philosophy 15(4): 404-427的启发。

日前美国“棱镜(PRISM)”项目的曝光,引发了广泛争议。“棱镜”的前身是911以后国家安全局秘密启动的“恐怖分子监控计划 (Terrorist Surveillance Program)”。2005年,国家安全局情报分析员罗素·泰斯(Russell Tice)爆料称,该计划完全绕开了“外国情报监控法院(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以下简称‘情报法院’)”的审查,在未获法庭许可证的情况下非法窃听美国公民,一时舆论哗然。碍于物议,小布什先后要求国会通过了《保护美国 法案》(Protect America Act of 2007)与《〈外国情报监控法案〉修正案》(FISA Amendments Act of 2008),正式授权国家安全局在经过情报法院批准后对涉外信息进行监控,同时规定网络运营商必须与国家安全局合作,提交怀疑对象的电子邮件、社交网站信 息等数据。相应地,改头换面之后的“棱镜”,监控范围除了传统的账单与电话外,还扩及互联网上的各种涉外活动。
由于得到了立法、司法部门的授权,因此单从法律程序上说,“棱镜”项目是毫无问题的。争议的焦点集中在法理以及更深入的理论层面上,比如个人隐私 与国家安全之间的平衡、信息技术进步对隐私权立法的影响等等。而在这些理论问题中,迄今甚少得到讨论的一个是:国安、情报部门等等就其性质而言必 然隐于幕后的政府机构,及其种种秘密活动,如何能够恰当地纳入民主政治的框架之中?
这一问题并非无的放矢,相反恰恰指向民主理论的一个内在困境。在自由民主社会中,民众的授权与问责是政府统治正当性的必要条件,而这种授权与问责 的实现至少要求存在周期性的普选。但选举授权只有在公众具备获得充分信息的渠道、能够有效地对政府行为做出判断的条件下才有实质意义。显然,政府 秘密机构的存在与民主政治对公共信息的要求是相抵牾的,在一般情况下,公众不可能接触到诸如“棱镜”之类项目的机密资料,甚至根本无从得知这些项 目的存在,自然也无从判断这些项目带来的利益与风险,无从判断政府是否僭越了既有授权、应当受到选票的支持还是惩罚。另一方面,国家安全离不开机 密部门的存在与运作,又是不能不承认的政治事实。因此,民主正当性条件与国家机密部门必要性之间的张力,便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知情问责

面对这一矛盾,一种简单的解决思路认为,民主政府必须尽可能地向公众开放涉及秘密活动的信息。譬如“棱镜”事件发作后,《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s)的一篇评论认为:“在民主制中从事监视活动,其正当性依赖于知情同意,而非盲目信任。”根据这种观点,国家安全局在制定“棱镜”计 划前,应当将意图与草案公之于众,经过媒体充分讨论之后再做决定。但问题在于,监控的效力极大地依赖于其保密程度。倘若恐怖分子明知国安部门将会 监控电邮与社交网站,自然要改弦更张转向别的通讯方式,或者使用暗语联络等等。这样一来,监控项目也就失去其意义了。
正是出于同样的考虑,1976年的《阳光政府法案》(Government in the Sunshine Act)在规定政府机构的会议必须开放公众旁听、以提高政府工作透明度的同时,也列出了十种例外的情况,其中就包括涉及国家安全信息的会议。
有人或许认为,秘密机构活动的正当性并不依赖于公众对其细节的完全了解,而只需要知道个大概——譬如这些机构正在进行若干涉及监控的反恐项目、这 些项目能够保障国家安全——即可。但这样粗浅的了解恐怕不足以对行政部门的滥用权力构成任何制约或问责。2006年,时任司法部长的阿尔贝托·冈 萨雷斯(Alberto Gonzales)在为“恐怖分子监控计划”辩护时,声称该计划在保护美国免受恐怖袭击上发挥了及其巨大的作用,但当记者请他略举一例以说明该计划如何发 挥作用时,冈萨雷斯的回应却是:事关国家机密,无可奉告。类似地,日前国家安全局长凯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在为“棱镜”项目辩护时,声称该项目迄今至少阻止了50次恐怖袭击。哪50次?对不起,无可奉告。当然,没有证据表明亚历山大是信口 开河,但同样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的说法值得公众信赖——因为所有能够作为证据和问责基础的资料,都锁在公众遥不可及的机密档案柜里。
从理论上说,公众并不是没有可能获得这些信息。根据《信息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of 1966)及其修正案,普通公民可以提请法院对某项政府机密进行审查,以决定其是否能够公开。但在实践中,法院往往会听从行政部门的意见,但凡后者认为其 公开有碍国家安全的,法院便判其继续保密。这倒不是说司法部门屈从于行政部门的威压,只是因为法官们自感无力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做出合格的判 断。最高法院在1985年“中央情报局诉希姆斯(CIA v. Sims)”一案中的判词很有代表性:“中央情报局的局长对‘全盘局势’当然是熟悉的,而法官们对此当然是不熟悉的,因此,考虑到国家安全涉及的重大利益 与潜在风险,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决定理当得到我们的高度尊重。”
公众了解秘密机构活动的另一途径是等待相关信息的解密。但等待解密毕竟过于被动,依赖其作为问责的基础存在两大问题。首先,倘若即将解密的资料中 包含了非法活动的证据,秘密机构的相关人员完全具备狗急跳墙破坏证据的便利条件。1972年,在联邦调查局长交椅上一坐三十多年的埃德加·胡佛 (Edgar Hoover)去世时,其秘书海伦·甘迪(Helen Gandy)便连夜将联邦调查局的过往重要档案全部销毁。“伊朗门”丑闻爆发后,里根政府的官员同样迅速销毁了关键文件,使得国会的调查无以为继。
其次,即便档案得到完整保存,但越是机密的文档保密年限越长,等到解密时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公众想要问责也无从问起了。由于文件机密规格的归 类权主要掌握在行政机构手中,行政首长便可以利用这一点拖延事后的问责。小布什上任时,正值里根任内的总统文件即将公开之际,而这些文件很可能涉 及里根、老布什、以及小布什内阁中诸多共和党大员在伊朗门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于是小布什通过第13233号行政令宣布,现任总统有权任意延长过往 总统文件的保密时间。两年后他又颁发了第13292号行政令,将更广泛的保密权揽到行政部门手中。尽管奥巴马上任后,分别通过第13489、 13526号行政令撤销了这两道命令,并对秘密部门档案的解密程序作了系统性的规范,但是除非国会对此通过新的立法,否则未来的总统同样随时可以 撤销奥巴马的政令。

分权制衡

公众无法对政府秘密机构的活动及时知情,完全依赖事后的解密来追加问责又过于被动延沓。自然而然地,我们会想到是否可以利用权力之间的分立与制 衡,通过立法、司法部门对秘密材料的审查来约束行政部门下属的秘密机构,并间接地为其存在赋予民主正当性。
在某些特定时候,国会的介入确实能够对秘密机构的滥权构成约束。1975年,受到海伦·甘迪销毁联邦调查局文件一事与水门事件丑闻的连续刺激,参 议院成立了丘奇委员会(Church Committee),对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的所作所为进行了集中调查,叫停了若干非法秘密项目,并促成了《阳光政府法案》、《外国情报 监控法案》(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of 1978)等一系列立法的出台。此后丘奇委员会演变为常设的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Intelligence),旨在对情报系统进行持久的监督。
但缺少了重大丑闻的刺激,这种监督的效力便变得可疑。由于行政部门控制着秘密机构的日常工作,其很容易对国会议员接触到的信息加以筛选和操纵。共 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曾是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Senate Committee on Homeland Security and Governmental Affairs)主席、现任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委员,然而她在“棱镜”项目曝光后接受采访时却表示,自己虽然每个月都会收到一份来自情报部门的国家安全 威胁简报,但是这些简报并不包含任何涉及具体项目的信息,所以她和普通人一样,根本不知道存在“棱镜”这样一个监控电话与网络记录的项目。这种现 象并非偶然,几年前情报特别委员会的成员们同样对“恐怖分子监控计划”一无所知,以至于在媒体曝光该计划的非法窃听后,委员会里的民主党参议员 荣·怀登(Ron Wyden)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半开玩笑半感叹道:“我哪里知道什么?我只不过是情报委员会的成员而已。”
当然从理论上说,国会议员有权随时查看相关项目的详细机密报告——但首先你总得知道这些项目和报告的存在吧。其次,议员在查看浩如烟海的机密报告 时,不得随身携带任何通讯工具、可以现场作笔记但不得将笔记带走、事后也不得向助手谈起这些报告的内容(因为助手的机密级别不够)。结果大部分议 员在投票表决对涉及国家安全的法律时其实都是糊里糊涂,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授权的是怎样性质的项目。
司法部门的监督审查也好不到哪里去。前面提到,非专业的法官往往倾向于听从行政部门的意见。因此国会在1978年制定了《外国情报监控法案》,成 立专门的情报法院,希望其能够独立而专业地审查国家安全局与联邦调查局在国内的监听监视活动。但自其成立以来,在国安、情报部门提交的数以万计的 监控申请中,该法院对绝大多数都颁发了许可令,只拒绝了其中的区区11例。而2005年罗素·泰斯出面揭发国家安全局非法窃听美国公民时,也曾说 道,情报法院向来不过是“手拿橡皮图章的袋鼠法院”。
当然,颁发监控许可令的比例并不足以作为判断情报法院审查效力的依据。由于其涉及事项的敏感性,这个法院同样是一个秘密机构,其庭审不对公众开 放,法庭记录也被列为机密文件,只公布提交与批准的监控申请数。所以公众无从得知法院对绝大多数监控申请的批准,究竟是理由充分,还是敷衍塞责。
这意味着我们又绕回到了一开始的困境上来:公众之所以能够信赖权力制衡的效果,将立法、司法部门对行政部门秘密机构的审查视为后者民主正当性的间 接来源,是因为前者本身直接暴露于公共审视之下。但如果仅仅由一个秘密委员会或者秘密法庭来审查秘密行政机构,而公众对前者的工作细节仍然毫不知 情,又怎么保证不是换汤不换药、保证两者不会同流合污呢?

爆料检举

看来制度上的各种安排,无论是政府透明度的提高、档案解密后的追责、还是国会与司法部门的监督审查,都无法完全有效地化解民主政治与政府秘密机构 活动之间的张力。因此,制度外的公众知情途径,对于两者之间的兼容平衡是不可或缺的。换言之,民主政治的运作,从逻辑上蕴含了秘密机构内部人士不 定时的爆料检举。
从历史上看,公众(甚至国会)对政府秘密机构活动的了解也确实绝大多数来自各式各样的爆料。最著名的莫过于1971年的“五角大楼文件”事件,丹 尼尔·艾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将政府在越南问题上犯下一连串政策失误并长期欺骗国会与公众的证据泄露给《纽约时报》等媒体,促成了越战的终结。而仅在最近几年,就有 罗素·泰斯对“恐怖分子监控计划”非法窃听的检举,布拉德利·曼宁(Bradley Manning)将大量外交机密档案泄露给“维基解密”,以及本次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对“棱镜”的曝光,等等。
但内部人员对秘密档案的爆料,本身又与国家安全的考量相冲突,因此也并非毫无争议。在这一点上,爆料行为与一般的“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有所不同:后者通过对恶法的公开抵制来表达自身政治立场,自愿为此付出法律代价,却并不牵累其它公众;而前者对国家机密的曝 光却有可能造成政府在外交、反恐等方面的失败,从而间接损害到公共利益。另一方面,对秘密机构的爆料也与一般的检举政府不当行为的做法有所不同: 在后一种情况中,各方证据有案可查,容易判断谁是谁非;而在前一种情况中,由于除非爆料者能够出示大量而切实的材料,否则公众很难判断其是否夸大 其辞、或是通过有选择地剪裁材料来诱导公众。
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秘密机构的爆料人基本无望在法律上得到与其它检举人一样的保护。1989年《检举人保护法案》(Whistleblower Protection Act)规定,联邦政府机构不得对检举政府不当行为的雇员在人事安排上施行打击报复。但该法案同时规定,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国防情报局 这些秘密机构的工作人员并不在保护范围之内(当然,本次“棱镜”事件的爆料人爱德华·斯诺登只是外包公司的员工,并非联邦政府本身的雇员,本来也 无权享受该法案的保护)。反过来,秘密机构的爆料人往往会面临相当严重的刑事指控。譬如对“维基解密”爆料人布拉德利·曼宁的审判,目前就在进行 之中。
民主政治中国家机密部门存在的必要性所导致的张力无法单靠制度来消除(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制度上的约束毫无意义),需要内部人士偶尔的爆料引发公共 关注与问责方能得到平衡。然而爆料人本身面临着巨大的道德风险与高昂的法律代价,并且这些风险与代价同样来自制度上的要求,因为政府无法在不陷入 自相矛盾的前提下鼓励来自秘密机构内部的爆料行为。既然如此,一个完备的民主理论就必须说明,如何能够在制度之外为爆料人提供合理的动机资源去面 对潜在风险和代价,使得通过内部爆料来平衡秘密机构权力的做法成为民主生活中一种可持续的机制。
这就意味着完备的民主理论不但需要关心民主政治的制度建设,还需要重视民主生活中作为动机资源的公民美德与公共文化。民主社会中对公民美德——比 如荣誉感、合理慎思的能力、对自由的重视与对权力滥用的警惕——的强调,并不是说任何人、任何时候都需要具备这些美德,也不是说在做任何判断或决 定时,这些美德都应该成为首要的动机,而只是说这些美德在若干时候、若干个体身上能够获得若干程度的呈现,对于民主政治的良好运作是不可或缺的。
另一方面,这些公民美德的持续存在与呈现,离不开民主生活中公共文化的支持。以对秘密机构的内部爆料为例,只有当公众清晰地意识到秘密机构滥权的 巨大威胁与爆料者所面临的困难抉择,并对后者体现出充分的理解与声援(这并不意味着公众必须赞同后者的观点)时,公权力对个体的威压才能得到一定 的抗衡,而未来可能的爆料者也不会因为前车之鉴而噤若寒蝉。理解这点之后便很容易看出,保守派评论员戴维·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孤独的泄密者〉(“The Solitary Leaker”)中对斯诺登“背叛基本的信任合作”、“破坏社会纽带”的种种指控,实在是本末倒置,荒谬至极。

附:以下是漫画家赫尔伯特·布洛克(Herbert Block)50年代为《华盛顿邮报》创作的两幅关于“国家机密”的插画。版权属于赫尔·布洛克基金会(Herb Block Foundation)。
(1956年7月25日)“你知不知道——你忘了给这份打字机带的订购单加盖‘机密’戳?”

(1957年3月13日)“唉呀,我们肯定把这事儿搞砸了。现在给它盖个什么戳比较好——‘机密’还是‘顶级机密’?”

Araby阿拉比2013-06-24 04:36:18 [举报]
问题就出在联邦政府security clearnance backgrond check系统之官僚、之低效、之管理混乱,其人员之缺乏基本知识、之indiffernt,就知道为啥秘密机构里很少具备博主所说的“美德”的人了。有 “荣誉感、合理慎思的能力、对自由的重视与对权力滥用的警惕”的人,很难在这个系统里生存下去。
来自Araby阿拉比的评论
Araby阿拉比2013-06-24 04:37:51 [举报]
忘了说:膜拜学习了,一如既往的高水准啊[浪小花-撒花]。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哦。
来自Araby阿拉比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06:04:20 [举报]
这个我还真不了解,你有近距离接触的一手经验分享不?// @Araby阿拉比 : 问题就出在联邦政府security clearnance backgrond check系统之官僚、之低效、之管理混乱,其人员之缺乏基本知识、之indiffernt。有“荣誉感、合理慎思的能力、对自由的重视与对权力滥用的警 惕”的人,很难在这个系统里生存下去。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06:07:47 [举报]
回复 @Araby阿拉比 : 谢谢,我会挺住的[-嘻嘻]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06:13:12 [举报]
从民主理论的角度看棱镜事件。请 @Tianlong_潜龙勿用 @慎事既心 @老杜找乐儿 @小小nopainkiller @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 @在远方写作 @仝宗锦 @bambi_lin @周保松 诸位批评[-呵呵]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Tianlong_潜龙勿用2013-06-24 06:17:44 [举报]
回复 @linsantu :我正在写一篇这样的文章~~侧重点主要是三权分立在国安领域怎么失灵的~~正好搬板凳学习学习~~
来自Tianlong_潜龙勿用的评论
Victor_Tianlong2013-06-24 06:20:23 [举报]
我记得2006年WP的Top Secret America有关于情报系统管理混乱的介绍
博主回复:2013-06-24 09:07:18
找到了,多谢
linsantu2013-06-24 06:20:43 [举报]
回复 @Tianlong_潜龙勿用 : 期待大作~~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破破的桥2013-06-24 07:26:42 [举报]
这篇是值得推荐的。标题起得不好被眼睛都看肿的小秘书错误加密了可惜。// @linsantu : 从民主理论角度看棱镜事件→http://t.cn/zHdBt6o [-话筒]
来自破破的桥的评论
破破的桥2013-06-24 07:47:44 [举报]
我的转发居然也被加密了,看来可以明确一点,这不是误加密,是确实不让大家按非政府口径谈了。
来自破破的桥的评论
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2013-06-24 08:50:59 [举报]
怎么一直加载中。。'[-挖鼻屎]
来自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08:53:15 [举报]
回复 @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 : 我马上做一个长微博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2013-06-24 08:53:57 [举报]
回复 @linsantu :艾特我呀[-嘻嘻]
来自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09:04:35 [举报]
:p 我主要是觉得他往厄瓜多尔这种地方跑太不靠谱了,美国再差,跟厄瓜多尔俄罗斯中国还是有本质区别的。为啥不去冰岛来着?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Nomilk2013-06-24 09:05:04 [举报]
[-good]
来自Nomilk的评论
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2013-06-24 09:09:55 [举报]
回复 @linsantu :很同意对美德的强调那段。你不可能在一个apolitical和毫无vultures的地方成功运行民主政治。
来自JohnnyTong假装是学者的评论
方蛇2013-06-24 09:18:38 [举报]
mark先 // @破破的桥 :转发微博
来自方蛇的评论
今日2013-06-24 09:19:54 [举报]
#棱镜门# 与政治民主。
来自今日的评论
小晴表妹2013-06-24 09:33:35 [举报]
这篇写得严谨清楚,谢谢!
来自小晴表妹的评论
吉大沧海一苏2013-06-24 09:35:25 [举报]
[-xkl转圈]// @何镇飚 : // @今日 : #棱镜门# 与政治民主。
来自吉大沧海一苏的评论
满子妈妈2013-06-24 09:35:33 [举报]
@Latte_l满满漫漫长路慢慢来
来自满子妈妈的评论
王成刚_cschap2013-06-24 09:35:56 [举报]
@风西碧月
来自王成刚_cschap的评论
丁门庆FanClub2013-06-24 09:37:59 [举报]
没换关键词又发了一遍~
来自丁门庆FanClub的评论
艾小笨狠开心2013-06-24 09:55:03 [举报]
// @破破的桥 :转发微博
来自艾小笨狠开心的评论
一点零三2013-06-24 09:55:14 [举报]
在“美德”这玩意能够定义和量化之前,谁有资格判定什么是恶法?麻烦定义个善恶值的最小单位来听听先?相对论证谁比较有“美德”,也许谁的拳头大 更容易比较出来吧?拳头大的人制定规则,不服去战就是。// @破破的桥 : 转发微博
来自一点零三的评论
Flavour_Pill2013-06-24 09:55:44 [举报]
一看到棱镜俩字就想到Treadstone…// @徐轶青 : 在民主理论层面,斯诺登事件基本上是无解的。唯愿美国民众能给他一些道义上的支持。
来自Flavour_Pill的评论
况欢2013-06-24 09:56:07 [举报]
这篇写得很不错呀
来自况欢的评论
Javacai蔡2013-06-24 09:58:54 [举报]
并非无解,而且这事儿跟民主也没有太大的关系,主要是和法治、宪政的关系。奥观海政府的所作所为,从一般法律的角度来说是完全站得住的,而且有国 会完全配合。唯一希望就是官司打到最高法院,能够根据宪法原则对反恐立法予以审查,扭转小布什以来的政府扩权趋势。但是斯诺登摆明了是不想回国 “殉道”
来自Javacai蔡的评论
billxuj2013-06-24 09:59:53 [举报]
好文。
来自billxuj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10:03:01 [举报]
回复 @Javacai蔡 : 以目前这个最高法院的人员构成,不帮着反恐扩权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指望审查。斯诺登如果能主动回国受审那真是英雄行为,不过这种事情也没法过多要求……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MonadC2013-06-24 10:06:29 [举报]
"自由民主政治"被安全议题瓦解。秘密机构和高科技形成有力的精英统治的工具,兼具法西斯色彩。"安全"转变为意识形态后,制度性讨论显得非常无 力。
来自MonadC的评论
新浪网友2013-06-24 10:10:08 [举报]

我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和男友的故事从一次晚会的邂逅开始的。经过半年的交往,我们更深入了。。。但谁想我男友以前有手。。淫的习惯,导致现在非 常不给力,那东西又短又小,还每次不超过两分钟,我刚刚有了感觉,他却熄火了,每次都不能满足我。我很是矛盾,想和他分手吧,但又舍不得,毕竟他 除了这个毛病之外,其他各方面都很优秀,最重要的是对我非常好。一次闺蜜叫我去她家玩,那时我顺便把我男友的短处给她说了,问她是不是该离开他。 闺蜜说:“这个是小事,你们在一起不容易,不要为这点小事放弃感情。这样吧,我告诉你一个秘方。我男友以前用过的。你回去打开淘宝网,在搜索栏里 面搜索♂.♂.♂ B69977685 ♂.♂.♂ B开头的那几个数字,别弄错了哦。弄一些回来给他用,另外亲密的时候也要经常鼓励他,给他自信,这样会事半功倍的。”在闺蜜家吃了晚饭,就急匆匆的回家, 按照她给的方法弄了一些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服用,他变得好厉害啊,每次几十分钟下不了,每次恨不得把我吃了,不过我还是真的好喜欢现在的他。 h5jhj36
新浪网友2013-06-24 10:11:38 [举报]

最近工作特别忙,身体感觉特累,以至于和老婆做那事变得短暂了,虽然老婆没给更多的抱怨,但是这让我一下子感觉很失望和不安,甚至有点掉面子,以 至于不敢做那事了。我才30刚出头,不会人生就此失去光彩。老同学看我最近状态很不对劲,就开解说:’其实吧,我以前跟你一样有过这样的遭遇,后 来也好了,而且现在做起来生龙活虎的。你只用在开淘宝网首页,在搜索栏里面输入 @wuyanming89 然后买几盒,服用几天的时间马上让你有效果,摆脱困境。‘于是,我就按他的方法弄了几盒过来,刚服用几天果然就感觉下面热乎乎的,浑身起劲,老婆也越来越 满意……我的经历告诉了我,身体健康太重要了,因为这个年代,男人是维系着爱情、婚姻、家庭的关键,莫等事情变严重了,失去了那就一辈子后悔 的……
每天稳赚80元的做法2013-06-24 10:12:11 [举报]
问候
星空飘渺2013-06-24 10:14:11 [举报]
好文章。// @煤火75 : // @破破的桥 :转发微博
来自星空飘渺的评论
新浪网友2013-06-24 10:14:48 [举报]
j1z

OMG,经过测试,2013年我的桃花运指数居然有98分~~~~。。。2013年是不是你的桃花年?你的Ta今年会不会出现?快来测测 吧~~~ 网站 t.℃n/zHgvLwx 【℃务必改字母c才能打开】

e7h3mp9r5vz1d9h
新浪网友2013-06-24 10:14:48 [举报]
x5b

OMG,经过测试,2013年我的桃花运指数居然有98分~~~~。。。2013年是不是你的桃花年?你的Ta今年会不会出现?快来测测 吧~~~ 网站 t.℃n/zHgvLwx 【℃务必改字母c才能打开】

g1l7nr5v1zd7h3l
新浪网友2013-06-24 10:16:57 [举报]
w

在现实生活中,女人绝对能比男人更疯狂!

本人男,32岁,未婚,大学文化,魁伟健壮(身高1.80米体重75公斤),自由职业者。本人以前曾经在一家大型房地产企业集团就职,窥得一些门 道,后来在父母和家人的资助下投资房产,现在坐拥商品房16套,商业门面7间,全是优良资产。由于空闲时间相对较多,而且女朋友去了国外,因此从 去年五一节以后开始网聊,从正规聊天发展成网络猎色,从一发不可收拾的艳遇中我发现了一个不容争议的事实:在现实社会中,女人绝对比男人更疯狂! 换句话说,相对成熟的女人对性愉悦的追求远甚于貌似强者的男人,男人实在是枉背了5000年“好色”的皮!根据我一年来的体会,作为一个男人,只 要你长得稍微端正,兜里有几个小钱,说话略带俏皮(就是她们常说的“幽默”),在这网
站 t.℃n/zH3iCys 【℃务必改字母c才能打开】上钓MM那基本上就是一帆风顺!剩下的就只需要你会打字和一副强健的体魄了。

sasuxa6fhdhlptxaei2mquycg8koswae4imquyc0gkos6waeimquyuyc2gkoswa8eimquy4cgkos

Piranhapirana2013-06-24 10:20:06 [举报]
说了半天,还得指望个人的良心道德,呵呵。制度并非万能,又要保密又要安全,很多时候就是个悖论。
来自Piranhapirana的评论
诗晗韵-2013-06-24 10:20:23 [举报]
转发微博
来自诗晗韵-的评论
___Cylinder___K2013-06-24 10:25:10 [举报]
搞笑 整个一大陆都是民主盲区怎么没人闹了
来自___Cylinder___K的评论
新浪网友2013-06-24 10:25:28 [举报]
家有近视儿女
女儿才13岁,但是已经是600度的高度近视了,每天看着她起床时动作笨拙地往鼻梁架起厚厚的眼镜,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和无奈。孩子的以后可怎么 办啊!!

为了她的视力问题,我和我老公用了很多办法,针灸,药物,按摩,各种仪器…可以试的方法我们都试了,我和我老公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孩子有时候会问 我说:“妈妈,为什么一定要治好?不治不行吗?”我对她说:“不治不行!你还小你不明白这对你的人生的影响有多大,有可能视力问题会对你未来的人 生道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你现在还不能够理解,但是妈妈理解,所以妈妈不能让你的人生有遗憾!我们一定可以治好的对不对!”女儿听后很受鼓舞, 但是我的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酸楚,因为经历了那么多次的失败,她的视力好好坏坏,尝试过的所以办法,根本无法让她的视力稳定下来,我自己也没把握到 底能治得好!

后来一次下班回家,老公突然就冲上来拉住我说,有救了,孩子的眼睛有救了!我被他搞糊涂了,问他怎么回事,然后他给我看了一份他同学给他的一份介绍,说他 的那位老同学的儿子就是用一种中药熏蒸疗法治好的,两眼都是1.2。知道我们正为孩子的视力问题烦恼,他就主动给我们提供了这些信息。
星期六我和老公持着怀疑的态度就去了这位同学家,就带他孩子到外边眼镜店测了一下孩子的视力,果真双眼视力都是1.2,我还是有点怀疑,这孩子原 来比我女儿近视时间长,近视程度深,有300多度。这么快就好了?同学看我半信半疑说,这个中药是一位老中医的祖传秘方,没效果的话,人家是不会 要钱的!我拉着老公说,那还等什么啊,我们快去看看吧!!

使用一个月视力从0.25提升到0.5,我逐渐有了信心,从第二个月严格按照这位中医的指导去做,女儿视力提升到了0.8,每次都有1-2个认不完,我和 老公激动万分,这次一定没有选错!三个月下来,我女儿的视力已经恢复到了1.0,都不敢想的结果,我总算对女儿的未来放心了,我们也尽到了作为父 母的责任了!
忘了告诉你,这个中药名是近视克星1号,我给女儿治疗时还没这个药名,是一位家长朋友用这个药治好了自己儿子的近视,就帮这位中医给这个药起了个 名字,好像还帮这位中医开了家淘宝店,在淘宝网上搜近视克星1号应该能找到吧。
刘822013-06-24 10:34:08 [举报]
都是以维护公共利益作为借口开始的
来自刘82的评论
新浪网友2013-06-24 10:44:18 [举报]
部人控制现象。随着企业自主AWVCztssmw

我是一名销售员,经常跑东跑西的。虽然经济上不错,可是,每天跑了那么多地方,感觉身体很累,老婆有时粘着我,我知道他 什么意思,可是太累了,鼓不起劲,每次都不能让她满足。干我们这行的都这样,可是我有一个同事确不一样,我和他问起这些事时,他没有保密,告诉了 我真相,原来他穿着能增强性。。功能的内裤,每天回去和老婆亲亲时并不会感到不能持久,他说你也买上几条吧,到 xp.gd/aBaa 就能找到。现在我也买了三条换着穿,一个月了,这几次老婆都比较满意,真得好好的感谢下我这位朋友。让我和妻子生活更加的和谐。

部人控制现象。随着企业自主AWVCztssmw
宛然一家2013-06-24 10:49:37 [举报]
“棱镜”计划后面,透视米国自由、权力、制衡的好文,墙烈推荐。 @龍隱路隱龍 // @tombkeeper : 完全赞同,推荐阅读。
来自宛然一家的评论
坚职在家工作2013-06-24 11:09:08 [举报]
在家上网兼职,也能帮你多一份收入,欢迎点击“坚职在家工作”
新浪网友2013-06-24 11:15:16 [举报]
美国哪儿有民主啦???
资本家会让你做主吗???
新浪网友2013-06-24 11:16:07 [举报]
美国其实是个【警察国家】。狠着呢。
新浪网友2013-06-24 11:24:53 [举报]
卡到苹果尽快发货的撒娇佛irgg

很多人都喜欢在网上交网友,可是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去交一个网友,那天,我哥们说,如果我请他吃饭,他就教我,我花了二百块请他吃了一顿自助餐, 他很神秘的给了我一网站 955.im/1f3 ,我明白了,原来他们在这里找的聊天MM还能和他们一起做那些和女朋友才能做事的。难怪他们那么HIGH。不过,我现在也能HIGH了。我还有一个相熟小 妹妹,每次她都会额外的为我做一些事情,200块请哥们吃饭没有白花啊。

密不可分高搜的家伙怕死人品好然后房间门口过ihdkdpgho
鹅米豆发2013-06-24 11:26:44 [举报]
前面说,由于国安、情报部门等机构的保密性质,使得常规监督手段失效。后面关于公民美德功能的描述,感觉和媒体监督、民间舆论的作用差不多,单凭 它们的力量肯定无法实现对保密机构的有效制衡和监督,爆料者的法律风险仍然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来自鹅米豆发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11:32:33 [举报]
回复 @鹅米豆发 : 可能是我表达不太明确,我觉得常规手段不是说完全失效,而是单靠常规手段是不够的,所以要结合上制度外的力量。媒体和民间舆论要发挥作用,必须有人先爆料 才行,所以后者在逻辑上要先于前者。不过这个确实也仍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所以最后是一个动态平衡,要靠人的力量去维持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鹅米豆发2013-06-24 11:42:52 [举报]
回复 @linsantu :嗯,剩下的问题是,美国的舆论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影响司法呢?或者说,舆论如何能够保护在程序上处于不利地位的爆料者呢?
来自鹅米豆发的评论
linsantu2013-06-24 11:46:17 [举报]
回复 @鹅米豆发 : 这恐怕得看舆论强弱和法院人员结构了。五角大楼文件事件,检方最后被迫撤诉。但是现在不是那个年代了,给维基解密泄密的曼宁估计就要重判,斯诺登如果回去 了也讨不了好。但是我觉得影响司法倒在其次,舆论支持主要是给个道义上的名分,让后来者没那么快退缩
来自linsantu的评论
尚美奶奶2013-06-24 11:49:00 [举报]
只是因为在白宫发了帖,诉说难解的冤情,就被湖南凤凰警方用电击器电击,而这正是多年黑势力迫害我的主要方式,不知是不是凤凰维稳的地方特色?昨 晚仍被我出租楼下电击……
哈勃深场2013-06-24 11:49:12 [举报]
自然保护区设置的围栏和电网的合理性存在争议,笼养的动物看得也异常兴奋。 // @龍隱路隱龍 : 好文[-good]如能籍此推进制度设计,即为【敏感词】自我修正能力又一实证… // @宛然一家 :”棱镜”计划后面,透视米国自由、权力、制衡的好文 // @tombkeeper : 完全赞同,推荐阅读
来自哈勃深场的评论
邵萍sh2013-06-24 11:50:01 [举报]
// @何镇飚 : // @今日 : #棱镜门# 与政治民主。
来自邵萍sh的评论
东方赢评论2013-06-24 11:50:02 [举报]

五评李总理答记者问。
为何扬邓抑毛?——以专制治党,以开放治国。

中国企业现都处在中低级阶段,高级发展形态是什么样?应怎么做?
——详见本人博客
新浪网友2013-06-24 12:13:52 [举报]
c

近2~3年来,我和20个女人滚过床单

本人身材相貌普通,学历高中,收入也低(一名普通的工人),从2010年至今拢共和二十个女人爱爱过(注:既不是嫖,也不是骗),其中有:博士生 两个,研究生五个,本科七个,本科以下六个!未婚的十七个,离婚的三个!处女四个,非处十六个,年龄都是在25~31岁的!首先说明白:本人只是 猎色,从没骗任何一个女人的一分钱!也没花过女人一分钱!为什么我这么容易泡妞?为什么我这么受女人欢迎?说出来笑死或气死你们!我就是有事没事 都上这网站 qwe.tw/95202 去猎艳

xhyb2fhmoswaeimq8uycgko4swaeim0quycg

k
aliciacx2013-06-24 12:20:02 [举报]
这季的新闻编辑室会讨论这件事,还是选择回避? // @仝宗锦 :棱镜事件的政治学角度分析。
来自aliciacx的评论
Felix-V032013-06-24 12:27:34 [举报]
// @仝宗锦 : 棱镜事件的政治学角度分析。
来自Felix-V03的评论
坐下再说2013-06-24 12:29:49 [举报]
沉甸甸的都是干货啊!
来自坐下再说的评论
王小渔在海边2013-06-24 12:31:06 [举报]
911之后美国立法和政府策略所引发的政府权力的扩大和滥用在西方讨论很多,不满的人更多。WikiLeaks事件更引发了新一轮的法律讨论。棱 镜事件是个升级版,因为这次美国政府针对的不再主要是外国人,而是美国人[-挖鼻屎]// @王俊秀 : // @仝宗锦 : 棱镜事件的政治学角度分析。
来自王小渔在海边的评论
卡冈都亚附小2013-06-24 12:38:30 [举报]
坚持自己的个人主义信念,质疑一切政府,自然会首先选择支持斯诺顿。至于什么职业道德说、专制国家得利说、危及反恐说、国际关系说。。。也都可以 用来权衡这一判断是否需要被推翻,但对于我来说,这一判断没有被推翻。我想问右派朋友的是,你们也是这样权衡的吗?
来自卡冈都亚附小的评论
新浪网友2013-06-24 12:39:53 [举报]

:∴★∵* * ☆.∴★∵*★·””☆°·””☆°
∴█████.☆.∵★∵∴☆·””☆°
☆█田█田█.* ☆.∴°··°.·””°∴★∵
∵█田█田█.★∵∴☆.★∵∴·””☆°
★█田█田█. °·★·””☆°. 同一个星空下★..*
∵█田█田█ °·””·””★°∴ 望著天空的星星雨* *
☆█████ ★””☆ 一起许下你我滴愿望 ﹌送給我所關心滴人﹌*

┏> 肩周炎 颈椎病 腰椎盘突出 关节 <┓
∞╬═→  ┏━━━━━━┓  ←═╬∞
∞╬═→  ┃请用普济堂贴┃  ←═╬∞
∞╬═→  ┗━━━━━━┛  ←═╬∞
┗> 炎 骨质增生 让她都不再犯不再疼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