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又是要看这部谎言大片《天安门》

看看谎言大片《天安门》的观众评论 谎言铺天盖地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764.html
立里:为什么说《天安门》是一部谎言大片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7534.html
王容芬论卡玛 https://lihliiposterous.wordpress.com/2012/10/25/166513620/

From: lihlii
Date: 2010/5/31
To: jrzl, lihlii-g <lihlii

客观个屁。它反应的是卡玛和戴晴的立场:无理性的学生遇到无理性的政府, 各打 五十的谎言,>@kamonka 该片除对柴玲的确又欠公正外还是较客观的,官方 网站 兼容并蓄各方面意见http://tsquare.tv/chinese/ @AprilZeng@jackzyf9:13 PM Feb 28th

这是《天安门》最主要的作用 >@lazyeo说实话,大学看完那片子几个宿舍的人都在说柴有问题……仅 从这个片子的角度来看很难不产生这种想法9:35 AM May 27th

我认为这是普遍传播的谎言大片《天安门》也起到的一大作用。它的定调是无理智的政府遇到无理智的学生,那“暴徒”更 加无理智了。>@laowu1989 这些年为什么很少提及全国的64抗暴群体?这是个 问 题。#64baotu12:27 PM May 26th

提几个问题就知道你有没有上当。 1 天安门广场上有没有开枪杀人? 2 有没有坦克压死学生? 3 谁组织了学生从广场撤退? 4 柴玲是否自己逃跑了? @jq_fu@aiww @Bigzui11:15 AM May 26th

@vanvan : 這位學長無話可說,最後勉勵我們去看紀錄片《天安門》 果然又是要看这部谎言大片。:) 关于这部片子中的谎言,推荐 封从德的书《天安门之争》,对于一些争议问题是一份重 要的 史料参考 尽管不是全景图式的历史。http://tr.im/j4xA9:10 PM Apr 17th, 2009 via web in reply to vanvan

@lihlii 这篇评论写得很透:“地獄裡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 現重 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http://tinyurl.com/c5eaeu12:55 PM Apr 17th, 2009 via web in reply to lihlii

星 期天晚上放电影,看完《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后给那群高三孩子放了一小时《天安门》,时间关系没放完,开 演后 心想 60年国庆之际此行为真有点……真有点适逢 其时。问了几个都耳闻过一点。反映有几种,一种说学生不够理性,一 种说 学生找死,一种说本觉得共产党挺操蛋没想到这么操 蛋。6:00 PM Sep 28th, 2009

贝壳罩
客觀不 等于 兩分法,各打五十大板 RT @lihlii: 录像是真的,但可以剪辑细致到几个字都要掐掉。:) 这还叫纪录片吗? 一个红卫兵出身,全家亲共的美国人,能拍出什么样“客观”的片子吗? >@winterschs 但是那段视频确是真的,不知你有没有看过天安门,很客观的记录片

January 3 from Twitter

这是动机问题,我说的是事实问题。动机我认为这样:她做那个片子,无非就是使劲兜售她和戴晴的观点:无理性 的政 府遇到无理性的学生,学生不懂民主,被利用,各打五十。我被她骗,无数人被骗,是事实。 >@aiww 她为什么要骗你呢?11:57 AM May 27th

建造一种看似中立的政治正确,而且目的达到了。 @lihlii: http://3.ly/SePM 动机我认为这样:她做那个片子,无 非就是使劲兜售她和戴晴的观点:无理性的政府遇到无理性的学生,学生不懂民主,被利用,各打五十。我被她 骗,无 数人被骗,是事实。 #8964about 8 hours ago via TweetDeck

lihlii: 这种伪中庸,伪客观,伪中立,是撒谎的常用技巧,俗称拉偏架,市井无赖打架时都会用的。 http://twitter.com/lihlii/statuses/2031837216

《中立 病》 逗死了,讽刺卡玛-心疼 的《天安门》 http://is.gd/bTHWk https://www.google.com/buzz/puff1984/Jua2tLpDKNQ/#1272934280692000

May 4 fr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laoyang945/statuses/13182659847
以前,出了个事儿,敏感,不让说 一个美国人,从小在中国长大的,得了中立病,她想:我得拍个片子 美国人的片子拍出来了,她认为段祺瑞是不对啦,刘和珍也未必好,总之要中立 <中立病http://is.gd/bPJ71> cc @puff198412:57 PM May 1st

http://twitter.com/PhilipsShiu/statuses/10524339964
中立病 中文 http://goo.gl/b33Q Illness of Neutrality English http://goo.gl/SB3b
5:22 PM Mar 15th

http://twitter.com/XKnow/statuses/10067826888
A有一个+100的观点,B有一个-100的观点,由于C没有能力去判断A和B的观点究竟分别有多少理性依据在其中, 于是他就保持0的观点,他认为这样就达到了所谓的客观。||有那么多中立病患者,難怪叫中國 #hk5 #Tibet #Taiwan
10:51 AM Mar 6th

http://twitter.com/XKnow/statuses/10108114016
中立病 http://goo.gl/b33Q http://www.douban.com/note/52938852/
6:47 AM Mar 7th

http://twitter.com/XKnow/statuses/11686491498
@darkloli 罹患中立病的中產階級是最討厭的群體,亟需 @wlixiong 所說的超越者,超脫階層局限。
9:14 AM Apr 6th via iTweet in reply to darkloli

Linchang Yang – 以前,出了个事儿,敏感,不让说
一个美国人,从小在中国长大的,得了中立病,她想:我得拍个片子
美国人的片子拍出来了,她认为段祺瑞是不对啦,刘和珍也未必好,总之要中立
国内的人千辛万苦下载到了,于是看,段祺瑞很丑恶,刘和珍形象也很丑恶
他想,美国人拍的,应该偏向刘和珍,所以我要在片子和段祺瑞间保持中立
于是他就更偏向段祺瑞了,而时常咒骂刘和珍把学生给煽动了
一个聪明的人看了他的博,心想,他都看美国人的片了,一定是偏向刘和珍啦,不行,我得在他和段祺瑞间保持中立
于是他就更更偏向段祺瑞了,他甚至怀疑刘和珍简直就是耍了个阴谋
后来很多聪明的人都知道了这个敏感的事儿
他们统一下来的版本是:很善良的段祺瑞被刘和珍忽悠,刘和珍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给被自杀了
但是香港人不这么认为
于是全国都笑话香港人傻逼坏了
——《中立病》http://www.douban.com/note/52938852/May 4

kenworker
實在很 不喜 歡「天下烏鴉一般黑」「兩黨一樣爛」、各打五十大板這種說法。明明爛的程度、方式、風格都不同,哪 裡會一樣爛?每一種爛法影響到的又是社會的哪一部份,更是應該抽絲剝繭;就算我們必須在很爛與普通爛中間 去 挑,那也沒辦法;總比一句話卸責,然後對任何事情都擺爛要好。

October 28, 2008 from Twitter

@chiaokovsky 捍卫自由就是要站在自由一边;难 道面 对捍卫自由的,和维护专制的,来个“中立”,给一点自由,保留一些专制,就是中立?各打五十大板,其 实就是专门打弱者的帮闲奴才的技法而已。November 14, 2008 fr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wandsea/statuses/1515675439
wandsea
香港大 学学 生会会长有关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言论引起校内部分同学不满,发起对其进行罢免行动。批 评当年的 北京学生领袖欠缺理性,并指责原学运领袖柴玲是“走佬(逃亡)学生领袖”。他认为如果当年学生 能和平解散,就 可以避免军事镇压,当局采取军事手段镇压是“有点问题”。

April 14, 2009 from Twitter

这就是很恶毒的基调。其实是当时形势越来越危急,因此学生领袖内部分歧也扩大,人人都认为自己的方式才是最 妥帖 的,争斗才非常激烈。 >@AprilZeng看了天安门确实给人感觉学生不理性 后面居然还有学生争抢风头 什么时候还搞这些4:28 PM Feb 28th via web

柴只是个道具,《天安门》是为了将她塑造成他们想要的样子,以证明他们的一套逻辑和立场:无理性的政府遇到无理性的学 生,学 生领袖造成屠杀 >@buluo89 天我没看过,我觉得没有必要看了,纠缠柴一句话没有意 义 @Edourdoo @aiwwabout 1 hour ago via web

我自己就是花了大量精力搜集资料阅读的,才发现被《天安门》骗了很久。何况那些只看了《天安门》,遇到64问题就推荐 《天 安门》的人了。这部谎言大片贻害殊深。 @Edourdoo@TianChaoRenabout 2 hours ago via web

#8964 由于侯德健的强硬“作证”并反驳“谎言”,我推测天安门广场也许确实没杀人,被骗了十几年。《天安门》用 很大篇 幅指责柴玲,吾尔开希撒谎,其实是错误的传 闻。退一步说,即便他们撒谎,是他们的谎言导致屠杀吗?这问题很 重要 吗?因为传闻的错误可以否认屠杀吗? @aiww @dre_jabout 6 hours ago via web

柴玲的问题是个人得失?!《天安门》是一个讲述个人恩怨是非的片子? >@laowu1989 柴玲的个人得失1:23 PM May 26th

#8964 柴玲和《天安门》的问题绝非什么“个别人的得失恩怨”,而是对整个学生运动的评价问题。《天安门》的立场 是:无 理智的政府遇到无理智的学生 >@laowu1989 个别民运人士的得失恩怨在64死难者及家属面前、在 判高刑的暴徒面前,算个屁 @aiww @noooo000012:24 PM May 26th

我近来的感受是,学生领袖再有错误,都没有刘晓波等四君子,戴晴等人,王军涛等知识分子的错误大。:) 《天安门》把后者塑造成有反思力的人,而把学生说成是“无理性的政府遇到了无理性的学生”,这就是这部影片要说的话。 >@coroll 学生领袖们肯定还有许多错误12:02 PM Jan 3rd via web

其次对刘晓波的不满是《天安门》纪录片中和戴晴类似的观点,认为是无理性的政府遇到无理性的学生。这根本是胡乱栽赃。我 看学生非常理性。不理性的是那几个跪求派知识分子。方励之,于浩成就不是跪求派,虽然都曾是体制内。 @yancaiweimei @wifarm@baozuitun9:02 PM Dec 22nd, 2009

@zhuanwan 陈一谔是中共派遣在香港控制学生会的走狗,其发言不 是言 论,更谈不上自由,而是职务行为。http://tr.im/j28D12:30 PM Apr 17th, 2009 via Echofon in reply to zhuanwan

这一点都不重要。《天安门》解说词就是她读的。你听听就知道了。:) 她就是个拿美国护照的中共国人而已。:) 但国籍或者归化程度说明不了问题。美国人里狗奴才也多得是。>@buluo89 卡玛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 @liubinyan10:24 AM May 27th via web

http://friendfeed.com/isaac/876e9637/20-windows-live
isaac “六•四”天安门事件20 周年纪念白皮书 – Windows Live –http://neowan83.spaces.live.com/Blog...
March 23, 2009

知识份子的意识形态包括潜意识形态都应该定期清理,清洗。任何一次历史事件,气血和平的,血气飞溅的,都有个中“信 符”的 理由。好听一些的叫理性逻辑,难 听些叫条框教条,意识中的这些人工斧迹多了,返璞归真就难了— 理性一多,灵性就少 了,逻辑一多,自私就免不了,更 不要说天真天良!关于“六四”,留待 后人评说吧! – blogosphere3observer

http://twitter.com/santonin/statuses/4330446867
虎跳匣
RT @ranyunfei: 对天安门事件需要这样的反思,需要更为深邃理性的探索,这是值得一读的好文。“茉莉:卡玛: 两边的车都冲着我撞过来” http://blog.dwnews.com/…

September 24 from Twitter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85aacc223ea0439b/bf98f860fe723899

主题: 地獄裡最熾 熱之 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陳一諤][六四]
日期: 2009年4月17日 下午8:14

Via: http://twitter.com/vanvan/status/1541147714
@lihlii 这篇评论写得很透:“地獄裡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 人。” http://tinyurl.com/c5eaeu

http://tswtsw.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15.html
Ticklish

Name: TSW,或鄧小樺
Location: Hong Kong
笑容泛濫,態度激烈,傾向極端,經常改變主意。

不要總體化、不要簡單化、不要阻擋他的步伐、不要使軌跡凝固不變、不要追求某種優勢、不要抹殺事物也不 要抹 平,尤其不要做自私的打算,不要據為己有或重新 據為己有(即使是通過那種名為拒絕而實為打算借 此達到重新 據為己有之目的的悖論形式)、不要佔用過去和現在從來都不可能據為已有的東西。 ——雅克.德里達,於路易.阿圖塞喪禮上的發言。

4/15/2009
可以繼續不斷重述六四事件,但不用再支持陳一諤了 雖然只是很少數的文章,但看到某些文章要跳出來「支持陳一諤」或者「反對圍剿陳一諤」,我都奇怪,力 氣不是更適宜用在別的地方嗎?

在 香港,很奇怪,有種招數好像是一直奏效的,那就是口稱自己理性、要求討論,然後講盡偏頗歧視非理性無邏輯 的 話,自然便會有些人走出來支持。我懷疑有時我們 的理解能力是不是這麼低,不能通盤全面去理解 話裡到底 是什麼意思、說話的人居心如何,而只聽自己想聽的部分。陳一諤的花言巧語就是為這種人打造的。我 只分 析其中一句廢話:

「同一條屍體有人話係解放軍,同一條屍體又有人話佢係平民,究竟嗰條屍體佢係解放軍定係平民呢?我哋唔知道,但 係我哋知道一樣嘢,我哋可以透過討論,可以 透過去了解,去明白到究竟邊一方面係有理據嘅。」(陳一諤在論壇 上的 發言,不track back了)

這 一句是典.型.的.廢.話。屍體是解放軍還是平民,這是一個有關事實的陳述,fact毋待討論。比如我生 於哪 一年,根本不能通過「討論」去得知,你想知的 話直接問我就好了。六四有沒有死人、死了多少人?當 年紅 十字會從各家醫院收集到的死亡數字是三千人,被指估計保守。他只是利用排比句去增強氣勢,利用「討 論」、「了解」、「理據」這些空洞的sound bite,到最後,他提出的方法根本解決不了他自己提出來的 問 題,他要麼是邏輯糟到不知自己在說什麼,要麼就是根本不是想去弄清任何東西,所謂「討論」、 「了解」永遠是虛托,他只是想把「死的到底是解放軍還是平民」這個荒謬的問題放到大家的腦海裡。對於以軍隊開槍用坦克屠殺愛國的平民這麼是非分 明的 事,竟然可以有那麼一刻動搖:「壓 死的是解放軍還是民眾?」這已經是立了超現實的大功了。這種人 年年月月都 會來抽六四的水,抽那些死去了的孩子、學生、工人、老人的水。大概 日後自有論功行賞的時候。

然 後你要從這麼基本無聊的起點去和他拗:「雖然呢,解放軍同民眾都有死傷之可能,但係呢,解放軍 荷槍 實彈又有幾十架坦克而且用左會體內爆炸的薩姆彈,兼且夜 間入城攻民眾之不備,而且實在又好多鏡頭影到中彈的民眾,所以照常理估計,應該係平民死傷多好多喎!」黐線這 不是 常識嗎。一個大學生扮成小學生來刁難你, 你仲要覺得佢好正常?那你就是把自己也變成小學生。

這是為了理性辯論嗎?當然不是。就算今日有位邏輯清楚文字淺顯德高望重的人,把六四最 基本的理據都講一次,把當年的事實都羅列一次,明年這些人還是會扮成「普通不關心六四」或者「要求理性討論」的 樣子,重複一次這堆話。六四二十年,每年都 有這種扮理性的小丑,每年都會有好心有耐性的人把最基本的東西說 一 次。下年又重複。目的不是為了理性辯論,只是為了拖六四後腿,把關於六四的思考拖拉在最 表層的地方。

陳一諤的自辯全文,就是充滿了一堆似是而非的排比句,一股丹心照汗青的語調,老實說有一點點作嘔的八股文體。有 句老話:讀聖賢書,所為何事?幸好陳一諤的 文章還不是真的寫得好,否則我一定氣憤得流淚:文字不可以這樣被 人利 用,去為殺人的政權塗脂抹粉。

不 一一拆穿這種牛皮,是因為我們不願浪費時間去處理沒價值的文字。1997年,我搞學生報到書院宿舍諮詢,已 經有個學長作語重心長狀勸我們「是時候可以冷靜 理性地討論六四了」,我們問,你的理性論點是什麼呢?他說,「學 生領袖也是人,會犯錯,不用崇拜他們。」我們詫異,誰崇拜過他們?誰以為他們沒錯?92年 已經有《鏗鏘集》報導過他們現在都下海賺錢、只關心自己了啊——而誰還會以 為八九六四是只繫於幾個學生領袖的成敗呢?我們現在要追討的,是無名者的性命;要正名的,是理想、批判、 反貪 污、人民自主的精神嘛。這位學長無話可說,最後勉勵我們去看紀錄片《天安 門》,我們 失笑——上學生報討論六四,第一件活動就是看《天安門》啊,這是入門式。許多口稱「重新討論」、 「理 性」的論調,如果不是居心不良,就是水平太低。

陳 一諤要把六四放入「愛國」脈絡底下;六四固然是愛國,就像五四運動是愛國運動一樣。然而你看看香港如今的 國情 教育,把五四的意義放窄至內容空虛的「愛 國」,不談新文化運動,不談德先生,不談反帝制,不談青年精神—— 這根本是抹殺歷史啊。民族主義教育,是 在90年代中中國正式轉型為消費型社會後,用以縫 合整個國家意識型態真空的概念;「中國經濟成就」去代替六 四責任的討論,這整套話語是由哪些人鼓吹出來?親 建制民族主義中國知識份子;目的是什麼?穩定現 有政權的統治。如果真是不關心六四的新一代,他們根本不會用這套 話語去解釋現實,這個上豆瓣一看就知道。這 個不是普通年輕人。是香港人政治覺悟太低,連陳 一諤動用怎樣的政治語言都分析不了,以為他只是個喜愛質疑的 年輕人,只聽到他那些「我們要理性冷靜」的 門面話,就覺得要支持它。這真是叫人痛心的善良。

“The hottest places in hell are reserved for those who in times of great moral crises maintain their neutrality.” Dante Alighieri

「地獄裡 最熾熱之處,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 要保持中立的人。」但丁《神曲》
posted by TSW,或鄧小樺 @ 4/15/2009 02:57:00 PM

At 4/15/2009 07:39: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別妖魔化了好嗎。有什麼證據證明陳「不是」普通年青人,那他是什麼?中共化身?現在最恐怖的是全世界假設 佢係 中共間諜,完全不考慮他只可能是真相面前稍為 猶豫、過份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這種抹殺其主體性 的製造假想 敵過程不免暴力,更與大眾媒體為製造議題簡化事實的慣技產生共謀 – 突然「蘋果」又好可信喇woh原來。就算你看你video,都不免因傳媒的角度先入為主。崇拜理性的未必只是有權 勢權 者,Harbemas不也提倡 intersubjective communicative reason?我反對把陳標籤和幻想成當權者的一份子,這只是一個社會輕易消滅他者的方法。請你在反暴 力的 時候反思陳或他這一代可能受到的家長式暴力。一 邊反64一邊被迫參加國情交流很好受嗎?陳究竟是受害者為 是妳所幻想 成的加害者?把一個大學一年級生想像成比他個人更龐大的國家機器,繼而嬲怒發狂,真不 知道是誰不公道。後結構主義就是永久地質疑黑白二分,突然妳又絕對地說「黑白分明」,我真係唔知你係真唔知定假唔 知,你 又跟derrida說「從不把不能 據為已有的東西據為己有」,選擇性解構不就是把解構「據為已有」, 鐘意就用鐘意就 唔用?

At 4/15/2009 08:20: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昨天太陽從東方升起是真確事實,這是黑與白。
平民和學生被屠殺亦都是真確事實,黑白分明。

A1

At 4/16/2009 12:28: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真係忍唔到要出聲……

小樺有說陳「『不是』普通年青人」嗎(還有你用引號括住「不是」又有甚麼特殊意思)?有說他是「中共化 身」、 「中共間諜」、「有權勢權者」……嗎?這算不 算是一堆稻草人?

或著就衝著她一句「大概日後自有論功行賞的時候」,但難道一定要「不是」普通年青人才可能從這 種發 言得到個人利益嗎?

獨裁者的權力、所謂的「國家機器」(whatever that means),不是平空爆出來的,而是 需要 很多普通人有意或無意或無奈的合作才能成就。在香港這種社會,怕且很難找到單純的受害者、或單純的加害者 了,難 道我們就因而無法鞭撻加害者(有意或無意或無奈)本人作為加害者的角色?或者每次批 評加害者都必須講講加害 者其實在另一方面也是受害者、即使其受害一面完 全不能justify甚至explain其加害的一面?

Ivy ST

At 4/16/2009 12:52: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oh,澄清:我的理解是,小樺的「不是普通年青人」是指陳不單是時下不關心政治的犬儒青年人;「『不是』普 通年青人」=「中共化身」、「中共間諜」、「有 權勢權者」……(雖然我不明白為何引號括「不是」而非「普通」)
~Ivy

At 4/16/2009 01:13: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力氣不是更適宜用在別的地方嗎”, 簡直是全文的重心,教人安心….

想起有些教練教小朋友,無論如何,都是果句:thank you boy!

dbdb

At 4/16/2009 02:16:00 AM,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第一位匿名者的留言就是「令人痛心的善良」。「一邊反64一邊被迫參加國情交流很好受嗎?」你很熟悉陳一 諤?設 身處地地替人幻想到這個地步,就像人看電視 劇看得太投入。

我根本沒有看過蘋果裡對陳一諤的報導和起底。我對他的評斷是純粹就個人理性、處世經驗,當然最重要的,是 他所操持的「理由」是出自於何種政治話語的脈絡。 對此的分析,見於原文最後一段。有些話是套話,就像街頭做問卷 調查 的人說「先生可唔可以阻你幾分鐘」,你就應該知道他是做問卷,而不是真的有問題想問你。 是不是香港人因為太不熟悉政治話語,以致會認不出政治機器的術語。如果有人不去通過閱讀和分析來認識中 國當 代民族主義教育的整個手段和背景,堅持要用一種 電視劇式的同情心去為陳一諤護航,我也無意浪費唇舌。

中共在香港培養自己的喉舌、爭逐主流意識型態,是從四十年代以來就有的,「土共間諜」只是一個感官性修 辭,記 得曾德成上任說什麼?他說「存在先於意識」。 你以為左報、左校是幹什麼的?以前「土共間諜」會遭生命威脅,現在阿爺 照住水喉又大選舉又有鐵票,大 把人西裝骨骨地說著超越道德底線的話。

我斬釘截鐵地說一句:陳一諤不可能是「真相面前稍為猶豫、過份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他要麼是邏輯糟到不 知自 己在說什麼,要麼就是根本不是想去弄清任何東 西,所謂「討論」、「了解」永遠是虛托,他只是想把「死 的到 底是解放軍還是平民」之類荒謬的問題放到大家的腦海裡,只要稍微動搖一下,他都是立了超現實的 大功。我攻擊的不是陳一諤這個人,而是過去現在將來的扮成理性質疑的為政權塗脂抹粉的機會主義者。陳一 諤根 本是一種生態。

「把一個大學一年級生想像成比他個人更龐大的國家機器」,先糾正修辭上的錯誤:我的意思是,一 個大 學一年級生可以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這一點不奇怪吧。 如果真的有人覺得,一個大學生會質疑軍隊入城開槍 無數大量手 無寸鐵的平民中彈之後街上的屍體是軍人還是平民,比一個大學生由於政治或其它方面的野心和 利益 而替統治政權做爛頭卒更可信,那麼我真的不知道,誰比較不信任陳一諤的腦筋。

另外,德里達也不會否則如納粹暴行這樣的重大道德暴行(不過請不要再亂解「據為己有」)。陳一諤要把六四 的 「本質」定義為「愛國主義運動」,解構主義者們 要反對的應該是這種抹殺歷史的本質主義父權語言兼國家暴力。也 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哈貝馬斯,我已經看夠他在香港如何被保守派用來延遲應有的道德判斷和行動。 解構主義(後結構主義一般不以德里達做代表)是用來穿越修辭幻象的,而不是讓我們受騙子迷惑的。德里達 晚年 捱著腸癌做了很多事情,請不要把他變成自己犬儒 的藉口。

這個問題不值得花很多時間,如果沒有新論點,我不再回應。

At 4/16/2009 08:05: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過份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是廢話。

過份崇拜理性是不理性,抑是理性,「不理性」和「理性」,兩者自相矛盾,一定是謬誤。

若陳一諤真的理性,為甚麼在大學論壇和電台發言,依舊對部份問題的意見,轉彎抹角。這種遊花園式發言,肯 定不是肯面對真相的人所為。

~ TD

At 4/16/2009 04:12: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This is rubbish.

At 4/16/2009 10:38: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有人向你說「先生可唔可以阻你幾分鐘」不一定是做問卷也可以是心懷善意的傳福音;不解構自已的「常識」, 必定釋出種種暴力的惡意。依靠各種定形來幻想世界 雖快捷慳腦但很多種族暴力應運而生,這個時候解構主義有助提高 驚覺 但妳沒有,妳依然堅持把陳等同中共又何嘗不是種行動主義式的魯莽和本質主義的定性。我的 確和陳傾過偈,我不了解他有冇後台,現在大家都把他說成「共狗」,我只想到陳水扁之流的口水式恐共煽動。

妳說「陳一諤根本是一種生態」,不就是不把他當「人」?這未免不太人道,甚至錯誤,這是人道常 識不 是肥皂劇鼓吹的廉假同情。妳本來就不應該「斬釘截鐵」地 假設陳在為某國家機器服務,妳可以「相信」但 請妳 別說這是理性妳純綷在估估下依賴社會共識囉唔該。不理性跟本不是罪但妳為什麼說妳自已在使用理性呢?理性 本來就建基於不理性,這種解構主義的基本常識我想不到要在這裡重覆,我更不想回應另一位 Anonymous 指出的「邏輯謬誤」。要用邏輯統治世界的話相信 不少沒有邏輯的人都要死,這是不人道的。另 外為什麼人不能 轉彎抹角呢世界本來就多彎多角,等如在問「你愛唔愛我呀」「要錢要命」之類的威脅性問題,站在文 學及哲學甚至歷史的角度上來講,要求簡單易明的答案根本不合理甚正低級。

然後請妳別把德理達「據為已有」因為妳跟本沒資格批評人亂解,妳跟本連解構、廷異、作者已死等導讀級慨念 都讀 不懂,拿著理論武器攻繫他人不反省自已,更大 機會的是,妳熟讀理論卻惡意及故意地拋棄解構最重 要的慨念為 求達到妳以為正義的目的。妳可以說妳比較相信的妳自已的解讀,但以為自已「對」人家「錯」 (而且還要是極權地「斬釘截鐵」) 這不但不是解構更遺背解構。又或者乾脆承認妳在此放棄解構,為什麼誠實都這樣 艱 難?

我實在不管回應不回應,我就是要某些人面對他自已不能面對的自已。

At 4/16/2009 10:57:00 PM, Anonymous HKU Student said…

你是哪裡來的小鬼頭? 說話怎麼不清不楚、語無倫次的?

你有參加過中五的中文會考嗎?

At 4/17/2009 09:31: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首先抱歉寫上一個回應時朝早未瞓醒,語焉不詳思路混亂,但更不幸的是我的回應引出你更加九唔搭八的回應。

我只希望你明白,借陳一諤的行徑去分析一種現象,不等如將陳「非人化」甚麼,because the whole criticism is not *about* him per se。陳真正內心的動機、信念甚至私生活無人可知,批判他的行徑(以至媒體上的形象)不是攻擊他個人(因 為 沒有人知道他個人是怎麼)。你抗議說人們應該將 他看成一個*人*,即是out of principle of charity要事事假設這個人有good intention,要支持他的「猶豫、理性」,要將他的行徑 construe成innocent,要體諒他的bait & switch;但那是本末倒置兼於事無補的,because it’s not about him to begin with。

陳的行徑在客觀上的確有bait & switch的效果,而這bait & switch又的確服膺某種政治利益,那我們不能因為他在其他方面可能受壓逼就不去批判。譬如你不能因 為美 國白人女性為父權主義所壓,而不去批判她們的種 族歧視問題,更不應該認定,批判她們某些行徑就等如批判、否 定弱勢者 ——這個社會不是一刀切開一邊Same一邊Other的。

讓太多體諒、太多簡化去窒礙批判,恐怕是一種鄉愿。我以為,要理解這道理,不用拋太多書包。

Ivy

At 4/17/2009 04:15:00 PM, Blogger TSW,或鄧小樺 said…

對於那位長篇大論的匿名留言者,抱歉我整天沒睡,以下的批評會有點辛辣。

簡單來說,你急於使用自己學習得來的術語和理論脈絡,同時昧於分析實際政治形態,迫不及待地尋找自己心目 中的 「弱勢」和「中心」來保護及攻擊。你的話語是 學術修辭,而核心是一種電視劇式的同情心迸發。因 為我實在沒 聽過有什麼解構主義的分析結果是「這個人是個獨特的個體」這麼粗淺的。

「共狗」的煽動性修辭當然令人過敏,本人並沒有使用這種情緒化修辭(「陳一諤是一種生態」等於「將 陳非人化」,這種套用露出了以解構為名的簡單上綱上線, 滑稽得令人痛心。理據見ivyst 留言,不贅。)以解放軍的死亡來代替平民的死亡,這是1989年袁木動用的修辭術,中共沿用至今,這樣都認不出,看 來我們的認識基礎差異太大。如果有人指 出陳一諤的話語脈絡及邏輯根據是完全屬於中共官方邏輯,而你只能聯想到台 灣的 陳水扁,那麼我只能說,你對於四十年代以來中共在香港怎樣做政治動員和埋伏工 作,是一無所知。左派學校及組織的教育工作、以金錢為後盾、大量所謂認識祖國實為的宣傳的國內交流、愛 國商 人對香港傳媒的操控、民建聯青年派的鐵票、中央 在經濟的後盾,這些不是國家機器是什麼?左派政黨的青年梯 隊是如何形 勢大好後台強硬,選舉的情勢不是一目了然嗎?鍾港武在論壇上撕破臉替李慧琼罵人,不怕 破壞形象,難道只是因為他個人的個性?沒有補償他會這樣做?葉劉的選票為何齊齊整整和曾珏成的都是六萬?葉 劉難道不是一個撕破臉而後得到補償的先例,難道 這沒有鼓勵後進?這還不是一種生態?

很有趣,你指責說我「極權地『斬釘截鐵』」——其實我自己說話,要說得斬釘截鐵,那也是,我自 己極 權地控制我自己的說話態度而已。你明白嗎?如果一個人要 連別人說話斬釘截鐵都要評為「極權」,這種態度本 身真是極權 得好誇張。不過我知你是無心的。這種指控是基於過份誇張的上綱而浮現出來的理論惰性。

理論除了是信念之外,它基本上還是工具,有自己的一套框架邏輯。它的解釋力是有限的。正如你慷慨陳詞,最 大的 指控不過就是「鄧小樺根本不懂解構主義,或鄧 小樺為心目中的正義而拋棄解構主義」而已。那又算得了什麼呢?我 只要改走blog heading那段話,你的攻擊就全然無所根據了。你明白嗎?你這種由理論術語遮掩的純粹基於與陳 一諤真人對話而產生的私人同情而發動的對他人之攻擊,對 於現實是何等無力。你要一生當一個解構主義的警察,來 將解構主義據為己有?是不是因為你還未讀到對解構主義的有力批判,所以你不能超越它的局限,因此只能 到處找人互相拋擲虛空?其實我原文連「黑白分明」這個詞都沒有,而你一定要先假設我這樣說過,你整套「鋤強扶弱」的 邏輯才能開始啟動。但這個啟動本身太粗 疏,首先你對修辭的分析未免過於粗淺,更重要的是你根本沒有辦法進入具體 話語 和歷史現實的脈絡分析,所謂的解構就變成滑稽的捉字蚤。你要說「現實只是一種 想像的建構」?你話係就係呀?你的分析和基礎在哪裡?別把解構主義淺薄化。

(「共狗」、「共諜」、「黑白分明」我都沒有說過,倒是陳一諤口口聲聲說到「八九六四的本質是愛國主義運 動」,對於這種赤裸裸的本質主義民族主義父權語 言,你站在解構主義立場如何回應?從基本功做起吧,請 解構 一次來聽聽。)

「我就是要某些人面對他自已不能面對的自已」——好一付心靈導師的樣子,什麼解構主義讀到你咁自大?我 感謝你一心幫助我面對自我,鄙人不敢怠慢;不過你面 對一下自己對政治形勢的無知,會較有益於蒼生。

好好讀書,希望有天在更有意義的場合遇到你。

At 4/18/2009 01:18: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To: TSW

要好好讀書的該是你吧?只懂運用一點點點的文字技巧,內容卻寫得一塌糊塗,就學人寫Blog了?

At 4/18/2009 02:11:00 AM, Anonymous 青年個體乙 said…

終於摔下理論的外衣,坦然謾罵了,是不是覺得很舒泰啊?

日期: 2009年4月17日 下午8:22

: 92年已經有《鏗鏘集》報導過他們現在都下海賺錢、只關心自己了啊

这个本身就是谎言。他们已经成功地欺骗了你。:) 这就是陈一谔这些无数奴才走 狗所起的作用,在各处发起谎言,让你猝不及防,居 然在驳斥一个谎言的时候,就 接受了另一个谎言。:)

日期: 2009年4月17日 下午8:58

: 這位學長無話可說,最後勉勵我們去看紀錄片《天安門》

果然又是要看这部谎言大片。:) 关于这部片子中的谎言,推荐 封从德的书《天安门之争》[2],对于一些争议问 题是 一份重要的史料参考。尽管不是全景图式的历史。帖子[2]有这本书的 chm 附件。

如今这批人很成功地借助新闻言论封锁,彻底把持了国内外知识分子在和专制合流后的自我欺骗逻辑[4]。非 常 流行,
号称“反思”。:)

参考:

  1. 立里: 反正总有泼粪的方法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bc7208af63b6b0fe
  2. 封从德的书《天安门之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5a8adcc2c787de0f
  3. 民运精英是怎么产生的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acc837527f8f8970
  4. Carsten A. Holz: 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都被收买了吗?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e8ff7c075d861fc6

At 4/18/2009 05:45:00 AM, Anonymous said…

大家還有興趣的話請放下偏見完整地聽一聽這段民間電台卑鄙的錄音。聽罷只令我更相信陳是個過份天真和理想的愛國主義者,而 且有時的確語無倫次,但絕非什麼 國家機器的玩偶。不過沒興趣的大可作罷,繼續你們的stereotype和道德恐 慌,enjoy your enjoyment (in Zizek’s sense)。

平時就學人反思媒體暴力,今次自已參與暴力卻樂此不彼,民間電台在此的惡行足以証之。

至於tsw對我的提問,我想我沒有時間回答,沒什麼好糾纏的,反正這已是我一直以來第無數次質疑妳某些「斬釘截鐵」的看 法,而 妳還要懷疑我不懂基本的理論,那無話可說。我的確要回去好好讀書,已經學期尾,謝謝敦促。

At 4/18/2009 05:52:00 AM, 立里 said…
: 大家還有興趣的話請放下偏見完整地聽一聽這段民間電台卑鄙的錄音。

听罢我更认定了陈一谔是中共谎言走狗奴才。你这种辩护方式同样是走狗奴才,你何必匿名?你怕什么?

At 4/18/2009 11:29:00 AM, 青年個體乙 said…
受夠了。

其實Anoymous是不是沒有分析具體處境的能力?從頭到尾,Anoymous都沒有分析過陳一諤的「任何」言行(倒 是不斷用引號來虛擬tsw的話), 只是在理論與想像裡亂鑽。至於tsw對陳一諤言論的修辭分析、社會語境分析以至對你的 反 駁,Anoymous從頭到 尾都沒有回應過。你只是把你的同情心與 你所理解的解構精神展示了一遍。

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Anoymous從頭到尾都擺出牧師詰問叛教者的姿態:點解你背叛/誤解解構精神?我用牧 師與 叛教者的關係為喻,不單基於你對解構精神的信賴(信仰?),也因為你劈頭就擺出教訓而非討論的姿態。於 是,你 後來說出以下胡話,也就不足為奇了:

“我想我沒有時間回答,沒什麼好糾纏的,反正這已是我一直以來第無數次質疑妳某些「斬釘截鐵」的看法,而妳還要 懷疑 我不懂基本的理論,那無話可說。”

言下之意,由於你質疑了對方,對方的質疑你就不用理了?(「反正」與「而你還要」這用詞尤堪玩味)先發制人,好 便宜 的戰略啊。你究竟有沒有意識到,你第一 句留言「別妖魔化了好嗎」也是斬釘截鐵的──它是一個問句,但同時判定了 tsw把陳一 諤「妖魔化」。我不會怪你斬釘截鐵,我 只關心你的論據能否支撐你的斬 釘截鐵。

其實我不以為tsw詰問你的只限理論,至少還包括了雙重標準吧。如果你忘了,我重貼一遍:

“「共狗」、「共諜」、「黑白分明」我都沒有說過,倒是陳一諤口口聲聲說到「八九六四的本質是愛國主義運動」,對 於 這種赤裸裸的本質主義民族主義父權語言,你站在解構主義立場如何回應?從基本功做起吧,請解構一次來聽 聽。”

這裡要求的不只是理論的逞示,還有標準的統一 ──對,正如你不斷要求tsw所做的。

民間電台的錄音當然值得細聽,但它作為證據還是需要進一步解釋的。有人聽了後認為他太笨,但足見真誠;也有人聽 了後 更覺他左得可疑。如果你覺得這根本是明 擺著的證據,那大抵也不用著如此著跡地呼籲大家「放下偏見」──如果一開始 就便沒有 「偏見」,怎樣「放下」?如果我 聽了後還是覺得陳一諤可疑,那是不是證 明了我果然有偏見?

當然,我必須斬釘截鐵地指出:以上意見全屬我的偏見。

At 4/18/2009 11:31:00 AM, 迪迪尋瘋 said…
港大六四論壇 實況 1

港大六四論壇 實況 2

港大六四論壇 實況 3

這幾段片比民間電台那段要清楚。

At 4/18/2009 12:36:00 PM, 方潤 said…
純粹來拍掌。雖然不應該搞批鬥,但一個人居心如此明顯我們也要欺騙自己,這就真是可憐兼可厭。

At 4/18/2009 01:36:00 PM, B said…
沒有了解構主義,某人的留言就短了很多。

At 4/18/2009 02:05:00 PM, TSW,或鄧小樺 said…
多謝各位。

立里,我尊重你的工作,但我個人並不同意動輒使用「走狗奴才」這種修辭。那位解構主義同學(及其質疑我不自量力 學人 寫blog的盟友),只是同情心迸發兼讀書有閒餘路過一下而已。我們應該擁有去除「走狗」等修辭都仍然可 以討論的話 語能力。

At 4/18/2009 03:43:00 PM, Derek said…
無可否認,陳一諤這種廢話的而且確能夠動搖到部分人對六四的看法,尤其是八九年後出生的一代。

希望港大成功罷免佢。

At 4/18/2009 06:36:00 PM, Anonymous said…
首先此anonymous不同anonymous,他/她也不是我的盟友,但有些人就是喜歡綑梆不同個體從而製 造假 想敵,這我阻止不了。

如果單單說64是「愛國運動」就等如本質主義,那麼說64是場「追求民主運動」同樣是本質主義,那你現在還要不要本質主義 呢?本 質主義據我了解就是將某事 情/人物的部份屬性本質化,認為「本質」「本來就存在」並絕、對、不、可、 質疑和動搖。不少主流意 見 (並非全部) 就是把64本質化,什麼「真相」「真理」等字眼瀉滿一地。我同意平反64是要 「追求真相」,但若 果這種造求背後假設 某種真相,並禁止他其它人質疑這種假設 的power/knowledge,這就完全是解構主義/後結構 主義所反對的「據為己有」。

如果某人說64「具有」愛國情懷,這並不essentialist,因為「愛國」只屬不同價值的其中之一。但若 他說 64「只是」場愛國活動,這則構成本質 主義。現在主流論述就是喜歡理想化64運動,將他抽像化、神話化 成一種精 神,裡面複雜、並非「本質」地單純的政治構 成卻隻字不提,稍稍提出則被本質化為 「轉移視線」「為中國政治化妝」之類妖魔化話語者的惡技,把這種他們不對面對的「雜質」壓進香港社會主體的潛意識。在 這個repression的同時必然 產生對「他者」的暴力,特別是在港大裡、或被作為整體的內地人。一堆香港人一幅要啟 蒙他 者的樣子,假設內地生「被洗腦」「無 知」「不了解真相」,甚至因此 害怕他們透過民主的公投反對64,哦原來民主不是所有人的,「共狗」、「陳一諤是大陸仔」、「陳一諤等上位」等 等種 種針對個人、甚至是大陸人的排他性暴力 傾巢而出。在對抗更大的暴力的同時,「他者」就被暴力地「排泄」出一個群體 之外,接受 種種本質主義的label。這 原來就叫支持民主和反暴力?究竟是誰的 民主?

香港人是要為64平反,為什麼溫嘉寶來港又不去示威?為什麼陳巧文舉獅子旗又要被人鬧,今次又咁支持到咁行?陳 一諤 根本是香港社會的替死鬼 (scapegoat)。大學生在金融海嘯下被不斷貶值,「一蟹不如一蟹」等霸權論述一直 以來不絕於 耳。在種種家長 式和世代壓榨的論述的構成之中,64事 件,很不幸地成為主流當權者對「屬民(subaltern)」矮 化,從而鞏固既有權力的其中一環。我痛心的不是陳一諤,而 是大學生們對某些傳媒和民主派建 制的論述完全不具批判性的言聽計從感到無力,更無恥地利用「64」作為學生會內部鬥爭的 bargaining power。這些都是主流媒體、社會所忽視的,因為他們只要一個待罪羔羊。殺了他,不了百了。

如果陳一諤被証實是「國家機器」的一員,如果他所說是出自高官權貴的口中,我完全同意tsw或主流媒體的說法和 做 法。但問題是陳一諤是嗎?基於這個假設上 的不同意,我不同意所有人對陳或內地生等「他者」所作出的妖魔 化,這些人 真要好好檢查自已的潛意識。我以一句 quote作結 (已沒必要告訴我妳有正解我冇之類的 selfreferential及自我權威化的廢話):

“What we conceal by imputing to the Other the theft of enjoyment is the traumatic fact that we never possessed what was allegedly stolen from us”(Zizek, “Enjoy your nation as Yourself” 203)

無人偷你o野,你根本冇o野比人偷。你可以繼續幻想有人偷你o野,但那只是幻想,那請繼續幻想。

At 4/18/2009 06:41:00 PM, 和應青年個體乙 said…
“我想我沒有時間回答,沒什麼好糾纏的,反正這已是我一直以來第無數次質疑妳某些「斬釘截鐵」的看法,而妳還要 懷疑 我不懂基本的理論,那無話可說。”

這句話似乎還包括以下意思:只要自己質疑過別人的「斬釘截鐵」,就可以證明自己懂得理論。嘩,真著數。

At 4/18/2009 08:16:00 PM, TSW,或鄧小樺 said…
這位解構主義小朋友真是煩不煩呀。首先你可不可以真正地運用文本分析的技巧,文本分析的起點是分析別人說過的 話,同 時imply你不能將人家沒說過的話塞到人家口裡。你揮舞一堆理論大刀,但正正是沒分析別人確實說過的 話,卻又把我 沒說過的話塞到我口裡。

陳一諤本質主義民族主義話語舉證如下(http://www.chinakolau.com/wordpress/?p=649, 可用「本質」二字去search the page,看看陳一諤到底試圖定義六四的本質多少次。):

「呢個八九民運,佢嘅本質應該係愛國,」

「九民運,佢嘅事情,佢嘅開始由四月當初由胡耀邦逝世到學生紀念胡耀邦,到慢慢開始佢嘅運動係一日……自從絕食 之 後,佢嘅本質亦都喺度一日一日咁改變緊。咁呢一點王丹都指出過嘅。」

「第一點,呢個運動嘅本質一定係關心社會嘅,關心國家,關心民族嘅。」

餘不一一。陳一諤千方百計把六四本質化、收納入民族主義的本質主義話語,你偏要否定、為他開脫。

然後我沒有說過一句「共狗」、「共諜」、「黑白分明」,你倒要把你在別處聽到的話塞到我口裡。為什麼把《蘋果》或 者 別人的話塞到我口裡?「喜歡綑梆不同個體從而製造假想敵」的到底是誰?

如果我說話斬釘截鐵,就是「極權」,那麼如果我批判你,大概就等於「封殺」了。這種不對稱的上綱上線你要做到幾時呢?我 只是叫人不用再支持陳一諤,難道這 就等於將陳一諤妖魔化?這是否逆向推理(你知道逆向推理是一種邏輯謬誤嗎)?你是否真 的太 隨心欲了?世界的確不是隨 邏輯運行,但你是否願意承認自己對我的 指控完全不合邏輯?

先不評論你的理論水平,你連對於日常現實的基本理解好像都有些問題。

別說用理論,做人也怕是非不分。你的問題就是一種電視劇式的同情心迸發。也請回答,解構主義作為一種處理話語系 統的 方法,德里達或耶魯四君子,有哪一次得出過「這個人是個獨特的個體」這麼粗淺的結果。

以下糾正(抱歉,你真係用錯晒)應該是由你的教授或ta做的,但念在我也曾為理論而動真氣、上頭,當塞錢入你袋。

比如,這句看來狠辣的「現在主流論述就是喜歡理想化64運動,將他抽像化、神話化成一種精神,裡面複雜、並非「本質」地 單純的政治構成卻隻字不提,稍稍提 出則被本質化為「轉移視線」「為中國政治化妝」之類妖魔化話語者的惡技,把這種他們不 對面 對的「雜質」壓進香港社會 主體的潛意識。」,簡直是不知所云,怪 不得會被陳一諤那種虛張聲勢的排比句打動。

什麼叫「裡面複雜、並非「本質」地單純的政治構成卻隻字不提」?你知道「政治構成」這個詞怎麼用嗎?什麼叫「稍 稍提 出則被本質化為「轉移視線」「為中國政治化妝」之類妖魔化話語者的惡技」?誰提出?誰的惡技?「本質化」為 一種「惡 技」?你先搞清楚自己在說什麼啦。

我們支持陳巧文時你都不知在哪裡——不過,香港人何時支持或不支持陳巧文,都與你現在支持陳一諤的理據毫不相 干,無 法提供邏輯上的佐證。正如你引用的zizek和我們討論的東西毫不相干。你不要用理論外衣來包裝你那種 對社會的怨 氣。

說到尾,你的意思就是陳一諤不是國家機器的一員,而是「真相面前稍為猶豫、過份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你的證據是什麼?就 是因為你和他談過話?你的意思是叫大家不看證據?信你個人的判斷力?

就算傳媒有抹黑過陳一諤,也不代表陳一諤就是「過分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這是簡單的邏輯,你明白嗎?舉例:1989

年袁木被醜化得很厲害,也許是香港傳媒和巿民把無力感發洩在他身上。但袁木被醜化不能取消以下事實就是袁木這樣 說 過:

「解放軍官兵受傷五千多人;
地方上(包括為非作歹的暴徒、圍觀的不明真相的群眾)共傷二千多人;
死亡情況,軍隊和地方加在一起的初步統計數字是近三百人,其中包括部隊的戰士,包括罪有應得的歹徒,也包括誤傷的群眾。
除此之外,軍隊方面到目前為止還有四百名官兵失蹤,生死不明,等將來局勢穩定下來,有些可能生還,有些可能犧牲了。
大體情況就是這樣。對這個數字,我已經再三說過不是很準確,但是有一個數字相對來說比較準確,是經過向各個大學了解的,就 是到現在為止北京各個大學死亡的 大學生二十三名。我預計隨著事件的發展、局勢的進一步穩定,各方面情況了解了,可能這些 數字 還會有變化。這是大家關 心的問題,首先給同志們通報一下。 」

這就是睜目瞎話,而且是六四之後最早試圖通過大規模的權力運作去定義六四真相的行為。你的解構主義之刀在哪裡? 袁木 被醜化,不能取消袁木的無恥。在解放軍 荷槍實彈、幾十架坦克、使用會體內爆炸的薩姆彈、夜間入城攻民眾 之不備、兼 有好多鏡頭拍到中彈的民眾等等現實證據之 下,仍以「解放軍的傷亡」去取消「民眾 的傷亡」,太違反常識,所以這不是香港一般能接觸到的論調。而陳一諤的話語脈絡,則完完全全是從袁木的話語脈絡裡來的。一 個普通年青人,會在這種情況之下 「對真相過份猶豫」嗎?我有分析話語脈絡,你呢?你只是把理論的公式套來套去,說到底你 連一 點證據都沒有。

我自問沒有妖魔化陳一諤,如果你要指責我妖魔化陳一諤,那請你先定義好「妖魔化」,再在我的言論裡引用實際語句。如 果你想指責的是其它人妖魔化陳一諤,請 到別人的地方去說。而到最後,就算有人妖魔化陳一諤,也不代表其它人就要支持陳一 諤。 希特勒常被叫做「希魔」,這真 是妖魔化了,但這能推出「有良知的人就 要支持希特勒」嗎?

另外,其實你有冇想過,你那些脫離現實的所謂理論分析實在很侮辱那些被你引用的理論。當然人要出醜,旁人也沒辦 法。 舉四個例子:

.「香港人是要為64平反,為什麼溫嘉寶來港又不去示威?」這句是否將「香港人」一體化,將「綑梆不同個體從而製造假想 敵」? 何況又真的有香港人去示威呢。

.「在種種家長式和世代壓榨的論述的構成之中(tsw按:勸你真的儘量少亂用『構成』這個字,每次都把句子弄得不知所云),64

事件,很不幸地成為主流當權者對「屬民(subaltern)」矮化,從而鞏固既有權力的其中一環。」
嘩,你或誰,敢自稱「屬民(subaltern)」?搶奪弱勢也搶奪得太狠了吧?你有幾邊緣?你算「屬民」,那 麼少 數族裔、新移民、綜援人士、煙民等等算 什麼?屬民不是「主流vs邊緣」這麼簡單就可以祭起的概念,有什麼建制化的 暴力發生在 這些被你稱為「屬民」的人身上?屬 民不能發聲,你是不是屬民?你現在 是不是發聲?

.「我痛心的不是陳一諤,而是大學生們對某些傳媒和民主派建制的論述完全不具批判性的言聽計從感到無力,更無恥 地利 用「64」作為學生會內部鬥爭的 bargaining power。」在這個句子裡,大學生到底是怎麼了、你痛心什麼,這 些 語病先按下不表。更重要的是,這句句子是否把「大學生」一 體化?所有大學生都「對某些 傳媒和民主派建制的論述完全不具批判性的言聽計從感到無力,更無恥地利用「64」作為學生會內部鬥爭的 bargaining power」了嗎?你是不是大學生?若是,你做乜「綑梆不同個體從而製造假想敵」?

.「基於這個假設上的不同意,我不同意所有人對陳或內地生等「他者」所作出的妖魔化,這些人真要好好檢查自已的潛意識。」
人能夠檢查自己的潛意識嗎?

所以你匿名真是聰明,否則這樣的分析若以你的名字留在世上,將來就算你讀書有成,也會被當成一世污點的。另外,你 每 次留言我都湧泉以報,同時我在明你在暗,為了公平,希望你下次答我時出真名,感謝。

At 4/18/2009 10:04:00 PM, 立里 said…
http://tr.im/j4BY
陳一諤為什么說“八九民運本質應該係愛國”

方潤: 雖然不應該搞批鬥

立里: 方润误解了什么是“批斗”。批斗是只许一方说话,不许另一方说话。在有中共把持军政的香港,为中共的暴 行辩 护的陈一 谔及其支持者们不存在被批斗的任何可能 性,相反,只有反对他们的,要求平反六四的人们,才时刻处于被批 斗的危险境 地。所谓23条立法,就不仅仅是中共及其 走狗加紧建设批斗的示众台,更是直接的 血腥威胁。

立里: 首先此anonymous不同anonymous,请有几个不签名的 anonymous 亮出身份说话,不要匿名。既造成对话困难,也没有安全上的必要。你们的一番言论妨害你们的安全吗?
如果你对你们的一番言论负责,就应该亮出可辨识的身份,即便是写一个固定的笔名也好。

鄧小樺: 立里,我尊重你的工作,但我個人並不同意動輒使用「走狗奴才」這種修辭。

立里: 我认为你和这里几位朋友写得很深。anonymous 们的伎俩,玩滥了,在中共国更是铺天盖地。陈一谔不过是把 他从 中共国学来的一套谎言手段贩卖到香港而已。我坚持认定 他是走狗奴才,这不仅仅是一个比喻修 辞,而是一个事实判断,也是一个价值判断。既然 anonymous1 说出“妖魔化”这个词,那要看那是不是一个妖魔,还 是 别人把他变成了妖魔。“妖魔化”这个词大量在中共国的谎言家的 词典里成为高频词,因为这是回避事实的 最好技巧。

anonymous: 小樺有說他是「中共化身」、「中共間諜」、「有權勢權者」吗?

立里: 小樺没有說这些,但是我就要说这些。让这些狗奴才来和我辩论好了。:) 来吧。我欢迎你们的狗屁放在我这里,这 至少可以减少那些狗屁占用更有价值的讨论空间。
对付狗屁必须用狗屁的方法,否则你不但在力量上陷于当权者的走狗的狗屁的汪洋大海,还可能产生孤军奋战的虚假的 英勇 感而把最主要的事情忘记了,于是走狗奴 才的纠缠就达到了他们真正要达到的目的。陈一谔,马力等走狗奴才 抛出无耻言 论的目的,不就是转移目标吗?他们真的是 要弄清所谓“真相”吗?:)

我特别提醒小樺和这里一些反感陈一谔等人的言论的朋友,你们其实已经上当了!!就从你们写的留言中,已经可以看 到被 欺诈的许多关键问题,这是我们最可悲的处境。

比如,我很贊同朋友的一個評論:“平反就是个伪命题,说不好听点,是对当年死难者的侮辱。” 中共當局沒有資格談平反。盡管如此,但是目前在這一點錯誤的通用語上,都需要爭取。唉,可悲。這恰恰是我說的你 們上 當了的一個例證。

小樺开篇也认识到,”力氣不是更適宜用在別的地方嗎”, 这确实是点睛之笔。我的建议是,不要和走狗奴才纠缠,而要努力将 有限 的精力,用于帮助搜集罪证,整理历史文献,还原更多的真相,记录历史,为在将来自由支那的法庭作证。

Anonymous:陳真正內心的動機、信念甚至私生活無人可知

立里: 诛心论固然是错误,但一个人的动机,并非无可证明。陈的动机是完全可以证明的。比如刑法定罪,犯罪之构成,需 要动 机,行为,后果三者缺一不可。如果犯罪动 机无法有合理的解释,也是不能定罪的。所以,司法裁决本来就涉及对犯罪动 机的 解释和证明。再比如,诽谤罪要定罪必须 要证明有恶意的动机。这尽管很困难,但 是并非绝无可能。有些情况下,常 识 和逻辑可以帮我们证明一个人的动机。

Derek: 希望港大成功罷免佢

立里: 我保持悲观的态度。因为这次公投虽然成功,但参与投票的人数和港大学生总数相比,还是偏低。这已经被中 共走 狗奴才耻 笑为“这算什么民主”了。:) 他们的“民主”永远是对黑帮一个标准,对反黑帮是另一套标准。:) 我觉得香港沦陷之后,香港的自由早已是岌岌可危,香港的黑帮化,中共化,已经是明显的事实。

知道吗?97 年前,中共国的大学大量派遣学生到香港读书。中共国的大学管学生思想洗脑的有一个职位叫做“学生辅导员”,属 于“政 工干部”,胡锦涛当年就是干这一行出 身。派遣學生的選擇標準是,必須是聽話的中共黨員。學生輔導員明確公開說: 這是 去“摻沙子”。你們明白嗎?摻沙子,就 是要派遣一些經過長期洗腦的中共國 人,到香港去裝做香港人歡迎“回歸”。美 國炸了中共在南聯盟的使館以后,發動去圍攻美國使館的,也有這些人的巨大功 勞。這和文革時期香港的中共地下黨發動 攻擊英國政府機構[1]是同樣的原理。

陳一諤就是這樣一粒沙子罷了。

:陳一諤要把六四的「本質」定義為「愛國主義運動

這可能有很多人會上當因此而認為他是“客觀”“中立”的態度。事實上,這是謊言分內外的技巧。中共從來對港臺國 外用 一套宣傳謊言(比如大公報,鳳凰衛 視),而對中共國內用另一套謊言,因此即便是中共在海外辦的謊言喉舌,在中共國 內也不許 看。:) 陳一諤如果回到中共國,他絕不會公開說這種話,而會換另外一套謊言。

其實,陳的這套“愛國論”,并非新鮮。當年主持鎮壓的楊尚昆就曾經在公開大會上說,學生是愛國的,軍隊進京戒嚴 不是 對付學生的。這其實就是中共準備好的一 套鎮壓語法而已,凡是他們要殺要抓的人,都是暴徒,反革命分子,煽動暴動的 罪犯,不是 “學生”。這是為了把學生運動弱智化,抹 殺學生作為公民的獨立政治存 在的一個技巧罷了。和當局把學生運動定性為“動亂”看似矛盾,其實里應外合,相互配合,針對不同立場的各種社會 階層 進行統戰謊言洗腦。對港人,就不用“鎮 壓反革命暴亂”的說法,而要用另一套謊言,把學生運動庸俗化,弱 智化,陰謀 論話,集中丑化學生領袖,殺人罪行成了被 害人的罪責,然后血腥屠殺的屠夫就可以 溜之大吉了。

這手段也不是中共發明的。北洋段祺瑞政權造成 3.18 慘案槍殺了學生之后,立刻有一大堆走狗奴才跳出來說,學生是盲目 愛 國,被長胡子的人利用了去送死,云云,乃是陳一諤 等人的謊言技巧的榜樣。:) 再看看如[5]這樣的謊言家,是 如 何與陳一諤的謊言配合唱大戲的,你才會對這種統戰謊言技巧有一個全景圖式的理 解。:)

最近看到報道,說陳一諤否認自己說過柴玲逃走這類的話,是記者亂寫。那么,他究竟有沒有說過[2][4]呢?如 果他 沒有說過,這就不能算在他的賬上。看他 的 blog 文章[6],是承認自己說了這句話的。他的這一事后澄清,總 體上看起來 比他的先前發言有了進步,對此我認為是值得歡迎的。但 他這句話是關鍵問題:

陳一諤: 我強調作為學生領袖,要是真的要流血的話,流的必當先是自己的血,而不是他人子女的血。

請問,領袖人物一定要流自己的血嗎?那么孫文當年黃花崗起義,為何不沖在前頭去挨槍子呢?:) 領袖人物的價值何在?讓領袖人物首先流血,是符合學生運動的利益呢,還是符合鎮壓學生的黑幫的利益?:)

當年抗戰,中共一枚炮彈把日本軍官阿部規秀意外打死,請問這是日本軍隊的驕傲,還是中國軍隊的得利呢?:) 如果只是炸死了一個日本兵,哪一個是中國更希望的呢?請三思為何柴玲在訪談中說,“我和大家不一樣,我是上了黑 名單 的人,我不甘心就這么被他們殘害”,認 為自己不應該留在廣場,究竟是什么意思!更何況,《天安門》這部電影因該了 重要的事 實,柴玲先前說了不能公開的計劃,要 去全國各地發動反抗運動。

這種指責,恰恰是幫助中共更高效地鎮壓學生運動的一種謊言殺人手段。如果你留在廣場死了,或者被抓。于是,當局 慶 功,干凈利落地收拾掉反對派的組織力量。 如果你逃跑了,沒有被抓被殺,那么輪到陳一諤這些小丑就上場來侮 辱人格,同 樣達到消滅學生運動的組織領袖的力量的目 的。:)

更何況,有大量證據證明柴玲一直留在廣場到最后撤離[3],而陳一諤就連這一簡單事實的錯誤論斷,“但他重申不 會為 昔日的言論道歉”[2]。這是為什么? 這是所謂“理性”“反思”的態度嗎?他真的在乎“理性去辨明八九民運資料之 真偽” [6]嗎?他要被暴政迫害的學生領 袖“反思”,他自己對自己都做不到反 思,有什么資格要別人反思呢?這不是虛偽又該如何解釋?

1. 火燒英國代辦處http://www.google.com/search?q=%E7%81%AB%E7%87%92%E8%8B%B1% E5%9C%8B%E4%BB%A3%E8%BE%A6%E8%99%95&ie=utf-8&oe=utf-8&aq=t&rls=org.mozilla:en-GB:official&client=firefox-a
2. 陳一諤擬赴美訪王丹 http://74.125.77.132/search?q=cache:9gyatjjCuyQJ:www.mingpaonews.com/20090414/god1.htm+%E6%9F%B4%E7%8E%B2+%E9%99%B3%E4%B8%80%E8%AB%A4+%E7%8E%8B%E4%B8%B9&cd=2&hl=en&ct=clnk&client=firefox-a
陳一諤早前表示,當年其中一名民運領袖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
3. 王丹:柴玲最後一批撤出廣場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1/1/1105343/1.html
中央六四責任 陳一諤稱無意淡化
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回應時表示,他有關六四言論,並無誇大學生責任而淡化中央責任之意,亦非想針對任何學生領袖,只 希望透過討論學運而得到反思。
4. 港大學生會長質疑柴玲走佬 2009-04-08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586/3/1/1094558/1.html
陳一諤說,大家應尊重不同聲音。他點名指當年柴玲便是「走佬學生領袖」,認為中央政府可能在鎮壓上有問題,但其 實可 理性解決:「為何(最終)不可以理性方 法解決呢?就是關乎班學生領袖,究竟他們是否存有私心?究竟他們是否有其他 勢力的影響 下,令到他們作出一個不應該有 的決定呢?」… 陳一諤又指,應透過辯論,了解該幅相中的屍體 究竟是解放軍還是 平民。
5. 六四 – 謊言者「支聯會」應公開道歉 http://truth2009.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661725
6. 陳一諤:回應傳媒報導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viewthread.php?tid=753128

At 4/18/2009 10:37:00 PM,   鄧小華 said…
(1) 妳把袁木和陳一諤扯上關係,幾乎把他們處理成「同一」個個體,繼而因為袁木說過類似的話而推論出陳一諤和袁木是同 一類 人及同屬國 家機器。同樣地,在我眼 中,妳所做的和蘋果的抹黑沒什麼分別,同是基於一種恐共式的「妖魔 化」,沒有 實質証據純屬猜想,所以我以妳使用的分 式將妳同鬧人「共狗」的人相提並論。

如果妳連妖魔化都要問點解我勸你去查字典,這種「不斷質疑定義」從而妄想獲得精神勝利的做法我不敢恭維。如妳所寫,有 人以小學生程度的問題去討論問題,作為中學生唔通都要陪去癲?

(2) 關於「屬民」,「屬民」的確永不能發聲,但在我的觀點來說在不同權力脈落底下「屬民」都會有一個相對的 position。陳一諤或青少年本身相對於比他權 力大的成人就是屬民,但青少年及成人作為文化建構本身有不 同差 異的存在,於是分析下去的確會有無限多的「屬民」,但 絕不等如因為「屬民」不能發聲而否決不 同權力構成 (妳不能理解「構成」二字是閣下的問題,妳沒權如此不寬容地否定一個人用字的方式,一個人用字的方 式顯示他或多或少 的主體性所在,別用既有的社會語言規條 操控他人) 中相對的「屬民位置」。

(2.5)為什麼一個「普通年青人」就不會像陳一諤般去質疑64呢?妳的假設正當嗎?妳是假設「普通年青人」都 會乖 乖地「獲得」一種「64的真實」,沒有質疑的能力和權利嗎?少少質疑都不可以嗎?

(3) 還有,你認為「不知所云」的論點未必是不知所云,很多人喜歡把自已不喜歡的論點列成「不知所云」借此忽 略對 自已不利 的論點。宣稱對手「不知所云」更不可能 是一個論點,只是赤裸裸的權力宣示,把自已上升成一個栽判,意圖 做一個「詮 釋意義的終結者」,即「據為已有」。說我有「語 病」之類的譴責,更無恥地假設自 已是個「老師」在改學生作文,在 走到盡頭的時候訴諸語法和錯別字等「語言權力系統」只顯露妳理據上的無力。妳 不是和李智良在inmedia扭盡6壬替一篇 充滿語病卻對妳讚賞不絕的的文章辨解嗎?妳突然又堅持語法必需正確了?這是 雙重 標準還是神經分裂?

(4)有人又認為我quote的zizek與論題無關。有人把自已當成辨論裁判「說無關就無關」,這是自大的。

(5) 陳一諤的確有本質主義的傾向,那麼妳是否打算把64定義為「造求民主」,完全不涉及「任何與民主無關」的雜質呢? 如果 不是,那為什麼他不能質疑「根本沒有本質」的64活動的構成之一柴玲呢?妳是否要說,64「純粹」是 造求 民主的一個運動?

(6) 至於derrida spivak zizek有沒有感到被侮辱,是他們的事,妳是否又想把他們「據為已有」, 「替」 他們感到被侮辱呢?這種「覺得他人被侮辱」again 不是論點,完全是修 辭上的攻擊,甚至是失實的,自圓其說的。本 來就不需反駁因為根本不可能是事實,妳根本不是他們。

(7) 最近douban開始強迫組長用真名發言,替社會監控作澗滑劑,乜妳原來都好E味野加?妳要是不歡迎人 匿名 發言大可 禁止這個FUNCTION,我包保你不 會再看到我留言,我也樂得清閒。令人困惑的是一個排他 性極強的人 為什麼是扮開放呢。妳要一個「真名」,我給妳好了, 我就是鄧小華,妳不是連名字都要「據為 已有」吧。

(8) 我很公平的,如果要使用所謂「真實姓名」去討論才對妳公平,那麼我不願意做不公平的事。就此作結,反正這個 blog是 妳的,妳喜歡作什麼不公平的結論,隨妳的便,唔好以為我真係好得閒。

At 4/18/2009 11:11:00 PM,   TSW,或鄧小樺 said…

鄧小樺是我的真名,抱歉我真的擁有這個名字。而鄧小華是你的真名嗎?它不巧卻是殘雪的真名。誰把(別人的)名字 據為 己有?一個人的臉皮可以這樣厚嗎?

我常對讀書的人有著過多期待,以為他們至少願意看看別人究竟說過什麼。有時我會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當有人通篇邏輯謬誤,把我沒說過的話塞到我口裡,同時連一個對等的溝通要求都嗤之以鼻——咁我都忍,咁我都唔 DELETE,我梗係扮開放啦,唔通我真係開放咩。哈哈。

At 4/19/2009 11:56:00 AM,   方潤 said…
立里: 方润误解了什么是“批斗”。批斗是只许一方说话,不许另一方说话。

我有可能誤解了「批鬥」,但請注意我說的不是鄧小樺,也不是說這裡的討論。而是指外頭有些人做出過份的行為。

At 4/19/2009 02:31:00 PM,   立里 said…
不但匿名,而且假冒他人名字,太无耻了!放在这里晾着,让人们看看中共走狗奴才们的嘴脸。

At 4/19/2009 03:13:00 PM,   John said…
好文!

呢道咁多五毛
其實個個五毛都唔出名咁點分錢?
有冇高人指點下小弟?

At 4/19/2009 03:47:00 PM,   范子s said…
有敢做沒膽認者可恥

At 4/19/2009 04:00:00 PM,   立里 said…
http://tr.im/j9QK

民間電台「陽謀」引蛇出洞 陳一諤咪後吐真言

录音: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6ef370e51040b159
揭穿了这个谎言走狗的真面目。大快人心。:)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hanqingyian/archives/290332.aspx
大陆生陈一谔挺64镇压左报撑腰 责港人反共
from 汉卿·毅庵
Shared by Akkad

甘为六四屠城暴行涂脂抹粉的香港大学学生会会长陈一谔,昨被民间电台节目主持
人谭志德(快必)假扮美国电台致电「整蛊」,主持人佯装节目「未开咪」,陈同
学「咪后吐真言」直指香港人反共,「民主红卫兵」情况严重,并认为支联会及民
主党反华严重、「反中乱港」。他又直认上周表示会到美国找王丹的言论是「讲大
咗」 。

民间电台《得罪人多,称呼人少》主持人谭志德和子健,昨晚在节目假扮美国电台华
人之声《时事纵横》节目主持人Robert和Vincent致电陈一谔,并佯装节目「未开
咪」 ,先与他「彩排」 。

自比光绪皇只得虚衔

主持人声称欣赏他敢言,陈一谔不慎「中伏」 , 「咪后吐真言」,说「大家明
白,香港人系反共,嗰啲伪民主派系反共」,但他拒绝「开咪」后详谈,说:「如
果问啲尖锐问题,讲出嚟畀《苹果日报》发觉,我真系畀人赶落台。」他说不介意下
台,但有朋友叫他留下「有用之躯」 。

主持人声称开始「录音」,陈同学在咪前慨叹香港的「民主红卫兵情况严重」。主
持人问他对2012年普选的意见,陈一谔先反问对方看法,再附和说如果民主派未学
会包容,担心有普选的香港会似台湾。他又坦言父母担心他受压。谈及学生会会长
身份,他自比「光绪皇帝」只得一个名衔,自言选举胜出全因以真诚待人。

其后他跟主持人闲聊又「私底下」告诉主持, 《大公报》愿意帮他平反,但他「唔
希望将风波搞大」 。他又吐苦水说面对内忧外患「出面俾伪民主派吠」,幸而校
内有内地生支持。

罢免程序料顺利启动

陈一谔正面临罢免港大学生会会长危机,学生会评议会署理主席霍俊杰表示,截至
昨晚已收集到300个会员联署,估计今日可收到315个所需联署,启动罢免陈一谔的
全民投票程序。学生会现有约10500名会员,全民投票最少需要1000票有效票,当
中过半数支持陈一谔下台。逾20名港大学生会前任干事昨发出公开信,直斥陈一谔
无能力分辨是非黑白,不胜任会长一职;批评他的言论,是再次践踏六四受害者的
心灵。

At 4/19/2009 04:04:00 PM,   陳一諤 said…
范子s鬧得好!

At 4/19/2009 04:49:00 PM,   Anonymous said…
邏輯紊亂,思想霸權,比共產黨更共產黨,自己卻懵然不知.我想我以後也不會再來這裡看這些垃圾文章.

At 4/19/2009 05:02:00 PM,   TSW,或鄧小樺 said…
對於謾罵的匿名者:

你來看又我又冇錢收,你睇得明我仲驚,見你說話都未講得清楚,一肚憤怒唔該你番屋企對你老豆老母發,世上唔係個個都要照顧 你。雖 然自由在你手,但我真要衷心講一句:過主啦唔該!

At 4/19/2009 05:15:00 PM,   Fad said…
很明顯,鄧小樺等己一口咬定陳一諤為中共間諜,或是另一個馬力.因此,他們大概想透過批鬥來迫死他.也許有人會認為,既 然陳一諤是”敵人”,死也不足惜,可以用任何的方法打擊他.若他受不住壓力,自尋短見,更正合他們的意思,因為”敵人”死 幾多個也不嫌多啊!

那便是一些口口聲聲支持自由民主的人的思維.是否比中共更恐怖和冷血呢?

即使陳一諤真的是被中共收買了.但他只是一個十九歲,離開中學不過數個月的學生.你們對他是否太殘忍?若一個中 學生 在有關六四討論的課堂內,經過一些思考 後作出同樣的質疑,若你們是他的老師,即使十分不同意他的意見,甚至認為他 是被左派所 影響,你又會否以這樣無情的態度對他?

當然,以你的心胸和患上妄想被迫害症的思維,你也沒資格當中教師一職.

但我要說的是,若陳一諤受不了壓力,做出任何傻事,你們無情的手便一定沾染著血了.又或者他受不了這些不實的指控,一 怒之下真的投向敵對陣營,也是你們一手所造成的惡果.

At 4/19/2009 05:39:00 PM,   廢話多籮籮 said…
樓上係典型既扮討論:先用修辭自擬「中共間諜」呢d駭人既字眼,然後完全略過tsw既分析過程。究竟tsw既結論點解唔 啱,你 一句都冇解釋過喎。

然後,你再運用你既想像力,將理性批評扭曲成「迫死」:

“因此,他們大概想透過批鬥來迫死他.也許有人會認為,既然陳一諤是”敵人”,死也不足惜,可以用任何的方法打擊他.若 他受不住壓力,自尋短見,更正合他們的意思,因為”敵人”死幾多個也不嫌多啊!”

先整個「因此」,好似跟住講既野水到渠成喇,但跟住又心虛,立即加插「大概」、「也許」……其實你都好清楚喎,自 己 一切都係隨口0翕。

唔該,唔好將陳一諤同一個普通中學生相提並論。大家都知,佢係大學生──佢仲頂著港大學生會會長既名銜,代表緊 港大 學生添喎。你用一個普通中學生既標準黎衡量佢,未免太侮辱啦掛?

哎呀,其實我見到你鬧tsw鬧得咁勁,我都好為你擔心,萬一佢受唔住做出任何傻事,咁你點算呢?最多叫埋樓上既 Anonymous同”鄧小華”一齊黎頂罪啦!

At 4/19/2009 05:46:00 PM,   TSW,或鄧小樺 said…
回應fad。

好笑。什麼投向敵對陣營,他在哪個陣營不是很清楚嗎?

我已經一再指出,「以解放軍的死傷去取代平民的死傷」,這是個出於中共官方而且脫離常識的問題,而正常對真相遲疑的人,會 在公開場合朗朗說出出這麼奇怪的問題,還說要用「討論」來得知真相嗎?不懂政治的人說話是像你這樣錯亂的。

不要再做假設性提問。我教過中學你沒有。我看,你是港大陳一諤的同學,想保住他的會長銜吧。一個真正對政治無知 的人 就是像你這樣說話的,相反,陳一諤不 是。陳一諤一個人出來選學生會,他會不知道什麼叫政治代價?他是妄動來替中共 試水溫而闖 禍的傻仔,押錯寶了。一將功 成萬骨枯,他就是那些枯骨了。而你,別 天真到被人利用了還不知道,還要來替他將來在左派陣營出場,預先做台階。

退一千步來說,陳一諤如果是因為被六四支持者圍剿才倒向民建聯,那麼他所口稱的「理性討論」「堅持真相」,也是虛假的了,因 為真相令他難堪,他就倒向遮掩真相的陣營?這樣的道德水平也令人很懷疑。

我有沒有妄想迫害症不勞你擔心,你倒是可以看看自己有沒有「妄想陳一諤被迫害症」。你做過傻事未?我就做過了。所 以 我幾分得出,什麼人真想做傻事,什麼人只是偽裝。做傻事?最傻的就係你地。

如果你真是港大同學,我倒想問問,你們是不是因為害怕陳一諤「受不了壓力做傻事」,所以就要由他來當學生會會長?港 大同學這麼同情弱勢,真是蒼生之福啊。

At 4/19/2009 10:44:00 PM,   立里 said…
匿名乌龟奴才,不来看最好。我估计你还是会来看我骂你。呵呵

At 4/19/2009 11:37:00 PM,   范子s said…
響度玩埋d無聊野,好心你啦鄧小樺你咁大o舊人唔好玩d低級野,又冒認范子s又冒認陳一諤,係咪有d低能呢?好 好地 一個討論不能說服人就做埋d黑社會做既野,要人響朵,唔知你既良心過唔過意得去。

At 4/20/2009 03:20:00 AM,   TSW,或鄧小樺 said…
范子s:sorry,沒空留意到你的事。這裡匿名冒名的人太多,我管不過來,不過你也沒理由推到我頭上吧?

從范子s在豆瓣小組裡指責我貼六四詩是政治立場偏激、危害小組安全之後,我就特別沒興趣和這個人講話。如果不是 討論 六四主題的,過主啦唔該。

At 4/20/2009 12:53:00 PM,   Anonymous said…

同陳一諤一樣,范子s也是港大社會科學院的
港大社會科學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豆瓣友

At 4/20/2009 08:55:00 PM,   立里 said…
小樺,
為何我說你們如果去和陳一諤等人糾纏的話,依然上當了,請看劉沙沙的分析:
洗腦論
http://tr.im/jdZN

At 5/04/2009 11:05:00 PM,   Anonymous said…
我也是反對圍剿陳一諤的人。鄧的理據是站在政治脈絡裏,根據個人處世經驗得出的對於陳的個人判斷。如果上面發言 的 anonymous根據與陳的私交作出的個人判斷不可作為理據的話,鄧的也不行。

我訝異於一種如此強大的焦慮,到了不信任社會有分辨各種見解的能力,必要以除之而後快的撲火方式來結束一場政治 上的 短兵相接。接近行將滅頂者的最後呼叫。

我非不相信鄧提到的「政治語言」、「政治滲透」諸種,只是未至於確鑿。

「完全不考慮他只可能是真相面前稍為猶豫、過份崇拜理性的年青個體,這種抹殺其主體性的製造假想敵過程不免暴 力」

這是anonymous的原句,他提到的暴力,在我的理解裏,是以未至確鑿的推論,加以「不能手軟」的焦慮,抺 殺了 某種單純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就可能存在於更多的年青生命裏),而且是以在現階段看來與對方並不相稱的力 量。

暉(也留名,支持這個博客)

At 5/04/2009 11:15:00 PM,   立里 said…
热烈庆祝中共走狗奴才陈一谔被罢免!

热烈庆祝陈一谔成功被罢免
经过3 日公投后, 港大学生会以唱票形式公布结果, 结果以1592 票赞成, 949 票反对, 通过罢免学生会会长陈一谔。 他是历来首位港大学生会会长被罢免 …
http://martinoei.wordpress.com/2009/04/24 /熱烈慶祝陳一諤成功被罷免/

From: wuyoulan
Date: 2010/5/31
To: lihlii@googlegroups.com

由于其影响力,艾未未的毒性不小,很多人因他的背书而信任《天安门》的说辞。
From: lihlii
Date: 2010/5/31

他可能先入为主。还没看到他提供的消息来源是什么。但一个基本原则:排除撒谎的可能性的话,说没有看到那是无效 的,看 到的才是有效的。

在 2010年5月31日 上午11:18,Wuyou 写道:

由于其影响力,艾未未的毒性不小,很多人因他的背书而信任《天安门》的说辞。

何止艾未未,冉云飞也为《天安门》背书,还有南大的历史学教授高华,许多名人都如此。

所以有一大帮的狗屁学者,在卡玛的呼吁书上签字背书。
历史真相就更加沉沦了。就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人嫌我骂《天安门》太过!

是什么诱惑使得五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茶不思饭不想?误投黑帮的女匪面对五个男人的纠缠如何脱身?半夜被绑架的弱女子为何主动配合 黑帮?黑帮小喽罗为何不做老大而要去当警官?去《老妈蹄花》找谜底: http://j.mp/lmth http://j.mp/lmth2 http://j.mp/wllmth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